繁體
简体

阿波進入中國的真正目標與使命

—約翰·史蒂文生電影《功夫熊貓》觀後

石衡潭

 

  功夫是國人引以為豪的國粹,以金庸,梁羽生,古龍為代表的武俠小說令無數國人如醉如癡,欲仙欲死,由李小龍,成龍,李連杰所開創與發展的功夫電影也如火如荼,風靡全球。影響所致,不僅少林寺平添了一些藍眼睛金頭髮的洋弟子,而且又催生出了一部火爆十足的洋功夫片。當然,功夫熊貓Kung Fu Panda)的問世不僅僅意味着西方世界對中國功夫的頂禮膜拜,也標誌着西方思想對中國武俠文化的成功顛覆與改寫。
  其實,早在金庸大師如日中天的時候,就憑藉其哲人的智慧與樸素的良知看到中國武俠小說與武俠文化的危機,這點在他的鹿鼎記中充分體現出來。韋小寶這一人物的出現是對中國武俠文化的一個絕妙諷刺,他只是一個在妓院中長大的小混混,沒有任何功夫絕活,且好逸惡勞,好色成性,謊話連篇,詭計多端,卻總是大難不死,絕處逢生,甚而如魚得水,左右逢源,令許多武林高手奈何不得。功夫熊貓中的阿波(Po)是沿着韋小寶這一線索發展下來的,卻被注入了全新的元素。首先,他誠實善良,孝敬父母,忠於職守,他是麵店老闆的兒子,雖然他不是很情願,卻能夠順服父親,支撐麵店。其次,他對功夫滿懷敬意,一心夢想成為功夫大師,這與韋小寶的傲視天下豪傑是不可同日而語的。所以,韋小寶只是金庸對中國武俠文化的自嘲,而阿波則要為中國武俠文化開創一條新路。

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

  聽從宿命是中國文化的重要因素,也是許多中國人的生活指南。阿波父親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他的父親,祖父,祖宗是麵點師,他也希望子承父業,讓他們家的麵點店能夠一直開到千年萬代。他的一生都是在圍繞着麵條而轉動:聽說兒子夢見了麵條而激動不已,連萬眾矚目的神龍武士大賽也被他看作了推銷麵條的大好機會。他造的是麵條,看的是麵條,想的也只是麵條。麵條就是他的生命,就是他的全部。如果說,阿波父親形象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對中國人的束縛的話,那麼,無畏五俠(the Furious Five)與功夫大師師傅(Shifu)就代表了現代人的普遍傲慢。他們不承認宿命,只相信理性與力量,相信耳聽為虛,眼見為實。而從根本上來看,他們與阿波的父親又有一致之處,就是說他們都是從已有的,靜止的方面去看問題,只看到力量的外在對比,而忽略了人的潛能與發展。無畏五俠與功夫大師師傅始而對阿波嗤之以鼻,不屑一顧,繼而挖苦諷刺,合力排擠,要驅之而後快,因為在他們看來,阿波體態臃腫,舉止笨拙,連自己的腳趾頭都看不到,這樣的人,不要說成為神龍武士(the legendary Dragon Warrior)了,就是使盡渾身解數,也只能達到功夫的零級水平。他要是真的當了神龍武士,會使整個武壇都成為天下人的笑柄。監獄看守也是憑眼見來看待問題,靠理性來判斷情勢。在他看來,關押殘豹(Tai Lung)的山谷只有一條道路,一個出口,一個犯人,且有千人把守,重器防範,可以說是固若金湯,萬無一失。所以,他對前來傳話提醒他小心的小張(Zeng)口出狂言:“殘豹逃出去,這是不可能的!”而最後的結果是,殘豹不僅逃出去了,而且他自己也被殘豹所擊殺。

  只有烏龜(Oogway)超出了眾人的俗見,他認為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當然,從不可能到可能並非康莊大道,輕而易舉,其間橫亙着一條巨大的鴻溝。那麼,怎樣或者說靠甚麼來跨越這一鴻溝呢?那就是信心。信心又是甚麼呢?聖經告訴人們:“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1)“實底”就是指一物的支持或基礎。信心是真實的,它是一件東西。信心也與看不見的東西相關。只憑眼見,那不叫信心,只有那穿越“看得見”的世界而達到“看不見”的世界的才是信心。烏龜相信阿波能夠戰勝殘豹,所以,即使眾人都認為他大錯特錯,連無畏五俠也覺得他荒謬絕倫,他還是堅決地定阿波為神龍武士,從不動搖。他也能夠在外表穩固的地方發現危機,如他對關押殘豹之地的不放心,派小張專程去提醒,可惜沒被採納。當然,一般凡夫俗子沒有烏龜大師這樣的信心,也沒有他那樣的眼光,他們的信心與眼光都需要啟發與培育。在一般人身上,信心的萌芽常常表現為夢想。夢想的萌芽是可以成長為信心的大樹的,只是許多人缺少默默無聞的耕耘和持之以恆的毅力,因而花果凋零。夢想發自思想,信心源於內在;夢想指向未來,信心專注現在;夢想止於頭腦,信心導致行動。阿波就是一個敢於把夢想變為真實信心的人。麵店辛苦而單調的勞作,父親殷切而囉嗦的嘮叨並沒有消磨掉他的夢想,他在關鍵的神龍武士大賽上,還是敢於放下麵條車,千方百計進入賽場,從而獲得成為神龍武士的機會。他後來也有幾次想放棄,但最後還是戰勝怯懦重振信心。信心又是互相傳遞,互相感染的。你自己如何看待自己會影響到別人如何看待你,別人怎樣看待你也會影響到你對自己的看法。師傅大師對阿波毫無信心之時,阿波也是無精打采,任人奚落;而當他用新的眼光重新打量阿波時,他就從阿波竄上高空偷吃餅乾的動作中看到了阿波身上蘊含的無限潛能,也由此而找到了一條訓練他的獨特方法,阿波也從此信心大增,武藝日進。不過,信心不是憑空而來,也不是盲目而至。不是想有信心就有信心,不是想要甚麼就有甚麼。師傅大師和阿波的信心都受到烏龜大師的影響,都是從他那裏傳遞而來的。烏龜大師給阿波的諄諄教導是:“過去已成歷史,未來依舊神秘,只有現在才是禮物。把握現在,才會贏得未來。”烏龜大師化成花瓣歸去之際,還一再囑咐師傅大師必須相信,為了阻止殘豹摧毀平安谷(Valley of Peace)的行動,唯一需要的是信心。
  “這是不可能的”(It is impossible)與“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Nothing is impossible),這是兩種根本不同的眼光,兩者絕然相反的態度。前者代表理性的傲慢,是對一個封閉系統各種因素的權衡與算計,不願再越雷池一步;後者則是信心的表達,始終對外界保持一種開放的態度,隨時預備迎接奇跡的誕生。此語源自於路加福音第一章37節,英文標準版聖經ESV)是這樣翻譯的:"For nothing will be impossible with God."。當時,天使向童貞女馬利亞報喜訊,說她要因聖靈感孕而生子,馬利亞不明白,也不敢相信,天使就用此語來安慰,鼓勵她。這句話在和合本聖經中是這樣翻譯的:“因為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意思就是在神沒有難成的事,神要成就的事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攔阻。人不一定能夠完全明白神的作為,但只要憑着對神的信心接受就可以了。馬利亞隨後的回答就是:“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路加福音1:38)這就是信心的態度。現代人患理性病已深,積重難返;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真正有信心的人寥若晨星。編導的用意正是要人們拋棄傳統與現代的種種偏見,重新學習信心的功課。

沒有甚麼是意外與巧合

  中國人相信宿命,也相信意外與巧合。當一件事情的發生,我們解釋不了的時候,就說這是意外與巧合,用在人際關係之中,我們就說是緣分。實際上,這都是一種不求甚解的態度,一種不明究理的推辭。功夫熊貓也顛覆的一種觀念。烏龜相信,世界上沒有甚麼意外與巧合,一件事情的發生,總是有其充足的原因,只是光憑外表和眼見,我們看不出來。正當烏龜要指定老虎為神龍武士時,熊貓阿波這個不速之客從天而降,大家都說是意外,烏龜卻明白這是定旨。
  關於是意外還是定旨,師傅大師與烏龜大師有過三次的爭論,最後一次就是桃樹跟前。聽到殘豹從重重設防大牢逃出的消息之後,師傅大師已經六神無主了,只好再次找烏龜大師來討教。烏龜大師倒是處變不驚,他早已預見到了這一天的到來,他更看到了師傅大師所不相信所看不見的明天。他用眼前的桃樹來啟發師傅大師:“這棵桃樹,我無法強迫它開花來愉悅我,也不能強迫它早早結果,而到時候這一切自然會發生。”這是一種信心的態度,而師傅大師卻不以為然,他說:“但我們卻可以控制另外一些事,我可以讓果實早點掉落。”說畢他用力撞擊桃樹,花果果然應聲而落。烏龜大師則從容回應:“確實如此,但是無論你做甚麼,這顆種子都會長成一棵桃樹,而不會隨你的意志結出蘋果或者桔子,而只能得到桃子。”在此,烏龜大師講出了一個樸素而寶貴的真理: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桃樹的果子早已經蘊含在其種子裏了,人的力量最多只能使其果子掉落的時間稍有遲早,如此而已,而不能改變其開桃花結桃子的實質。人所能做的,所應做的就是:順其本性去澆灌它,培育它,相信它。對於人更是如此。阿波的外在身分是一個麵點師,而他的實質則是神龍武士,他的使命就是阻止殘豹,拯救平安谷。這是定旨,不是意外。烏龜大師此語實際上是從聖經諸多話語脫化而來,最接近的是這一句:“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在那叫他生長的神。”(哥林多前書3:6-7)

沒有甚麼神秘寶典

  在中國的武俠小說中,幾乎沒有不出現秘笈寶典的,許多故事情節都是圍繞爭奪它們而展開。各路豪俠功夫的精粗,技藝的生熟,品德的高低,志氣的長短,也都由此爭奪而體現出來,最終的結局也由此而定。但見他們為秘笈寶典爭奪你死我活,而他們爭奪對象的廬山真面目卻不得知曉。這成為武俠小說中最神秘的一環,也就成為最吸引讀者的關鍵處。

  功夫熊貓也設了這一環。師傅大師嚴詞教訓阿波:只有解開了神龍手卷(the Dragon Scroll),才能成為真正的神龍武士。殘豹也正是因企圖以武力奪取寶典而被師傅親手打入大牢,最後,他從大牢中掙脫,也是直奔手卷而來。但功夫熊貓與眾不同或者說高出眾人的地方在於,它讓熊貓阿波如同皇帝的新裝中那個單純的孩子一樣揭破了這一蒙蔽多少人的彌天大謊:所謂的秘笈寶典其實就是甚麼也沒有(Nothing)。這是對中國武俠小說武俠文化的最致命一擊。多少年來,無數武俠精英與武俠小說大師都護着他們這一命門,沒有想到卻被一個老外輕輕給破了,不惱羞成怒才怪呢!
  其實,功夫也好,自然也罷,萬事萬物,並沒有像人們想像的那樣神秘。我們常常是把簡單的問題搞複雜了,或者淺嘗輒止,把本來可以弄明白的東西擱置在半途了,於是就留下了諸多的神秘。“神秘配方”可以叫顧客心嚮往之,流連忘返,“神龍手卷”可以讓殘豹荼毒生靈,不顧一切,更不用說“葵花寶典”所激起的天下紛爭了。現在的中國不也正是各路高人群魔亂舞,各類寶典甚囂塵上嗎?甚麼應試寶典,甚麼考前必讀,甚麼投資捷徑,甚麼炒股秘訣,甚麼經商三十六計,甚麼致富孫子兵法,甚麼周易算命,甚麼風水指南,諸如此類,不正是中國傳統神秘文化的發揚光大嗎?領悟到秘笈寶典其實就是甚麼也沒有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與智者,中國文化中缺乏的就是這種敢於面對真實道出真實的大智大勇者。
  功夫熊貓似乎在向國人大聲疾呼,不要玩神秘,不要玩深沉,不要搞甚麼頭懸樑錐刺股,也不要搞甚麼尖子班突擊營,不要崇拜名校,不要迷信大師;順乎人的天性,回歸人的日常生活才是真正的出路。師傅大師沒有以強制來壓抑阿波貪吃的習性,而是因勢利導,發展出了一套適合於他的獨特訓練方法,反而使他的功夫飛速猛進。阿波在擊敗了惡魔殘豹還平安谷以平安的時候,首先想到的還是“我餓了”,“有甚麼吃的沒有”。這才是真情真性。

  在中國傳統中,沒有就是無,也就是無限。把無限當作物,當作私有物,想要獨自據為己有,這是根本不可能的,這樣做的結果只能是瘋狂與毀滅。殘豹就是為了這根本沒有的東西而成為了惡魔,最後為之喪失了性命。不是沒有神秘,也不是沒有無限,但並非甚麼都神秘,所有都無限,只有神秘者才神秘,只有無限者才無限;不能把神秘與無限當作物,更不能企圖攫取與佔有之。對神秘者與無限者的態度只能是聆聽與順服;當我們滿心謙卑與敬畏時,神秘者與無限者就會向我們說話,就會將其自身啟示給我們,如同以色列人在約旦河畔所聽到的:“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申命記6:4-5)

  熊貓是一個比較有代表性的中國形象,不少中國商標都冠以它的尊名,還曾經有不少人主張用它來做奧運會的吉祥物,現在,它也還常常作為中國的形象大使而出現在國際舞臺。不過,中國人喜歡熊貓,僅僅是把它當作一個寵物,並沒有想到它會有甚麼實際用處。中國人對自己文化的態度其實與對熊貓極其相似。人人都推崇國學,處處都宣揚傳統,可我們最希望與最可能做的是把它當作一個文化遺產好好地保護起來,就像設置一個臥龍熊貓保護區一樣,誰也沒有想到要真正履踐國學,落實傳統。倒是一班外國人看到熊貓身上的潛能,看到了熊貓形象的實質。阿波的橫空出世,阻止的不僅僅是一條不可一世的殘豹,他就像面對膀大腰圓鎮關西的魯智深,直落三拳,當然,他的拳頭是落在傳統中國武俠文化要害上。但願所導致的不是中國武俠文化乃至整個傳統中國文化的一命嗚呼,而是它的復活與更新。這才是阿波進入中國的真正目標與使命。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