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走出抑鬱的陰霾(九)

回家

朱瀅蒨

 

  在同一個星期,我在那位小學同學的帶領下,參加了她教會的一次週四崇拜;那天是2010年七月八日,我決志了。

  決志的一刻,沒有靈光,沒有電擊,沒有暖流,只有淚水;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流淚。說實在的,我沒有多大的感動,只是淚水不受控地一湧而出。

  我一向不是個眼淺的人,有時候流淚對我來說,甚至是一件難事。可是,神太了解我了,祂沒有給我原因,也沒有給我感覺,只是叫我哭。我只能說,即使在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時候,神仍然清楚知道我的需要。神容許也希望我在祂跟前,釋放那些我一直極力隱藏的感覺。

  決志後,我開始跟爸媽上同一間教會,定期參與星期天早上的崇拜和每周的小組聚會,也認識了一些差不多年紀的教友。他們人很好,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光也總是快樂的。越相處,我越感到他們的孝順,他們的委身,他們的謙卑,他們的順服;這些都是我一直缺乏的,都是我必須學習的功課。

  成為基督徒之後,我並沒有立即好起來,只是心裏多了一份說不出的平安喜樂。“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

  2010年八月尾,我再一次復工失敗,上了兩星期的班便辭職了。這份工作讓我有很大的屬靈爭戰,身心也承受着極大的痛苦,我不住禱告,也跟媽媽和教友商量,最後神帶領我離開。

  不得不提的是,我的假履歷表其實也頗成功,即使我不是每次面試也有勇氣參加,但它也讓我找到多份人工不錯的工作;說來可笑,每次帶着它面試前,我也會禱告:“神啊!雖然我這履歷表是假的,但也請你讓我面試成功,我答應你,入職後我必定會加倍努力工作,絕不會再欺騙公司。”

  建基在謊言上的事情又怎會成功?我的每次復工也理所當然地失敗收場。成為基督徒後,我再沒力量去說謊,我很驚訝自己居然在剎那間失去了建立多年的說謊能力。同時,我也真的很感恩,神讓我能在被揭發偽造履歷之前醒悟;所謂上得山多終遇虎,真的只差一步,我便恨錯難返。

  我必須強調,基督徒也會經歷失敗,只是,在跌倒的時候,我們有一個很強大的後盾,那就是神。因此,這一次復工失敗,我失落但卻是前所未有的平靜,我沒有再哭鬧,也不用去看醫生,甚至不用多吃一顆藥;因為我心中有一份很強的感覺,就是要靠神!只有祂能給我這終極拯救!我只在Facebook(臉書)跟好友們簡單地交代了自己需要休息;之後的時間,我甚麼也沒有做,我只祈求神把我醫治。我清楚知道,錢,人,藥物,工作也再沒辦法拯救我,只有神;祂是我的最後希望。

  自辭工那天起,我自閉了接近兩個多星期,除了上教會和參加小組崇拜外,我幾乎足不出戶。一方面,我很擔心好友們會捨我而去,另一方面,我卻沒有力量去見他們,也沒有力量向他們解釋辭工的決定;雖然我一直很平靜,甚至沒有為此流過一滴眼淚,但我也很迷惘,特別是我在這段期間又因為健康問題而推掉了另一個工作機會;我說過,基督徒也會經歷挫折,我們也不是一帆風順的,神就是要我們在挫折中成長更新。

  人人也說我是個人才,很聰明,必成大器,可是我就只是待在家裏甚麼都做不到,是他們看錯了我?還是我在浪費自己?我搞不清楚,為甚麼大家會對我有期望?事實卻是我做不到,我又再跌倒;抑鬱症顛覆了我的生命,我卻沒能力把一切糾正,我不停問:“神啊!我的生命還剩下甚麼?”

  足不出戶的這段時間,我一個人靜靜地反覆思量,我想到在我的人生中,神除了多次從死亡邊緣拯救我之外,還給了我很多恩賜,很多別人沒有的恩賜。但我很疑惑,因為現在我根本無處發揮,我整天待在家裏,這些恩賜有甚麼用?神究竟想我做些甚麼?

  記得在第一次上查經班的那個晚上,我的心情再一次突如其來的低落。當日我們學習的是以賽亞書,裏面的一句“神看見眼淚”(以賽亞書38:5)深深地觸動了我;我禱告:“神啊!我這三年流的淚,足以淹死自己了;你看見了嗎?上帝,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時間表,渺小的我只可以遵從,可是已經三年了,你還要我等到何時?如果我的這一輩子就這樣浪費掉,也可以進入你永恆的國度嗎?我深知自己的罪,如果你已放棄我,我也不會介意,請你親手結束我的生命,因為我活得很辛苦,你知道嗎?‘求你醫治我,讓我活下去!’是希西家說的話,也是我很想對你說的話。你若覺得我無藥可救,我也不想活下去了。”

  禱告過後,我得着平靜,也想起了以賽亞書中提到“鎮靜等待,必得力量”,這是神給我的回應。神有祂的時間表,祂會為我安排最適合我的路,我應該一邊繼續裝備自己,一邊靜心等待;反正我現在擁有的所有,也是屬於祂的,祂必定會為我打算。祂現在不給我,是為了在將來給我更好的,這麼多年來,祂一直也是這樣。

  “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馬太福音4:4),我恆常的讀經禱告,每星期上教會和參加小組崇拜;在遇上挫折的時候,我的腦海裏便會響起上帝的聲音。漸漸地,我發現醫生和藥物也只是輔助角色,神和祂的話語才是我的真正倚靠。

  我和爸媽的關係也改善了很多,雖然還不至於很親密,但我們終於感受到大家的愛。神也讓爸爸成功戒賭了,看得出他很努力的改變和事奉,他已在自己的見證中坦白承認了過錯,向已過身的祖母,我們和他的所有親兄弟姊妹(他曾經騙了人家很多錢呢!)誠心道歉;他感動了很多人信主,並正準備在2010年聖誕受浸。

  我知道因為我的病,爸媽的性格和人生也有了很大改變,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有很大改善;特別是媽媽,現在的她,是個隨和又開朗的人,擁有很多好朋友,常把“越事奉,越得力”掛在口邊。她很支持我,我也比從前樂意跟她分享心事。可是,我曾經很埋怨神:為何要犧牲我來讓我的家庭成員改變和成長?為何是我?直至我確信耶穌基督為着世人的罪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再一次被聖靈感動;祂回應我了。

  耶穌基督為着所有人,包括愛祂及不愛祂的,受逼迫受傷害受折磨,最後流血而死。祂沒有逃避也沒有埋怨,把我們的罪全背負在自己身上。祂是神的兒子,祂尊貴又配得榮耀,但祂沒有問神為甚麼要犧牲祂,祂不但道成肉身,更義無反顧地為我們捨命。我只是微塵,又憑甚麼埋怨?

  跟耶穌基督相比,我所受的苦是多麼的微不足道,因我的犧牲而改變的也是我生命中重要亦最愛我的人。更重要的是,我又一次放大了自己,被傲氣充昏了頭;我怎會有能力讓別人得救和改變?

  我必須強調,我沒有拯救任何人也沒有改變任何人,我只是被拯救被改變的一個。神並不是為着甚麼人而要犧牲我,祂是要藉着這一切來拯救我,以及我的家人;真正犧牲和施救恩的根本不是我。

  我也不再憂慮前途和金錢,同時開始了什一奉獻,因為這是我應盡的責任,而且我有信心,神必給我足夠的恩典。

  與此同時,我也覺得自己必須開始學習如何建立一段永久的關係,學習如何去經營這個一生的承諾。為了坐言起行,我先跟神立了一個永恆的承諾,我向祂承諾了永遠跟隨祂,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永遠”的承諾,我有信心可以履行,因為這份信心不是來自我,而是來自祂。而且,我也有信心我將來的終身伴侶必定會很幸福,這份信心也不是來自我,是來自祂。

  我仍然需要到政府醫院覆診,之前我已描述過這個地方的可怕。2010年八月二日早上,我禱告,坦白地告訴神我很不喜歡去政府醫院覆診,求祂為我作祂認為最好的安排。結果,那天只用了大半小時的時間便完成了整個覆診程序,是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我非常感謝神的安排,祂確實知道我的需要。

  一切,也是神的恩典。

  我數算着,抑鬱症拿掉了我的快樂,我的自信,我的青春,我的時間,還有呢?就是我的豬朋狗友,我的酒癮(過程中我完全感受不到戒酒的痛苦,事後我才從書本中得知,原來戒酒是很辛苦的,會嘔吐會抽筋會感覺被蟲咬,其實和戒毒沒兩樣;世界各地也有一個名為“匿名戒酒協會”的組織幫助人戒酒。結論是:神不會讓人經歷他不需要經歷的痛苦,祂在危難中仍然保守看顧),我的安眠藥,我的揮霍,我的驕縱,我的錯誤價值觀…

  活了二十多年,不開心了二十多年,透過抑鬱症,神在我仍然年青的時候,只用了三年時間便重新塑造了一個新的我,這算長還是算短?算成功還是失敗?再數算下去,原來這條數,是怎樣計也不能公平的,因為我賺到的實在太多了,我得到了真正的平安喜樂,謙卑,家人和好友的愛,健康的生活模式,正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而且,抑鬱症並沒拿走我的恩賜。

  很多人說情緒藥物會“吃壞腦”,會讓人變蠢,我也在政府醫院看到很多活生生的例子,只是我是個例外。吃藥三年了(很多時候還加上一大堆感冒藥),我仍然聰穎,腦袋仍然靈活,我曾經一度以為自己的記憶力退步了,但再次上班讓我知道,我的記憶力依然好得驚人。

  更重要的,是我其實應該死了很多次:小時候在寄養家庭時,長大後醉酒夜歸,大量酒精加上大量安眠藥(醫生說這分量吃一次已經足夠讓人死亡,我卻持續地吃了一年半!),“過馬路事件”,還有那一次自殺;原來在我未信主時,神已經一直在守護着我。

  “為何是我?”是我問得最多的問題,因為一路走來,實在有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現在我終於知道,其實所有的答案也在祂的手裏。我雖然不明白十架的意念,但我知道生命中的一切,也有祂的美意;能夠成為基督徒,在主裏得着重生,已經是我人生最大的福氣。

  接下來,我會在司儀事業上努力發展,用心工作,並計畫在2011年生日之後,正式修讀神學課程,以作好準備隨時成為神所使用的器皿。我也會繼續上教會,恆常禱告讀經,追隨神的腳步,我知道祂必為我準備了滿滿的恩典;祂把我留在世上,祂保留着給我的恩賜,是因為祂要使用我。這本書只是祂的第一步,也只是我的第一步,靠着祂,我終必活出精彩。

  在文中,我常說抑鬱症顛覆了我的生命,現在,我反而想說,抑鬱症拯救了我的生命;因為它,我才會擁有現在。如果它沒出現,我可能已經喝酒喝到瘋,可能已經吃安眠藥吃到傻,可能已經失去了工作和思考能力,可能已經失去了親情和友情,可能一輩子也不值得被愛,甚至可能已經死了。

  抑鬱症,是神給我的最大的禮物,它不但醫治了我的生命,更使我重新回到神的懷抱,讓我充滿力量充滿希望地過接下來的每一天。即使我不能夠成就大事,只要能一直活在神的恩典下,我也滿足了。

  在此,我要向所有曾經被我的虛偽,自大和妄語傷害過的你,由衷的說句對不起,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改過的機會,接納這個如此污穢又不完美的我;這次坦白之後,我也終於能夠真正的挺起胸膛抬起頭,以最真的自己面對所有愛我和我愛的人了。

  我知道自己並不是寫得很好,但也希望你能明白當中的意義。我願意坦白,除了為了放下所有的面具之外,也是因為我希望你也能夠像我和我的家人一樣,在神的愛裏得着救恩。我仍然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和進步,因為我確實是個罪人,只是耶穌基督用寶血把我潔淨了。

  朋友們,不論你遇上甚麼困難,只要你願意,神也會幫助你,因為祂愛你;讓我們一同在神的大愛裏茁壯成長。最後,送上一首我很鍾愛的詩歌,它唱出了我的心聲:

路邊的一課

自我出生起那天
早慣這樣過
人瞎眼看不見
換來是非多
話我知多得我爸媽或是誰之過
連累我有這等身世人生坎坷

罪疚中乞討養生
怎會不自卑
麻木了我反正沒能力高飛
但那天一個拉比卻未嫌棄
還令我兩眼看得見人生至美

祂就齷齪出生不可說是誰錯
教我學全新的一課
讓眼光專注在神特有的計畫
其實艱難時辰也能結出好果

上帝多方揀選卻沒遺棄我
我領略其中的功課
就是我不足的這生於彰顯祂有分
榮幸身為神見證中的一個

話你知當天我恩公祂叫主耶穌
懷着愛已將我爛泥外升高
若你恰巧身處低窪被逆流擁抱
神願幫扶提拔你風中起舞

(待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