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解毒“達芬奇密碼”(七)

教會歷史紀實

黃鐘

 

  密碼中布朗說:

“我的作品同樣依循基督的基本教義和基督教的歷史,只是看問題的角度不同…”


The Baptism of Clovis, ca. 1500
by Master of Saint Giles, ca. 1500

  達芬奇何時請了丹布朗為代言人?一文中已經講過:科學是講證據;藝術是講感觀;哲學是講思維;文學是講想像;宗教是講信仰,信仰要有教義,系統的教義稱為神學。基督教的歷史,淵源自“基督”,沒有“基督”,就沒有“基督教歷史”;也就沒有“基督基本教義”。這是一個基本邏輯;如果布朗連對“基督”的信仰都拆毀了,哪來“依循基督的教義”?他否認基督的神性,釘死,復活;說耶穌結婚生子,偷渡到羅馬境外,他的後代成為日耳曼民族部落之一,後稱法蘭克人。第五世紀下半葉,西羅馬滅亡,法蘭克部落崛起。十五歲的首領克洛維成為國王,成立“墨洛溫王朝”(Merovingian dynasty, 481-751),佔領法蘭西島,建都巴黎,就是今天的法國(法蘭西國)。“墨洛溫王朝”克洛維國王(Clovis I, 466-511)信奉基督教(密碼謬稱他是耶穌的後代)。
   “墨洛溫王朝”十二位繼位國王,不務國事,只圖安逸,稱為“懶王”。子孫內訌,互相殘殺,瓜分國土。到751年為皇室家僕(宮相)矮子丕平取代。丕平(Pepin the Short, 751-768在位)是在教皇獻策之下政變,廢黜墨洛溫王朝末代國王。成立了“加洛林王朝”(Carolingian dynasty)。此事被密碼說成教廷要滅絕耶穌的血脈,隱藏曠世以來教會的祕密。“墨洛溫王朝”的後代有人逃脫,創建“錫安會”,目的是為了保存這個不為人知的祕密。密碼將這一段歐洲史加插進去,目的要為耶穌有王族血統,他是大衛的子孫。抹大拉是便雅憫支派的後代,是首任以色列王掃羅的後代,兩位具有王族血統的人結合,血脈相傳,到五世紀建立“墨洛溫王朝”的正統性。這就是密碼重要賣點之一。這怎麼算是“依循基督的教義和基督教歷史”?簡直是胡扯,亂倫!
  再說,“基督”的的死,復活,升天,神性等,都是信仰的重要核心—“信仰鍊”。現在他都加以抹黑,成了“故意製造假象和虛假的奇跡,來欺騙愚昧的大眾”(密碼中張冠李戴的引用以上達芬奇的話)。“基督”還有甚麼“教義”可信?“聖經”的內容還是“真理”嗎?耶穌代贖的“福音”如何令人接受?“基督教”還算是一個正統的宗教嗎?他還自欺欺人的說自己還是個“基督徒”?
  以下我們還要從基督教的歷史來作“解毒”。

教會歷史的肇始—五旬節

  自五旬節聖靈降臨的俄頃,耶路撒冷有數千人歸主,這就是教會歷史的肇始—使徒時代的教會。
  使徒時代的教會,遭受到來自官府的逼迫和民間宗教領袖及百姓的攻擊。在這種敵對處境的氛圍下,當日的猶太社會,不是甚麼“大都會”城市,任何事情發生,都會引來合城的轟動。有關使徒們傳講耶穌基督的言行教訓,如有任何與事實不符的地方,都會構成捏造,造假,欺騙的罪名。使徒放膽傳講見證復活的主。福音的擴散,主將得救的人數天天加給教會。官府和宗教領袖都無法抑止,只能威嚇捉拿了事。聖經記載這些歷史事實都被布朗否定;端從君士坦丁時代開始論“教會歷史”,怎能稱得上“依循…教會歷史”?
  使徒們在傳道的初期,面臨的挑戰,並不止於外來的逼迫;反而是“猶太律法主義”的干擾。因為信主虔誠的猶太信徒增添,耶路撒冷教會,尚未建立一套新約教會信仰,體制和傳統。但是猶太人本身已經有一套歷史文化,信仰傳統。因此,猶太人信主之後,仍然嚴守安息日,定期禁食,行割禮,許願剃髮,按時到殿裏禱告…。甚至不與外邦人一起吃飯,不向外邦人傳道。所以,初期的猶太教會,充滿了猶太色彩。這些情況,都毫不避諱的記載在聖經中。直至第一世紀五十年代,保羅將福音傳到外邦。位於加拉太省的外邦教會成立,耶路撒冷教會派人去教導他們遵守猶太人的禮儀傳統,男丁要行“割禮”,這才引起保羅的憤怒,為辯明“福音真理”,上耶路撒冷與猶太教會爭辯。史稱“耶路撒冷大會”,從此一錘定音(福音)。基督徒的信仰與猶太人傳統文化劃清界線,互不相干。為此事件,保羅曾寫加拉太書信達於加拉太教會,闡明“福音”的真義。書中直斥基督福音外加猶太割禮,應受“咒詛”;那墨守猶太傳統,不與外邦人共膳,也有可責之處,受到當面指責。(參加拉太書,使徒行傳15章)
  保羅在外邦傳福音的時候,在雅典遇到當時流行的希臘哲學流派,斯多亞派(Stoicism)和以彼古羅派(Epicureanism,伊壁鳩魯派),與他們辯論(使徒行傳17:18)。前者是主張“禁慾”;後者是主張“縱慾”。這些哲學思想,都衝激教會,演變成第一世紀以來的不同的異端。

教會歷史發展—教父時期

  第一世紀以後的教會,已經擴散發展至亞,歐,非等地。受上述哲學思想影響的“異端”也非常猖獗,經過使徒,教父,殉道者,護教者等的努力護教,傳道,建立教會。其時各地都有卓越的神學家出現,其中有:
  使徒約翰的門生波利卡普(Polycarpus, 69-156),是士每拿的監督,八十六歲殉道被燒死。
  約翰的另一個門生伊格拿丟(Ignatius of Antioch, 67-110),是安提阿教會監督,被拋在羅馬鬥獸場被野獸撕碎吞吃殉道,死時表現屬天喜樂和堅定。
  約翰還有一位門生帕皮亞斯(Papias of Heriapolis, 70-155),是希拉波立(以弗所東一百里)監督,傳說與使徒腓力認識,曾追問昔日耶穌說了些甚麼話,著有主言論的詮釋Interpretation of Our Lord's Declarations),最後在別迦摩殉道。
  上列波利卡普及帕皮亞斯兩位教父,有一位門生愛任紐(Irenaeus, 130-202),是高盧里昂的監督,為最著名反對諾斯底派異端的殉道者。
  以後還有最有學問的俄利根教父(Origen, 185-254),殉道於巴勒斯坦。
  出身律師的特土良(Tertullian, 160-220),成為拉丁基督教著名的辯護者。
  該撒利亞監督優西比烏(Eusebius of Caesarea, 264-340),稱為教會歷史鼻祖,他最影響君士坦丁皇帝。
  當時代有一位被稱為“金口”的教父,他的名字是約翰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 345-407)。他最有講道恩賜,也是一位權威的解經家,曾任東羅馬教會的監督,由於他的宗教改革思想,觸犯了王怒,被放逐充軍而死。
  不可不提的兩位教父,他們兩位在神學思想,聖經正典的鑑定,教會教義的奠基和發展,都具有極大的影響和貢獻:
  第一位是耶柔米教父(Jerome, 340-420;有譯哲羅姆)。他曾隱居伯利恆,將聖經譯成通俗拉丁文,至今該譯本仍然作為天主教欽定聖經。
  第二位是北非的監督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e, 354-430)。他是早期教會的大神學家,他的神學思想,對中世紀教會的教義,有極大的貢獻和影響。
  當然還有許多未能一一提名的著名教父,他們都是對建立教會,維護信仰,付出了重大的代價及生命的見證人。
  提出上述教父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與基督教會歷史的發展和聖經正典的確立,具有極重大的因由。
  基督教會從第一世紀開始,雖經歷代羅馬帝國的逼迫,在無數的忠心見證人的犧牲澆奠下,到君士坦丁結束,終止對基督徒的逼害為止,羅馬帝國已有半數人口信奉基督。若要提說基督教歷史,豈能抹殺教父們的貢獻和史實!

約瑟夫的猶太古史


約瑟夫

  約瑟夫(Josephus, 37- c.101)是著名的猶太歷史學家。屬利未支派,祭司馬提亞之子。從小熱愛知識,十四歲那年,已受到人們普遍稱讚。十六歲開始深研猶太教中的法利賽,撒都該,愛色尼教派的教義。十九歲那年加入法利賽黨。
  猶太人第一次革命(66年),反叛羅馬政權,他曾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參加舉事。強弱懸殊下,猶太人革命失敗,被擄倖免於死。在猶太人再度發動抗羅革命戰爭時,他充當翻譯,居中斡旋,呼籲同胞放下武器,拯救自己的城市和聖殿。他卻被同胞辱罵為懦夫叛徒。
  戰後,約瑟夫定居羅馬及得到羅馬皇室保護和給予養老金,因此埋首著書。他早期作品是猶太戰記The Jewish War),原稿用亞蘭文寫。77年用希臘文出版,全書共七卷。
  十七年後,他再出版另一部巨著—猶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共二十卷,記載從創世到猶太人爆發革命,與羅馬人戰爭的歷史。前十卷記述至巴比倫為囚;後十卷記述波斯王古列允許猶太人回國到主後66年間的歷史。著書的目的為要向希臘人,羅馬人,展現猶太教古老,崇高,合理的信仰和文化。這一本巨著,公認為除了聖經以外;最有貢獻的上古人類歷史資料。在這本書中,有兩段關於耶穌的記述,很有歷史權威,極具參考價值。簡略引述如下:

“此時,有一位智者,名叫耶穌,祂有佳美的行為,並因自己的德行而著稱。在猶太人及其他民族中,有許多人跟從耶穌,做祂的門徒。彼拉多將祂定罪,釘死在十字架上。然而,那些已經成為耶穌門徒的人,並沒有因此而背棄自己門徒的身分。他們宣稱說,耶穌被釘十字架上的第三天,向他們顯現,耶穌已經復活了!因此,耶穌可能就是那位彌賽亞,眾先知已經就祂做出了奇妙的預言。而且,那些因耶穌基督而得名的基督徒們,迄今為止,仍然還沒有消失。”

  這一段內容有另一份抄本,它的內容更加詳盡:

“關於曾活在這時代的耶穌,他乃是一位智者—假如確實要將祂稱為‘人’的話,祂行了許多超乎尋常不可思議的奇事,並且祂是那些凡樂意接受真理之人的教師。祂贏得了許多猶太人及希臘人的尊重。這人就是基督(彌賽亞)。當祂被我們中間的重要人物控告並被彼拉多定罪,釘在十字架上後,從前熱愛祂的人,之所以沒有止息對祂的愛,乃是因為祂在第三天復活之後,曾向他們顯現,因為神的先知,已對這些事及有關祂無數奇事,做了預言,以及上千件與祂有關的奇妙事情。那些因祂而得名的基督徒一群的人,直到現在還未消失。”(猶太古史十八卷63)

  後一段記載,經過許多專家的鑑定,雖然有專家認為是被基督徒修改過;但最終,仍然被專家確定是出自約瑟夫手筆。
  從猶太古史第十五卷至二十卷裏面,他提到許多當時猶太社會的人與事,例如:希律世家不幸,大希律修建聖殿,猶太社會的動亂,教派的傳統與矛盾,巡撫彼拉多的專橫,施洗約翰之被殺,尼祿,腓力斯與腓斯都如何介入祭司事務等,都成了聖經的珍貴參考。最後提到祭司亞拿如何處死雅各一段—“耶穌的兄弟雅各”更豐富了聖經的真實性和可信度。
  其中一段記載如下:

“…亞拿召集猶太人會議(公會)開庭審判;要將那稱為—基督的耶穌兄弟—雅各,及其他的人,指控他們違反了摩西的律法,判處他們交令給人,用石頭擲死。…”(猶太古史二十卷200)

  值得注意的是,出自一位猶太教派中的法利賽人,他不是一位基督徒,他是一位歷史學家。如果從史學觀點來判斷,他是絕對拒絕證實耶穌“彌賽亞(基督)”的身分。然而他還是公允的將歷史上的耶穌記載下來,以他在史學上的權威,也證明了新約聖經對耶穌言行,人性,神性,生平事蹟的真確性,一點都沒有加以否定或給予貶意。
  還有一點要補充說明,在他的記載裏,一點都沒有談及耶穌有結婚生子;及佯死訛稱復活,門徒將耶穌偷渡出境等的傳聞和臆測。

優西比烏的教會歷史


優西比烏

  被推崇為“教會歷史之父”的優西比烏,他是該撒利亞的主教,著有教會歷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是基督教歷史上最有影響的歷史學家。他也是君士坦丁所推崇尊敬的教會監督。他所寫的教會歷史,是從使徒時代開始,直至君士坦丁的年代。他就是被君士坦丁任命抄寫五十部聖經,送到君士坦丁堡,擺在教堂裏面的那一位。
  就憑這個理由,就成了密碼所說的“君士坦丁版本”。要知道,優西比烏是一位教會歷史學家,也是一位鑑定聖經“正典”的學者。他在歷史資料的考證和造詣,遠比其他學者更有權威。若要否定耶穌的史實,他的理據必定無法抵擋。他在名著教會歷史中對聖經新約“正典”的評論和立場,是具有相當的說服力。
  優西比烏在參與聖經的“正典”上,是絕對根據史料,經過考據,不含政治考量。他同意當時頗有名氣的教父俄利根的見解。
  俄利根是早期教會最有威望的聖職人員,他學問淵博,思想聰敏,出生於亞歷山大城,是一位虔誠的禁慾者。由於亞歷山大主教敵視他,被迫移居巴勒斯坦的該撒利亞。他是一位聖經學者,對聖經的解釋分三層意義:字義,心靈道德,屬靈寓意。對聖經“正典”的鑑定,亦分三類考慮:一,“公認的書卷”;二,“爭論的書卷”;三,“不真確的書卷”。優西比烏基本上是採取他的見解。(所列各書卷參“聖經正典的形成”)
  當然,優西比烏亦有他的信仰立場,在尼西亞信經的信仰規範通過的時候,他是拒絕簽署同意。(參“耶穌的神人兩性”)
  引用優西比烏,這一位與君士坦丁同時期的權威歷史學家,可以說明歷史不是可以被密碼隨意歪曲誤導的。(待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