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三月的奇蹟

音凝

 

  三月的陽春仍然有如此美的雪,實在出乎我的意外。這幾天由各種跡象都使人感覺到春天即將來臨,地上的積雪在慢慢的銷融,而壓在雪層下的枯黃草地的邊沿,也頗有綠意了,但誰也想不到造物主竟在這陽春的三月才展出了他最美的白色的作品。
  早晨一拉開窗簾我便怔住了,生平看過多少次的雪景,但從未經歷過如此的美。太迷人了,當我走到園中時,我的呼吸都被逼住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滿園塑成的雪樹,晶瑩潔白,玲瓏剔透,整個的樹都被雪壓滿了,連樹身的那層皮膚也粘滿了白雪,而每一條細枝上都積有兩三寸厚的雪,實在教人無法想像是怎樣疊上去的。樹幹與樹枝幾乎全看不見了,只映現一片瑩白,像水晶,像浮雕,像美麗的童話,像夢…在朝陽中閃閃生姿,比甚麼花朵都美。松樹的枝葉似乎不能負荷那麼沉重的白,都墜得彎彎的,而且有幾根松枝被壓得折斷了。眼前的重樓,也變成了一抹瓊樓玉宇,明透如天上的宮闕,這真是不易看到的奇景,我失神地站在雪地上,被一種神奇的美所震懾,感到無可名狀的壓迫。我實在難以形容這種感受,我發覺我對於美的表達的能力,竟是如此的貧乏而拙劣。

  在我滯呆的腦海中,不時湧現出一些描繪雪景的丹青傑作與詠雪的詩文,但每當這些畫面或奇文佳句浮上心頭時,我便立刻將它們否定而且抹殺,因為那些技巧與詞藻都嫌太傖促,太簡陋,太笨拙,人的手筆無論如何也寫不出這樣的神品。
  我惶然地站在這幅作品裏,像是在兒時的夢中。我不相信這是真實的境界,我也不相信這是真正的雪—滿園老樹能在頃刻之間獲得了潔白的新的生命,由單調的枯枝幻成為一片瑩澈的玉樹,實是難以置信的奇蹟。我希望它能多留一刻,但作者似乎對他的作品一點也不珍惜,隨着三月的暖陽與早春的和風,這片空靈的奇景不久便失去了蹤跡,使我感到一種無可奈何的惆悵。當我還依稀浸在這使我靈魂震顫的美裏,我要勉強試着記下來,否則它會稍縱即逝。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