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倫敦”上空的鷹

張納新

 

  忽然覺得不對勁兒,拉開舷窗,不禁一怔。
  雲層泛着微弱的月光,襯出臣大的機翼和顫巍巍的發動機,像是掛着炸彈的倫敦上空的鷹。遠遠地,一片白光隱隱一閃,噴出了蘑菇雲,又一閃,像是猙獰的笑。
  我有些激動,這是第一次在夜航中遇到閃電。
  斷斷續續的爆炸很快變得稠密。透過舷窗,我像在看伊拉克空襲的直播,一閃,一轟,一轟,一閃,天空支離破碎。

  我猜飛機應該繞行。可閃電卻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刺目,發動機嗡嗡,似乎也混雜着雷聲。飛機像不要命的半島電視台的記者,一個勁兒往最危險的深處鑽。
  又一排白光一齊撕閃,飛機似乎晃了一下,一排導彈貼着頭皮呼嘯而過,在伸手可及處轟然爆炸。機艙裏一串驚呼,我下意識一躲。
  旅客們神情緊張。原來只是飛機的右側有閃電,現在兩側都有了,並且,飛機正在下降,如穿過硝煙一般鑽過一層又一層的雲,上面有閃電,中層有閃電,下邊還有閃電,天空像掛滿了有故障的燈棒,慘白慘白不停地閃。
  我們遇上了難以繞行的雷雨,必須在雷雨縫隙間飛行。飛機顛簸着,像跌跌撞撞躲閃着亂機的圍攻,像陷入了無數個噴發的火山口,我忐忑不安地緊扣着安全帶:不會出甚麼事吧?我的一位同事曾經在雷雨中三次降落未成,閃電在機翼上蛇一樣地爬行,至飛機落地,他驚魂不定。
  繼續下降,飛機扎下雲層,四周明明滅滅,猶如在冰河潛游。我覺得胸口發悶,仿佛在水底憋氣一般,使勁往上一望,望到一團模糊的光斑,像是誰在上面破冰鑿出的一個透亮的洞口。
  飛機倏地折彎,雲層豁出一個空隙,我竟然一下子看到了那團光斑的真容—原來是月亮。她高高在上俯視着,好像一臉清冷,無動於衷,又好像得意洋洋,輕輕竊笑。我忽然意識到,這驚心動魄的演出,是高不可及的她一手策劃,一手導演的,她高高地站在最安全的地方,半是欣賞半是戲弄地瞧着我們在她的傑作裏折騰。
  僅過一秒鐘,月亮隱去,飛機重又落入烏雲與閃電的刀光劍影之中—這閃電中的飛機就是人類的縮影吧?在大自然導演的這台戲中,我們生存的唯一方式就是帶着恐懼,奮然前行。
  映着閃電,我想像着飛行員鎮定自若的表情,心裏的恐懼化為神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