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三評《蝸居》—利益使社會失去秩序

石衡潭

 

  女人失去純真,男人失去責任,這不僅僅是個人的貪慾與自私所致,也與整個社會的環境與風氣相關。我們所處的社會,在許多方面已經失去了正常的秩序,而為各種軟規則潛規則所掌控。

一.利益推動所有


劇照:陳寺福

  古人說得好:“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當今的社會尤其如此,它是靠利益來推動運轉的。劇中的開發商陳寺福就是利益的具象化。他的口頭禪就是:“大哥,有甚麼好處呀?”“真的沒有甚麼好處嗎?”他與宋思明也不能說沒有真正的交情與友誼,他在很多地方還是很夠朋友的,為宋思明賣命也是不遺餘力的,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礎上的。在房地產界,陳寺福應該說是要實力沒有實力,要才能沒才能,可為甚麼宋思明會看上他,着力要扶助他呢?這還是出於宋思明自己的利益考慮。他是要為自己找一條財路。他說過:太聰明的,不放心;太笨了,又提不起來。二者相權,他想還是找一個笨一點的,但忠實可靠的好一點。以利益來驅動控制人,這也是當官的祕訣。貪官徐其耀也是這樣教子的:“做官的目的是甚麼?是利益。要不知疲倦地攫取各種利益。有人現在把這叫腐敗。你不但要明確的把攫取各種利益作為當官的目的,而且要作為唯一的目的。你的領導提拔你,是因為你能給他帶來利益;你的下屬服從你,是因為你能給他帶來利益;你周圍的同僚朋友關照你,是因為你能給他帶來利益。你自己可以不要,但別人的你必須給。記住,攫取利益這個目的一模糊,你就離失敗不遠了。”

二.權力決定一切

  利益往往與權力相關,權力常常決定利益的走向,分配,使用。這在蘇淳莫名其妙入獄這一件事情上表現得尤其明顯。蘇淳本來是一個老實巴交的人,與世無爭,可因一張圖紙被人指控犯洩密罪,盜竊罪。他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自己設計的圖紙,明明是自己的創作,居然被稱為盜竊,這世道,已經沒有天理可言了。”可還有令他納悶的,沒過幾天,他又被無緣無故地放出來了,“這一遭走得不明就裏,稀里糊塗進去,稀里糊塗出來。”更加奇怪的是:廠裏不僅不追究他的罪,還視他為功臣;領導不僅不怪他,反而還提拔他。“反差太大了。以前的賣家賊,現在的英雄。這需要多麼大的勇氣來承受這種落差啊!一般人還真扛不住。”這一切是為甚麼呢?是如何發生的呢?原來是權力在起作用,是利益在作怪。最初,他被起訴是公司間利益不均,他被當作了替罪羊突破口;後來,他被釋放得提拔是由於權力者介入,兩個公司都獲得了利益。權力與利益的結合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根本就沒有公理正義原則法則可言,就如貪官徐其耀在給兒子信中的諄諄告誡:“不要追求真理,不要探詢事物的本來面目。把探索真理這類事情讓知識分子去做吧,這是他們的事情。要牢牢記住這樣的信條:對自己有利的,就是正確的。實在把握不了,可簡化為:上級領導提倡的就是正確的。”

  宋思明與海藻的關係與權力也不無關係。他運用手中的權力來給陳寺福以好處,陳寺福揣摩他的心思,給他創造了接近海藻的機會。他也運用權力來為他與海藻的感情鋪路,給海藻家人房子住,後來又為海藻買豪宅,豪華傢具,出入豪華場所。這些東西就像一張大網,把海藻網住了,使她難以掙脫。海藻本來與宋思明分手了,可是蘇淳被誣陷關進監獄,又讓宋思明重新有了機會。他再次運用手中權力擺平此事,讓蘇淳因禍得福,使蘇淳與海萍只有感謝的分,海藻也再次投入他的懷抱。就是說,權力的濫用,社會秩序的失衡也是導致這場悲劇的重要因素。

三.英雄不問出處

  對利益的追求,對權力的崇拜,使人們只關注光鮮的外表,而不重內裏的實質。宋思明對此有清醒的認識:“原本在光鮮亮麗的背後,就是襤褸衣衫。國際大都市就像是一個舞臺,每個人都把焦點放在鎂光燈照射的地方,觀眾所看到的,就是華美壯麗絢爛澎湃。對於光線照不到的角落,即使裏面有灰塵,甚至有死耗子,誰會注意呢?”他認識到這點之後,並非要起來反對它,而是隨波逐流,與之浮沉。他說:“我始終認為,錢只是一種途徑,卻不能作為最終目標,做清官容易,不過博得死後的好名聲。而做好官難,因為你的職責,不是為了博個後世好聽的名聲,而是要切切實實做點事情。獨善其身,聽起來很高尚,其實很愚拙,一個不懂得變通的人,一個不懂得迎合低級趣味的人,是不能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如果世人皆醉我獨醒,那麼瘋的是自己。現在的社會,你不認識人,沒有後臺,就只有被欺負的分啊!”現在,在社會上也流行一句話:“英雄不問出處。”就是說,只要在現實中,在當下有錢有勢,能夠呼風喚雨,就沒有人管你這些是從哪裏來的,也沒有人管你如何去運用。

四.橫流無人能抗

  有錢就是硬道理,英雄不問出處,笑貧不笑娼,娛樂至死,成為這個時代的滄海橫流,無人能抗,無人能敵,正如郭海萍所說:“我哪有甚麼未來,我的未來就在當下,在眼前,那天陪媽媽去逛街,其實我們都不用走,那個人流就推着我們向前走,我想不走都不行,想停下都不行,我當時就笑了,我說這就是我們的生活,來不及細想,沒有決斷,就這樣懵懵懂懂的被人推着往前走,而我青春年少時候的理想上哪兒去了?”
  可難道這就是我們的人生?宋思明為這樣的人生觀念送上了性命,海藻也是九死一生,蘇淳與海萍倖存下來,也不得不重新思考。蘇淳在問:“為甚麼我們的人生和夢想都要拴在一個房子上呢!我們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期盼都僅僅是一處房子,這樣的人生是不是太悲哀了!”海萍也重新思考人生的價值,幸福的含義:“幸福是放心底的東西,是一種信任,願意生死與共。也許平時並不覺察,但到關鍵時刻就會跳出來,讓你感受。我一直以為我的愛已經被生活磨平了。直到蘇淳出事我才知道,我們倆此生就在一條船上了。同甘姑且不說,共苦一定可以。”

  最後,郭海萍在送別郭海藻時,談到巴菲特只投資不投機的理念,還給海藻說了這麼一段鼓勵的話:“我覺得他這話挺有道理的。我的理解是只要你有信念有追求,只要你堅持,那你一定會比隨波逐流要行的遠,行的正。就想宋思明,他很聰明,他是非常聰明,也很有才華,但如果他能選擇一條正確的路,選擇正確的價值觀,我相信他的前途會無量的,但他恰恰沒有這麼做,他恰恰憑着自己的一時聰明,選擇了一條投機之路,最終還是隨波逐流了。”可是,這是最後的答案嗎?誰不是隨波逐流呢?難道郭海萍就擺脫了這一潮流嗎?她就有真正的信念與追求嗎?雖然她最後擁有了自己的海萍中文學院,可這完全是靠她自己的能力嗎?即使如此,這能夠代表所有人的道路嗎?能夠代表包括像她妹妹海藻這樣人的未來嗎?海藻的未來不可知,至少在眼下仍然是寄人籬下。更多的人能夠像海萍這麼幸運,靠自己打拼獲得事業成功,寬宅大屋,家庭幸福嗎?我看不可能,更多的人還是買不起房,還是在辛辛苦苦打工,還是實現不了自己的願望。網上也有網民這樣說:“蝸居裏海萍和蘇淳就是貧賤夫妻,由於住宅局促,矛盾不斷,海萍從名牌大學生淪為潑婦,為了一塊錢都喊叫着要離婚。後來她時來運轉,那是劇情安排,大多數貧賤夫妻還是得這樣吵吵鬧鬧,磕磕絆絆地過,搞不好真的離婚也完全可能。”

五.癥結出路何在?

  那麼,人生問題的癥結何在?出路又在哪裏呢?問題的癥結在於:人們不追求超越,也不敬畏神聖,只摔爬滾打在一個平面的世界中。海萍海藻,蘇淳小貝們只是想在這個世界求得一席之地,勉強生存;宋思明們也想的只是這個世界,適應這個世界,當然,他們也想為這個世界做點事,博得在這個世界上的好名聲。如果僅僅只有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成為人的唯一舞臺和終極目標,那麼,宋思明的說法是值得稱道的,或者說任何一種說法或者活法都可以成立。如果這個世界不是唯一的與終極的,那麼就有必要對這種說法和種種說法來一番重新思考與評判。而這一思考與評判的基點應該比這個世界更高,那就是超越與神聖的世界。

  蝸居不只是一套房子,更是一種生存方式,生活狀態。只要我們沒有超越的追求,崇高的目標,即使天空做了你家的屋頂,大地成了你家的客廳,你仍然處於蝸居之中。人類的心靈不能滿足於蝸居狀態,而應該與至高之處的神聖相通相聯。關於生活,美國著名作家尤金.畢德生(Eugene Peterson)說得好:“第一,生活的內涵遠超過家庭,學校及我的居住環境所呈現的事實,找出它的本質並向未知的境界展開探險,才是重要的。第二,人生是一場善與惡的爭戰,為了最高獎賞—善勝惡,愛勝恨—而戰。生命是一種對真理永不止息的探究,人生是一場對破壞生命本質之事及人的持續戰。”(註一)

  幸福是甚麼呢?又應如何追求呢?幸福不等於美衣美食,不等於豪宅豪車,不等於漂亮的女人,顯要的地位,顯赫的名聲。真正的幸福是內心的平靜安穩,是平安。孔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難道顏回不快樂嗎?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馬太福音8:20)難道耶穌不幸福嗎?幸福也不是追求得來的,幸福是我們在沿着正確的道路追求正確的目標時所得到的來自上帝的報償。或者說幸福是對責任的報答,對德性的獎賞。一個人最值得追求的不是財富,而是使命;一個人最應該思考的不是幸福,而是你的德性是否配得上你的幸福。當一個人完成了使命,堅守了德性,自然會得到幸福的獎賞。“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啟示錄2:10下)“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3)(全文完)

註一: 尤金.畢德生:與馬同跑—耶利米的非凡人生,南京大學出版社,2009年,第11-12頁。

首評蝸居:唯物的時代唯物的人
二評蝸居:自私使男人失去責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