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清談誤國

亞谷

 

  王衍,字夷甫,晉朝臨沂人,有才名,好清談,時人稱其丰姿高徹,如瑤林瓊樹。官為元城令,後遷司徒。山巨源謂“誤盡天下蒼生者,未必非此人也。”後人以為晉祚之亡,實為“清談”所誤。神州陸沉,委之榛莽,王夷甫諸人不能辭其咎。

  王夷甫其人,算不得巨憝大惡,而且頗有才氣,只因他好“清談”,並有盛名,一時成為風氣盛行,影響所及,使舉國排棄世務,崇尚於談論玄理,導致亡國的可怕效果。

  本來說話比作事容易,自己洗淨了手,袖手閒論,以為高雅;更有人專門詆斥別人,講人是非,自詡高明。別人這也不是 ,那也不是,變成了“多作多錯,少作少錯,不作不錯”。固然說是“論人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但持此見解的人,究竟不多;於 是矜誇自己,攻訐別人的,便大行其道,爬上“高明”的寶座了。但是,多少肯作事的好人因此而灰心喪志,寧肯隱退自保作知 機者了。一班言不顧行行不顧言的人,就安然當權。

  那些居高位,在城市的人,看見胼手胝足的農夫農婦,就嫌其粗野;短衣布褲,就譏其骯髒!甚至聞見他們身上的汗氣, 就以為污穢不堪,掩鼻遠遠走避。其實,我們每日所食所用,都是他們辛勤血汗的結晶得來。因為得這些有“缺點”不值得尊敬 的人,那些整潔高尚的人,才得以維持生活。我們若仔細思想,只有這種汗氣和泥土味,才可稱“香汗”,才足以尊敬呢!在此 時代,我們的思想必須改變,應停止孜孜兀兀,微言大義,皓首窮年的爭執,多作一些實際的工作。

  基督教是須信而接受,並有與信心相應的行動。最屬靈的心,是與主同心,願萬人得救;最可愛的手,是經過主的潔淨, 而事奉主和服事人勞苦的手。最美麗的腳,是在聖靈引導之下,穿平安福音的鞋,行主道路,腳蹤佳美,傳報使人與神和好的 和平福音。

  曾有人說:“錯誤的決定勝於猶豫。”清談者“議論未定,兵已渡河”。今天,我們要說,微小的進步,勝過“偉大”的停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