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詩銘與聯語

于中旻

 

  神吩咐祂的子民,要謹記祂的話而遵行:要記在心上,教導兒女,要談論思維,還要以文字幫助記憶;“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申命記6:9)。
  猶太人遵行這命令,把申命記第六章4-9節的經文,用羊皮寫了,放在一個小匣子裏,稱為Mazuzah, Mezuzot(多數),釘在門框上,顯然可見。顯然的,他們見到的是其容器,而看不到內容;這樣,只有提醒作用,而沒有教導的效果。如果他們要徹底的,真正遵行神的命令,應該寫在“門框上”,而不是門框的匣子裏面。
  當然,我們不能牽強附會,說中國人傳統的對聯,是出於神的啟示。有人見華人對聯用紅紙寫成,貼在門框及門額上,就以為是以色列人出埃及門上抹羔羊血的遺風,就更過分了。不過,聯語確實有勉勵和教導的作用,值得提倡實行;至於懸挂詩詞或銘語,也是如此。
  記得:從前各地的華人,每到新年期間,常見在街頭,在店中,或在家中客廳,有人濡墨揮毫,在紅紙上書寫春聯,平添節日氣氛。現在,這種風俗似乎少見了。也許,現代人以為自己不懂的舊東西,都是不好的,所以全部摒棄,是很可惜的事,基督徒更失去見證和教導的機會。這種文字宣道,可以考慮提倡恢復。
  約在二十年前,劉翼凌先生(1903-1994)著的福音集成初版,封面有一付古老的對聯,是懸於福音堂門口的,據說,出於席勝魔牧師(1835-1896)所撰:

宣傳福音知音乃為有福
表彰天道明道可以事天

  下聯本來是“表彰天道得道可以知天”,我看了,以為不應該“知”字重複,或許是由於傳鈔錯誤,但難以查證,建議改為“明道可以事天”。劉先生從善如流照改了,並且承謬譽為“一字師”;這是智者能接納一得之愚的榜樣。劉翼凌先生不僅書法高明,文字雄健,更能詩詞,善作聯和銘體文,是教會內外都知道的。
  我在劉先生的府上,曾見到壁間一付蒼勁的篆書對聯,仿佛記得是謝禮卿書,聯語是:

無罪一身輕
有主萬事足

  在書法精妙之外,也是基督徒的基本見證。
  說起劉先生的草書,是很多人稱賞珍藏的。他自己有一付于右任的草書對聯:

吃得苦中苦
不為人上人

  顯然那是把俗語“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改了一字,但立意何等不同!成為通而不俗了,表示出不願騎在人民頭上的清高襟懷,很接近基督徒的立身處事原則。
  雖然于右任不是基督徒,但我見過他給基督徒寫的對聯:

引曙光於世
播佳種在田

  完全適於基督徒,是出自聖經。不知那是不是別人所撰。
  撰對聯比作詩更難,不僅要對仗工整,還要求音韻平仄相對,至於嵌字聯就更難了。所以佳聯不可多得,嵌字則不可輕易嘗試,免得弄巧反拙。
  基督徒的對聯,因為要注意聖經意義,有時還用聖經中的人名,幾乎無法作。所以只能取其意義好,不過,韻腳還是要上聯仄字落,下聯平字收,如果連這最低要求也作不到,就不算對聯了。
  我不善作詩,對聯就更不用說了。不過,有時情勢所迫,不得不勉強下筆。有這樣一次,是在許多年前,妹妹遷入他們的新居,要我寫經文勉勵;經過思維禱告,寫成一聯:

穿神賜軍裝住其蔭下
吃主的言語行在光中

  這聯含衣食住行,經文:衣(以弗所書6:11),住(詩篇91:1);食(耶利米書15:16),行(約翰壹書1:7)。
  後來又撰成類似的一聯:

行光明道路住在神殿
赴智慧筵席披戴耶穌

  這聯同樣的有四方面:行(箴言9:6),住(詩篇23:6);食(箴言9:5),衣(羅馬書13:14)。
  說到詩銘,我有一次偶然得來的經歷。在一段時間裏,我思想許多機構人與人之間的問題,包括教會在內,成了一付奇對:“頭目宜意足,領袖有胸襟”。在這兩句裏面,有八個名詞,就是:頭,目,意,足,領,袖,胸,襟;但合在一起,可不是那回事了。這豈不是肢體相處的問題嗎?有誰沒見過?有誰不知道其害處?但不幸,何時何地不在發生?後來發展成一首百字詩銘。當時劉翼凌先生還在,我把初稿拿去請教:

教會同主心 百體合一身
頭目要意足 領袖有胸襟
敬拜須真誠 事奉當殷勤
舉手常祈禱 張口傳福音
慷慨獻世物 豐盛沐天恩
聖靈時澆灌 凡火毋燒焚
家庭是祭壇 馨香遠近聞
守貞如新婦 忠心為僕人
對敵作精兵 跟主猶羊群
行完了義路 蒙愛永長存

  當時,只欠結語五字未定。我請教劉先生該如何作結,我們二人完全同意“蒙愛永長存”,是很自然的;相與拊掌,認為基督徒的旅程終點是這樣,並且商議定名為“聖光引”,或“聖光吟”。
  禱告希望個人,家庭,教會,不僅銘於壁上,也能銘記於心,並能夠作到這樣,就近於理想了。願我們彼此勉勵。祝主施恩。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