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虎年談虎

天涯過客

 

  虎在十二生肖中外型是最美的,神態是最威武的,咆哮時山嶽也要崩頹。成語中形容男子身材魁梧的是“虎背熊腰”,步伐穩健的是“龍騰虎步”。用銳利的目光去疑視某人或某事時是“虎視眈眈”或“虎視鷹瞵”。形容英雄人物趁時機建大事業的是“虎嘯風生”,窩囊小人借重別人權勢去恣惡的是“狐假虎威”。三國志作者陳壽說諸葛亮的素志是“進欲龍驤虎視,苞括四海,退欲跨陵邊疆,震盪宇內。”

  同時虎的凶殘,暴戾性格,卻令人談虎色變。成語中描寫劫後歸來的是“虎口餘生”。未能斬草除根,貽禍後世的是“養虎遺患”,放走了窮凶極惡的是“縱虎歸山”。入了奸人的圈套,不能倖免的是“羊入虎口”。以大欺小時的猙獰面孔,是“豺虎磨牙”和“鴟目虎吻”。急速吃掉是“狼吞虎嚥”。進退兩難,欲罷不能時是“騎虎難下”。惡人有了組織和支持是“如虎添翼”。杜甫行次昭陵一詩中有歌頌唐太宗的二句:“讖歸龍鳳質,威定虎狼都”。前句是繪畫李世民的天賦異稟,後句是諷刺暴君隋煬帝的虎狼之邦。


  可見得虎對人的吸引,產生了些不可思議的矛盾。我們既欣賞虎的美態,羨慕虎的神威,又害怕虎的強暴,憎恨虎的殘忍。這種愛畏兼備的心理給英國詩人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 1757-1827)寫得最深入詳盡:

Tyger! Tyger! Burning bright
In the forests of the night,
What immortal hand or eye
Could frame thy fearful symmetry?

In what distant deeps or skies
Burnt the fire of thine eyes?
On what wings dare he aspire?
what the hand dare seize the fire?

And what shoulder, and what art
Could twist the sinews of thy heart?
When thy heart began to beat,
What dread hand? and what dread feet?

What the Hammer? What the chain?
In what furnace? was thy brain?
what the anvil? what dread grasp
Dare its deadly terrors clasp?
...

  我在小五時,把水滸傳讀得滾瓜爛熟。我有一遠房叔祖,他是書塾班底,國學頗有根基的,知道我能依座位排次數出梁山一百零八好漢的綽號和名字,突然問我:“你能說出梁山八虎嗎?”我稍加思索答道:“插翅虎雷橫,跳澗虎陳達,錦毛虎燕順,矮腳虎王英,花項虎龔旺,中箭虎丁得勝,青眼虎李雲,笑面虎朱富。”加上一句“叔公,你記漏了一個,還有母大蟲顧大嫂。”
  我認為水滸傳神來之筆甚多,其中之一是“景陽崗武松打虎”一回,金聖嘆給予很高評價:“讀打虎一篇,而嘆人是神人,虎是怒虎,固己妙不容說矣。…皆是寫極駭人之事,卻盡用極近人之筆。”但清末學者劉玉書卻認為此回的描寫是純出於文人虛構,不合虎的生態的:

打虎武松雙手按虎之項而踢之,虎負痛力疾,前爪抓地成渠云云。但虎性情,余固不知,虎之形狀,見之審矣。其前後爪皆可遍及周身,常以爪搔其首,若按其項,則兩臂必被爪傷,虎爪甚利,木可穿,石有痕,況人乎?虎之通體如貓,曾見人按一貓之項,轉瞬間手與腕血肉狼藉矣。

  虎在動物的位置是屬脊椎動物門,哺乳綱,食肉目,貓科。是貓科中最巨型的動物,體重在二百八十磅至六百六十磅間。像其他食肉目動物一般,虎有一雙大牙,但有一排鋒利的門牙,兩旁的一對犬齒,長而尖銳,能輕易地將獵物穿喉破腦。因為牙齒擅長切割,拙於磨碎。吃東西時兩腮不斷移動,慢慢將肉切成小塊,舌尖長滿小刺,亦有助於嚙嚼食物用。個性孤立,雄虎各有地盤,互不侵犯,用泌尿射在樹幹上以示勢力範圍。雌虎亦自畫鴻溝,只有在交配季節方和雄虎打交道,兩雌虎亦形同敵國的。“一山不容二虎”,非虛話也。豹的身型和體力遠遜於虎,是虎的獵物之一。豹見了虎,要退避三舍,有時牠們也會合作狩獵的。印度有一獵人曾目睹一雌虎和一雄豹共狙擊一大水牛,且和平地分享戰果。在動物園內曾成功將虎豹交配產子。至於另一獸中之王—獅,因產地不同,沒有機會和虎較高下了。現時虎的產地是印度,西伯利亞,東南亞,爪哇和蘇門答臘,還有很少量在南中國。因為虎骨,虎皮皆是珍品,捕獵頻仍,加上近三十年來人口驟增,叢林被伐闢為農地,生態環境破壞,虎的數量驟降得很厲害,已瀕於絕種了,所以是被保護的動物。虎最喜愛的獵物是麋鹿和野豬,有時兼收蟒蛇,大蜥蜴等等。至於大水牛,箭豬,可能給虎有嚴重的傷殘;黃毛犬群是虎最大的剋星。吃人的虎全部是老弱的,殘疾的,或在找不到其他獵物時飢不擇食的。虎對人是有一定的敬畏,但其他靈長目的動物如猿猴,便難免虎口了。

  虎門是離番禺縣城市橋只有數十分鐘車程的小鎮,扼珠江咽喉,形勢險要,是黃埔軍校的所在地。林則徐焚燒鴉片,英艦砲轟虎門,揭開“鴉片戰爭”的序幕。結果是香港淪為殖民地一百五十多年了。清代的虎門是宗室和八旗子弟以備應試的官學,所以敦誠贈曹雪芹詩有兩句:“當時虎門數晨夕,西窗剪燭風雨昏。”儘管成語中有些用虎的典故來形容惡人,但名詞中有“虎”字的都是美好的象徵。

  最後借此小文祝各位讀者龍行虎步,無論處理任何事務,都會虎虎生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