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新造的人—《阿凡達》Avatar

石衡潭

 

你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如果你們聽過祂的道,領了祂的教,學了祂的真理,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以弗所書4:20-24)

  最近,總耗資達五億美元的阿凡達Avatar)以無比凌厲的攻勢進入院線,在全球刮起了一場阿凡達風暴。海外的十多億美元的票房不說,大陸也是人人爭睹,街談巷議,一票難求,盛況空前。當下,人們所看重的主要是它所提供的視覺盛宴。普通觀眾被其中用電腦技術製造出的絢麗多姿變化萬千的視覺效果弄得目瞪口呆,而不少評論家也眾口一詞地說:阿凡達是電影史上的里程碑,使電影從“明星時代”跨入了“技術時代”。當然,也有人做別樣的解釋:有些論者把影片與現實生活中拆遷相聯繫,說阿凡達是一部反映釘子戶抗暴力拆遷的影片。這就是典型的中國式解讀了。對於這些看法,我基本上贊同。不過,我覺得這部影片還蘊含着豐富的靈性意義,而人們對此關注不多,論及較少。本文試圖在這方面探討一下。

  潘多拉是一個美麗的星球。這個星球上有一種別的地方都沒有的礦物元素“unobtanium”(不可得),它是一種新型能源,SecFor公司不遠萬里來到這裏拓荒的原因就是相信它將徹底改變人類的能源產業。而對於居住在當地的納威人(Na'vi)來說,這個地方的價值,不在於蘊藏着豐富的稀有能源,而在於它是他們賴以生息的家園。一方要獲取能源,一方要保護家園,於是一場生死之戰就這樣開始了。這實際上是兩個族裔,兩個星球,兩種不同生活方式之間衝突與爭戰。地球人的生活基本上是以自我為中心,以慾望為動力,以利益為導向的,他們想要獲得一切,掌控一切,並且不惜一切手段,不顧他人感受乃至死活。當然,其中每個人在程度上會有所不同,在堅定性上也會有些差別。邁爾上校(Miles Quaritch)應該說是這種意義上人類的一個典型。他代表人類在力量上的傲慢,他相信力量就是一切。他認為自己所掌握的武器,所指揮的軍隊,可以無堅不摧,所以,他不顧一切,悍然發動這一侵略戰爭,並且要將納威人斬盡殺絕。對於他來說,納威人不算人,只是他奪取所需能源過程中所需要清理的障礙甚至垃圾而已。在指揮對納威人的滅絕性屠殺中,他喝茶品茗,悠然自得,仿佛在玩一場開心的遊戲。這樣一種作派,在一般人心目中,他很可能被視為一個運籌帷幄指揮若定而又身先士卒驍勇善戰的英雄,不過,我們看到的更多的是冷酷無情與狂妄自大。SecFor公司經理帕克(Parker Selfridge)不像邁爾上校那樣囂張狂妄,炫耀力量,而是惟利是圖,利益至上。他代表人類在利益上的自私。平時,他風度翩翩,也會享受生活,在實驗基地的狹小空間,他還忘不了因地制宜地練習高爾夫球。在決定納威人命運的關鍵時刻,他則堅決支持邁爾上校的戰爭方案。不過,最後,看到參天大樹轟然倒下灰飛煙滅,納威人驚恐萬狀且與之同歸於盡的慘劇,他還是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多少有些良心不安,可是悔之已晚。他是孟子所說的“遠庖廚”的那種君子,沒有聽到被屠殺者的慘叫,他可以心安理得,聽到了之後還是不一樣。格瑞斯(Grace Augustine)代表人類理性上的優越。作為一個科學家,她奉科學為至上,她不喜歡太有個性的人,而希望她所接觸的每個人都沒有棱角,成為她手下合格的試驗品。不過,在杰克(Jake Sully)的影響下,她也變得越來越有人情味,最後站到了杰克這一邊,幫助他飛離基地到達了納威人中。不過,她最終也沒有擺脫那種理性的風格,在生命垂危之際,看到納威人生活環境中無數美麗的東西,她首先想到的還是把他們多多採些回去做標本。她最終沒有完成生命的轉化,變成一個納威人,儘管酋長之妻使用了全部功力,也進行虔誠的祈禱。那還是格瑞斯自己的意識在干擾,她沒有做好從身心靈上成為一個納威人的準備,她只有對他們理性上的認識和感性上的欣賞,而沒有靈性上的信靠。於是,她功虧一簣。這好像僅是咫尺之遙,而實際上是天壤之別。

  納威人(Na'vi)的生活與地球人大不相同。他們不是唯我獨尊,唯利是圖,而是息息相關,優樂與共。他們與周圍的動植物出於一種十分和諧的關係之中,天空中翱翔的飛鳥,都可以成為他們的坐騎,更不用說在地上奔跑的駿馬了。他們駕馭牠們不是憑着技巧,而是靠着心意的相通。涅蒂莉(Neytiri)教杰克騎馬,首先就告訴他要用心去感受牠的呼吸,牠的全部,甚至都不用動作語言。虎豹豺狼與他們並行不悖,草精樹靈會為他們傳遞信息。就如同以賽亞書所描繪的那樣:“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這是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65:25)他們也享受着與神的同在,遭遇特別重大的事件,全族人會向他們的神—聖母(Great mother)讚美舞蹈,禱告祈求。

  杰克是一個跨越兩界的人。最初,他是帶着人的慾念來進入納威王國。他是腿已傷殘的退伍軍人,他也很希望去看看別的星球,正好這裏需要與哥哥DNA相近的人,於是他就願意成為阿凡達,以實現自己的夢想。阿凡達(Avatar)這個詞原文為梵文,是化身,就是天神降臨,或者說是天神附體的意思。在這部影片中,阿凡達指的是一具能被遠程控制的合成身體—由地球人與納威人的DNA混合而形成的新人。他的身體是納威人的,藍皮膚,色眼睛,身高三米,而他的意念仍然是人的。杰克的身分就在自己與阿凡達之間相互轉換。他躺在試驗箱內睡着的時候,他的阿凡達開始在納威人領地活動;當他回歸杰克時,那邊的阿凡達也進入了夢鄉。剛剛開始進入潘多拉星球時,他就像個天真的孩子,對一切都覺得新鮮,覺得有趣,他也肆無忌憚地去觸碰一切,讓美麗的紅蘑菇一一凋落,沒有想到卻闖下了幾至殺身的大禍,厚甲獸勃然大怒,要置他於死地;那群惡狼更是想把他撕成碎片,飽餐一頓。幸虧有涅蒂莉奮力相救,他才免去一死。他不能理解的是:涅蒂莉殺死了惡狼,卻又為牠們垂淚。後來,從涅蒂莉的嘴裏,他才知道:牠們本不該死的,是他讓這些可憐的動物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這就像是人類始祖亞當夏娃犯下原罪故事的翻版。亞當夏娃吃了不該吃的禁果,阿凡達碰了不該碰的蘑菇,結果是共同的:人被懲罰,大地連帶受咒詛,人與動物互相為仇。“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創世記3:15)亞當夏娃犯罪後,彼此推諉;阿凡達闖禍後,也不願認錯。

  阿凡達願意真正做一個納威人是因為被他們的生活方式所吸引,更是因為被涅蒂莉的愛所迷醉。涅蒂莉把阿凡達帶到了他們族群之中,他受到了普遍的敵視,他們對他的氣味就很反感,更不用說其他了,只有涅蒂莉的母親願意給他一個機會,而對他的第一個要求就是學會他們的語言。這就如同一個人走向真正信仰的歷程,他可能是因教會的新奇氛圍而來,也可能是追隨某個女孩而至,這都沒有關係,不過,他要學習屬靈的語言—聖經。阿凡達長時間在地球人和納威人之間跨越徘徊,一會在這邊,一會在那裏。他雖然思念涅蒂莉,但他還沒有作出最後的抉擇。地球上有很多事情牽引着他,他也有很多的壓力需要面對,特別是那個不可一世的上校。這也如同一個初信者,他嚐到了信仰生活的甘甜,也願意定期或不定期去教會聚會,但他隨時都可能抽身回去,不再過來。阿凡達最後下定決心,站在納威人一邊,為他們而戰。這是在納威人遭遇生死劫難的時候。涅蒂莉的母親早就說過:時間會證明你是我們的朋友還是敵人。涅蒂莉也因為他的人類身分而憤然離去。他別無退路,只能決斷。這也像我們從初信到委身的轉變。停留於初信,內心會有許多的掙扎與爭戰,只有真正委身,心中才有真正的平安,雖然,還有掙扎與爭戰,但都能夠靠神的力量勝過,也知道為誰而戰。阿凡達在決志成為納威人之後,特別是在他虔誠地向神禱告之後,他的信心與力量大增,他制服了連納威人也望而生畏的大紅鳥,他也取得了納威人的擁護與信任,他率領潘多拉星球上的所有部落向入侵者發動反攻。“和我一起飛吧!我的兄弟姐妹們!我們要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能得到所有,因為,這裏是—是我們的土地!”他的禱告得到了神的垂聽,不只是各族人爭先恐後奮勇殺敵,就是豺狼虎豹梟禽猛獸也都紛紛起來為他們效力。憑藉現代化武器而目空一切的人類沒有想到:他們想要掠奪的星球竟然成為了自己的葬身之地。阿凡達在與邁爾上校的生死鏖戰中身負重傷,氣息奄奄,幸好涅蒂莉及時供給了他氧氣,而最後涅蒂莉的母親把他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納威人。

  阿凡達作為地球人的身體真正死去了,復活過來的是一個真正的納威人,不僅有納威人的身體,而且有納威人的心靈。這正如影片中所說的:一個生命結束,另一個生命開始。(One life ends...Another begins)當然,這句話在影片中還有另一個意思,就是說:當一個阿凡達試驗品死去時,另外一個來代替。可這有甚麼意義呢?這只不過是一個接一個地去送死罷了,就像他們找杰克去代替他死去的哥哥湯姆一樣。我們當然也差不多,也會一個個老去死去,只是跟湯姆等人的死法不同而已。生命不經過轉化就沒有意義。開始,阿凡達是一個不徹底的轉化,他只有納威人的身體,而沒有納威人的心靈,他遲早會被認出來的。這就像一些人只是形式上的基督徒,而沒有真正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他們到審判時也會像稗子與糠秕一樣被分辨出來。“撒稗子的仇敵,就是魔鬼。收割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將稗子薅出來,用火焚燒。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馬太福音13:39-40)“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秕被風吹散。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詩篇1:4-5)“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1-23)直到最後,杰克才完成了脫胎換骨的轉化,他也才真正與涅蒂莉心心相印:“通過你的眼睛,看到真實的自己。馳騁生活,朝天際飛去,而你照亮了通往天堂的軌跡。我願把自己貢獻成祭品。因你的愛,我才存在;因你的生命,我才存在。我見到了你,我見到了你。”(採用滬江小編譯文)。這在信仰上來說,就是成為新造的人。“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着。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2:20)“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

  在杰克從糊裏糊塗成為阿凡達到明明白白成為納威人的歷程中,我們看到了人的掙扎與神的引領。靠人自己,我們無法分辨與戰勝,“我這凡胎肉眼,要怎麼分辨,這愛的色彩,這生命的斑斕,從今往後直到永遠。”怎麼辦呢?只要你把生命交在神的手中,他就會使一切都更新。“我從未開啟的心,從未自由的魂靈,是你引領我步入新天地,…我的感知是你,未曾觸及的話語,給你我全部的希望。我徹底投降,從心底祈願,這世界不要消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