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話說偶像

謝錫命

 

  我們生活在一個經濟繁榮,資訊發達,人們一方面追求物質享受,另方面又在精神生活上,迷戀,打造,敬拜各式偶像的時代。這些偶像,有活人的,有死人的,有供奉在廟宇裏的,還有千百年掩埋在地下剛剛出土的。他們之間,有不同之處:一種是“人”,一種屬人們虛妄意念臆造,“是金的銀的,是人手所造的”(詩篇115:4)。前者是從廣義說來的偶像,後者是從狹義說來的假神偶像。廣義的“偶像風”固然不正,狹義的偶像敬拜,更是害人至深極大!因為人“將他們的假神接到心裏”,就必“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以西結書14:3)。兩者有共同之點:凡屬偶像,當今都披上了文化的外衣,連木雕,石刻,金銀鑄造的啞巴,都一一戴上文化的光環,變成了“國寶”。從文化的角度看,偶像文化把影星,明星,大師這等血肉的“人”,誇大至“過於所當看的”(羅馬書12:3)。而他們從名利雙收的目的出發,也樂意人將他捧為偶像,只“愛人的榮耀”(約翰福音12:43),不理是否符合上帝的旨意,是否損害造物主的“榮耀”,極力渲染不健康,娛樂至上的世俗文化。其“人氣”,“名氣”,在時間的長河中,或浮或沉,或譽或毀,他們自己亦受其困擾,甚至終受其害。偶像文化妨礙對真理的探索,影響文化的健康發展,是文化的病態與悲哀。從心靈的角度看,偶像使人,尤其是青少年如痴如狂,生活,思想,行為上模仿效法,亦步亦趨,東施效顰,神魂顛倒。至於廟宇裏的鬼神偶像,使人誠惶誠恐,迷信愚昧,罪惡私慾萌生。這些,無論有多大的“經濟收益”,所收穫的,只能是使心靈腐蝕戕害的惡果,決不是塑造國民精神,打造民族文化品牌的良策呀!
  聖經那位獨一的真神教導說: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4:23)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甚麼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出埃及記20:3-5)

  人若心中被偶像充塞,就必然裝不進真理,心靈,生命就僵化,窒息。那狹義的偶像是罪惡之源,因為其背後操縱的是“魔鬼”。“魔鬼”是“殺人”的,“不守真理”的,“說謊”的(約翰福音8:44)。我們若把魔鬼的陰謀拆穿挫敗,一切便可迎刃而解。對“人”的偶像吹噓崇拜,以及那些成了別人偶像的人,都會恍然大悟。我們必須籍着聖經的啟示,尋求心靈的釋放,生命的拯救。
  人在一定程度上,也能看到鬼神偶像的毒害。五四運動時,就曾喊出“打倒偶像”的戰鬥口號。現在,人們嚷着要從語文課本裏削減,並叫其“淡出”的魯迅,他雖有局限缺點,但無虧為那個時代,在這方面的驍將。他的小說祝福,正是順應科學民主的潮流,投向假神偶像的匕首。在魯迅筆下,小說中的主角—祥林嫂,是被偶像恐嚇至死的;那些愚昧的拜偶像者的流言閒語,亦充當殺她的幫凶。你看,她臨死前被迷信思想嚇得“眼睛窈陷”,“精神不濟”,“直是一個木偶人”,神志恍惚到了失常的程度,這就是血寫的明證!這揭露是多麼深刻!歷史書記載了法西斯挑起的兩次世界大戰奪去眾多的寶貴生命;但有哪本史書,記錄下被魔鬼,假神偶像默默殺害,無數像祥林嫂一樣的悲慘弱者呢?九十年前,魯迅在新青年發表了第一篇小說狂人日記,大聲疾呼:“救救孩子!”但可惜的是,當年魯迅渴望“救救”的那些“孩子”的孩子…卻在二十一世紀科學昌明的時代,重新捲入假神偶像敬拜,還鼓勵自己的孩子走復古之路,不分青紅皂白,不辨精華糟粕,主張“尊孔讀經”,並美其名為“經典人生”。
  何以如此,因為人的批判是有限的。聖經說:“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以弗所書6:12)離開聖經的啟示,人們不可能認識這場爭戰的嚴峻性質,不可能自覺倚靠上帝“所賜的全副軍裝”,去“抵擋魔鬼的詭計”(以弗所書6:11)。
  偶像敬拜,經過一段“潛伏”,“表面沉靜”時期,現在死灰復燃了,且以空前未有的聲勢,沸沸揚揚,席捲而來。昔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唐.杜牧江南春),還有幾分寂寥凄清;現在古剎寺廟,作為“宗教文化”教育基地,以及“旅遊企業”加以獎勵,開發,信男信女魚貫而行,前來頂禮膜拜,香火不絕。
  廟宇偶像,現在披上了後現代文化的外衣:
  在文化解構主義的影響下,一切價值標準都受懷疑,顛倒了。過去認為是迷信落後,藝術僵化的廟宇詩,廟堂詩,廟宇楹聯…如今視為富於民族特色,民族象徵性的文化思想瑰寶;
  後現代文化趨向商品化,傳媒化,通俗化,視覺感觀化。這些木石,金銀雕塑的笑臉大肚,形象各異的偶像,正符合這個標準,適應這個潮流。一尊出土的偶像,因着歷史的悠久,及人們想像中的“法力無窮”,便可一躍成為價值連城;偶像以“國寶”的身分,顯現於電視螢光幕上,使億萬觀眾生畏敬仰;或被重價買進,供奉於百姓家中,以“保平安”;一些“專家”,又以收集偶像,通俗講解為能事,而一夜“竄紅”,日進千金;偶像文化還可以申請“世遺”,成為文化“軟實力”,“感化”全人類;
  後現代文化否定真理,看輕公義,聖潔,主張多元化。聖經指出:“拜慣了偶像”的人,不認識“只有一位神,就是父,萬物都本於祂,我們也歸於祂。並有一位主,就是耶穌基督,萬物都是藉着祂有的,我們也是藉着祂有的”這個唯一的真理,他們心裏就各取所需,生出“許多的神,許多的主”(哥林多前書8:5-7)。現代人信仰空虛,崇尚物質享受,私慾泛濫,魔鬼控制的偶像便趁機而起,人有多少私慾,便有多少偶像滿足之,“有求必應”。人們殊不知“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的道理(雅各書1:15)。
  看,整個世界,落於聖經的二千七百年前的預言中了!那預言說,在“末後的日子”,世界上,一面是“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將祂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祂的路”;另一面是世上將“充滿了東方的風俗”(東方的迷信,習俗,遺風,占卜,巫術等)。“東方風俗”盛行,有其物質基礎,就是“他們的國滿了金銀,財寶也無窮,他們的地滿了馬匹,車輛也無數”;而人的罪惡,私慾,作了“東方風俗”盛行的思想精神上的溫床。兩者相結合,便出現了“地滿了偶像”,人們“跪拜自己手所造的”,“卑賤人屈膝,尊貴人下跪”的惡劣世風(以賽亞書2:2-3,6-9)。
  這,證明上帝是全地的主。祂“要審判全地,要按公義審判世界,按祂的信實審判萬民”(詩篇96:13),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如此。有些人類歷史上發生過的事,及上帝對其審判,“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哥林多前書10:11)。
  故此,歷史的教訓怎能忘記?人們感嘆新巴比倫帝國(前614—前539)的短速衰亡,追思昔日之“空中花園”,固若金湯的“巴比倫城墻”,從十六世紀開始,德國,法國等考古家,就孜孜不倦於遺址考查。然而,聖經啟示的那位獨一的真神,祂卻向世人揭示了巴比倫滅亡的最終原因:巴比倫敵擋耶和華,對以色列擄民,知識分子,強行灌輸巴比倫偶像文化(但以理書1:4);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為自已“造了一個金像”,其臣宰傳令:“各方,各國,各族的人”,“當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但以理書3:1,4-6)。還在其國勢如日中天的時候,上帝就藉兩位祂所默示使用的先知—以賽亞,耶利米,預言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以賽亞書21:9);巴比倫“因耶和華的忿怒,必無人居住,要全然荒涼。凡經過巴比倫的要受驚駭,又因他所遭的災殃嗤笑。”(耶利米書50:13)這就是上帝對巴比倫的審判!上帝是人類歷史的掌管者,聖經告訴我們:“萬軍之耶和華起誓說:我怎樣思想,必照樣成就,我怎樣定意,必照樣成立。”(以賽亞書14:24)後來,巴比倫終於在公元前539年為波斯所滅,帝國的歷史從此一去不復返。
  同樣是文明古國的埃及,希臘,聖經涉及到他們的歷史時,我們看到另一種結局。他們因拜偶像而受管教,懲罰,因悔改順服而獲賜福:“耶和華必擊打埃及,又擊打又醫治,埃及人就歸向耶和華。祂必應允他們的禱告,醫治他們。”(以賽亞書19:22)這話過去,現在,未來都應驗在埃及歷史上;這話,也蘊涵着普世適用,隱藏在歷史背後的真理。至於希臘,在第一世紀五十年代,耶穌的使徒保羅,曾到神廟偶像林立的雅典,以弗所,哥林多等城市傳道,在那裏建立了神的教會,連“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指寫有用來消災,治病,趕鬼的咒語,符籙的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了,許多人歸信了主,“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使徒行傳19:19-20)。這,又應驗了二千七百年前神藉先知以賽亞說的預言:“地極的人都當仰望我,就必得救。因為我是神,再沒有別神。”(以賽亞書45:22)
  我們的祖國,是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我們的民族,是上帝眷顧的民族。現在,我們經濟崛起了,我們更須心靈的甦醒,興起!為此,我們必須摒棄偶像敬拜,歸向那獨一的,創造天地萬物的主。我們,是“登耶和華山”的萬國,萬民中的一支,新生軍的一支,我們要努力成為陣容壯大,浩浩蕩蕩的一支!聽,這就是從天上傳來的慈愛的聲音,那獨一真神的應許:

凡接待祂〔耶穌基督〕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翰福音1:12)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