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露絲之死

吟螢

 

  早晨,天灰濛濛地,園中的花木與磚地都被夜雨打濕,冷凝的空氣使我瑟縮在棉衣裏。我由信箱中取出了報紙,低頭看見餵狗的鋁盆中,食物仍裝得滿滿的,我喊了一聲萊克,並沒有得到反應,這使我很感到意外,因為我平常早晨出來取報的時候,這只白色的狐狸狗總是由它住的木屋中躍出來歡迎我,而那隻花貓也會跑到我的腳邊繞來繞去地叫着,我會低下頭來用手撫摩它們一會,然後再回到屋中看報。一直有兩三天沒有聽見它們的叫聲了,昨晚聽說它們竟有兩天未曾進食,這使我提高了警覺。我蹲下身子向狗屋裏探視,屋內塞滿了細木花,萊克愣愣地蹲在那裏,兩眼無神地向前凝視着。我喊了聲咪咪,露絲並沒有出來,我伸手撥一撥木刨花,手指觸到一個僵冷的屍體,呵!原來露絲在嚴寒中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死去了。
  我站起來,木立在寒冷的晨風裏,哀傷的氣氛凝固在我與萊克之間,我們都沉湎在痛楚的回憶裏。
  半年前一個寂靜的夜晚,後園外面兩隻小貓的哀鳴,使我無法在書桌前繼續工作。於是我打開後門走出去,聽見叫聲由草叢中透出來,外面沒有燈光,我又沒有手電筒,只好點起一支蠟燭出去尋找,足足找了一刻鍾,才由草叢和水溝中找到這兩隻小貓。當我用手去捕捉它們的時候,它們都露出了敵意,拒絕我伸出的友誼之手,但最後還是被我捉回來。這兩隻小東西,一只是黑的,一只是花的,都剛剛生下來不久,又髒又瘦,眼睛都被排泄物糊起來,看來可憐極了。不知道哪一家狠心的主人,將它們丟在外面,想讓它們餓死。我先給它們洗了澡,再沖奶粉給它們吃,但它們剛剛離開母親,還不會在碗中吃奶,只是不停地叫着。我試着給它們吃奶瓶,但奶頭太大吃不下去。我家那只狐狸狗看到來了兩位小客人,興奮得不得了,跑過去舔它們,而這兩隻小貓,便偎在萊克的肚子上找奶頭吃,萊克動了母愛,居然躺下來讓它們吃。但萊克沒有生小狗,自然沒有奶水,我只好將調好的奶汁給它們灌下去。兩天後,黑貓死了,花貓學會了吃奶,得以幸存。慢慢地這只花貓活潑了起來,萊克照料它無微不至,常常逗它玩。我給它取名露絲,因為它來的時候,後園的玫瑰正在盛開。此後這一對貓狗形影不離,吃住都在一起。露絲在兩個月後,長得又健壯又肥胖,花毛上閃着光澤,人人都說它很可愛。而每一位來訪的客人,都要到後園來參觀這一對同居的貓狗,看它們和睦相處,在一起嬉戲,人們都嘖嘖稱奇,而我也樂於向每一位來訪的客人介紹露絲的來歷。
  起初,這一對貓狗分盆而食,不久發現露絲喜歡在萊克的盆中吃飯,而每次萊克必先讓露絲吃飽後它再吃,處處顯出它的友愛,使人感動,所以乾脆將它們的食物放在一起,裝在一隻大盆裏。它們睡覺時,也緊偎在一起,非常親昵。
  天冷了,我買了些細木刨花塞在它們的木屋中,本想讓露絲到客廳中來睡,但看到它們兩個相依為命的情形,又不忍使它們分離。聖誕節來了,我終日忙得不可開支,唱詩班,歌劇,話劇,為籌備各項節目忙昏了頭,竟疏忽了它們,直到今晨才發現露絲已經死去。
  萊克失去了伴侶,默默地守護着露絲的屍體,兩天來不飲不食,當我將露絲的屍體移開時,萊克掙不脫拴在木屋上的鐵索,立起來哀聲悲鳴,更增加了我的傷感。我找出鐵鍬來,在後園那株巨大的玫瑰與梔子樹之間,掘了一個土穴,將露絲安葬在裏面。等到明年春天,它將化作芬芳鮮艷的玫瑰,與馥鬱雪白的梔子花,來安慰孤獨的萊克。而萊克的哀傷與不食,正使我感到非常擔心呢!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