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望羔成羊—保羅的教會增長

亞谷

 

  作父母的,最希望兒女長進。這種心情,在華人社會,叫作“望子成龍”,在聖經文化中,該叫“望羔成羊”。
  教牧不僅期望剪羊毛,喝羊奶,以至吃羊肉,還應該望羊羔長成羊,生羊,養羊,羊群孳生不息。
  現在的“專家”們,把教會增長弄成一種手段,一種方法,所有的是數字,所缺少的是保羅的愛心,難以產生真正的增長。
  使徒保羅與帖撒羅尼迦教會,不僅患難與共,而且是他在患難中所生的孩子,有生命的關連,不是地理上的距離,所能夠分開的。所以他說:“弟兄們,我們暫時與你們離別,是面目離別,心裏卻不離別;我們極力的想法子,很願意見你們的面。”(帖撒羅尼迦前書2:17)這是何等的情誼!
  你可想那教會是使徒保羅的“分店”,才這麼關心。錯了,並不是那回事!保羅傳福音到帖撒羅尼迦,是在大爭戰中,把福音傳開,從開始就沒有當作是容易的事,更不是為了自己的好處,全沒有爭逐名利的存意。使徒所作的,只有一個單純的目的:是為討神的喜悅,叫信徒得益處。

繼進造就

  望,是盼望,是要達到某個理想。但為達到理想,而不採取正確的相應行動,那只是幻想,是妄想。就如同農夫盼望得到收成,就必須辛勤工作,不僅要等候秋雨,春雨,還要先除去石頭,耕耘土地,再播下種子。欣喜看見發芽,伸展開綠葉,那只是勞苦的初始;除草,施肥,繼續的盡心努力,都是不可少的。
  福音的事工,是生命的傳遞。有些人生下了孩子,卻生而不養,養而不教,是為社會製造麻煩,等於播種荊棘,蒺藜,莠草,是不負責任的作為。不幸,我們都能見證這樣的事,但反思自己,是否真作好的見證?
  使徒保羅時間少,工作多,又負責數不完的教會,如何應付得來?他差遣代表,接續作造就的事工。對於帖撒羅尼迦教會:打發提摩太“堅固你們,並在你們所信的道上勸慰你們。”(帖撒羅尼迦前書3:2)
  信主未久的人,不論其如何聰明有知識,對真理如何愛慕,生命如何蒙恩,靈裏如何進步,對於應付患難的經歷,仍然會缺乏,遇到困擾,可能不知所措手足。使徒打發他所倚重的提摩太去,不僅是教導真理,還要堅固軟弱的,勸慰灰心失意的人。這是十分必要的。當然,文字工作,包括這樣公開宣讀的書信,對繼進栽培,是有效的工具。(帖撒羅尼迦後書2:15)

愛的關切

  這種關懷,期望的殷切,表現於保羅的話語,見於不尋常的行動:“不能再忍,就打發人去”。在當時,這可不是簡單的事;保羅寫信的地點,是位於地峽的哥林多,距希臘北部馬其頓地區的帖撒羅尼迦,可真是千里迢迢!且不說旅費需要籌措,並不是件小事,依當時的交通,並不如今天的利便,雖然有大路可循,可也是相當困難的。但因為有愛,跋山涉水,長途辛勞,就算不得甚麼;對於保羅如此,對提摩太自然也是如此。這樣的關懷,不是局外人所能夠了解的。有句話說:“到所愛人家去的路,不會嫌長。”(The road to the house of a loved one is never long.)在這裏可以證明。
  為甚麼使徒保羅自己不去那裏呢?相信如果環境許可,他是更願意自己去的。只是不能。因為他在那裏傳福音的時候,遭受猶太人的反對,他們招聚了市井匪類,聳動市民,把接待使徒的耶孫等人,以“造反”的罪名,拉去地方政府,後來取具切結,不再惹事生非(使徒行傳17:5-9),才獲釋放。這就是所說“撒但阻擋”。因此,誰最適合作保羅的代表呢?他想到了教會所熟識的提摩太,從雅典差遣他去作代表,一方面是為造就建立的工作,一方面是要了解他們的實際情形。
  因為信主的人,不僅要受患難迫害,還要防備惡人的引誘,很可能是編造謠言,污衊使徒是迷惑人的。為了這個原因,使徒才說了些話,為自己表白,說到他和同工的品格:“我們向你們信主的人,是何等聖潔,公義,無可指摘。”(帖撒羅尼迦前書2:4-12)
  可見使徒不是像雇工一樣,應付了時間,寫個報告就了事;他看信眾是主的羊群,好牧人代表主耶穌,絕不是漠不關心,“要曉得你們的信心如何”。(帖撒羅尼迦前書3:5)衡量信心的尺度,不是道聽途說,是要看過檢驗,才可知道。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好見證,是“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帖撒羅尼迦前書1:3)這些才證明是真正的增長,是不能代替的。

彼此相繫

  提摩太從雅典出發,在那裏住了多久,我們不確實知道,但他回來見保羅,是在哥林多。使徒似乎非常興奮,立即提筆作書說:“提摩太剛才從你們那裏回來,將你們信心和愛心的好消息報給我們,又說,你們常常記念我們,切切的想見我們,如同我們想見你們一樣。”(帖撒羅尼迦前書3:6)
  屬靈的人可能有超人的堅強,但冷酷並不是可羨慕的美德。孤單的保羅,聽到這忠信的使者,從遠方帶來的好消息,真的“就如拿涼水給口渴的人喝。”(箴言25:25)在乾熱曠野道路上的行旅,在烈日炙晒下,是多麼枯渴難耐;得到涼水的滋潤,又是多麼適意暢懷!
  使徒既不着意錢財,也不貪慕名聲,他所牽繫在心的,只有教會。

我們的盼望和喜樂,並所誇的冠冕,是甚麼呢?豈不是在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嗎?因為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帖撒羅尼迦前書2:19-20)

  許多的父母,自己有些理想,不能及身實現,把希望寄託在兒女的身上。使徒以同樣的心情,期望教會靈命增長。他不着眼於虛假的數字,真實的增長,是有品質,能夠耐久,經得起考驗的工作,在主再臨時,能夠站立得住,才可算數。
  主的僕人,就好像是建造的工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哥林多前書3:14)
  願主的工人,有這樣的觀念,有這樣的期望。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