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無中生有

余卓雄

 

  “媽媽,我是從哪裏來的?”這個問題,不僅使孩子們困惑,連許多父母也不明白生命的本源,這是人類除了吃飯養生以外的重要題目。平時我們用“無中生有”譏諷那些製造謠言的人,因為人無力把“無”變“有”。但以“無中生有”喻上帝的創造,一讀之下,雖然有點幽默,而其能把創造的奧妙表現無遺,使人拍案叫絕。
  無神論反駁創造論的最得意語句是:“誰創造上帝?”龔天民著唐朝基督教之研究一書,錄有當時一神論的原文,洋洋萬言,其中說:

天無柱支托,若非一神所為,何因而得久立不從上落。既是神力,故知無天梁柱,天得獨立。天既無梁柱托獨立,則知天不獨立。人亦無安置處,爾許時不崩不落,轉運萬事,不見一物,但見神力,使一切物,皆得如願。譬如人射箭,唯見箭落,不見射人。雖不見射人,之箭不能自來,必有人射。射人力盡,箭便落地,若神力不任,天地必壞。

  以上帝為萬物的開始,能使我們的推敲特別順利,不但答覆了緣起論“最初存在”之謎,且給無神論一個生存的目標,也給唯物論予做人的喜樂。其實萬物“偶然”而得的看法,一經研究,才絕不偶然!生物學上的神奇,物理學上的定律,天文學上的偉大,不知經過了科學家多少次的修改,心血交瘁,我們還未得窺全豹。
  微生物和原子,是宇宙的能,進化論把人看為“能”的結晶。人雖有化學混合物(chemical compound)的成分,但最使我們瞠目的是,人竟為萬物之靈!他幾乎有上帝的能力。創世記述說上帝首先創造全地,然後造人,說:“看哪,我已把遍地一切賜給你!”

  約伯提議:“你且問走獸,走獸必指教你;又問空中的飛鳥,飛鳥必告訴你;或與地說話,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魚,也必向你說明。看這一切,誰不知道是耶和華的手作成的呢?”(聖經約伯記12:7-9)這是三千多年以前的寫作。約伯其人本來富貴榮華,卻飽嘗痛苦,他的豪語,足以反映了人類起初至今天對創造者的仰望和倚靠。我們不要單在試驗室中探討生命,要到森林中去觀察野獸的生活。又在月明的晚上,靜聽海洋的啟示。再三思想嬰孩的啼哭,是否對生的盼望有關?勇士對死亡的恐懼,為何使唯物論者相顧失色?
  科學的發現原來是見證上帝的權能。科學家不能奪去上帝的榮耀,何況創造論根本是智慧的科學。從來沒有人說過科學家“都”反對創造。物理學家金頓說:“科學是一種找尋真理的可靠方法。”火箭專家布倫說:“科學證明沒有任何東西會完全毀滅,我相信靈魂永存。”天文學家急巴拉說:“我全身發顫,我的血液沸騰。上帝等待了六千年之久,我才來體驗祂的偉績。”
  進化論相信萬物互相排擠殘殺。如此看來,戰爭和謀殺是我們的進步呢。槍林彈雨過後,我們真的比以前更快樂嗎?直到如今,我們還未看見進化論的好處,它只替教育當局解決了一課頭痛的教材。而基督的福音卻實際上改變了苦難的世界,人不再以殺頭為樂,人學習了捨己,不但希望今天的日子能達到快樂,更祈求他們的子孫也要同樣地享受到歡笑和舒適。
  每一次我和兒女們上動物園,從不願意在猴子籠前多留一刻,因為恐怕會聯想到假如猿猴真的是人的祖宗的論說來,心裏便會不安:這隻猴子,幾時會變成人呢?為甚麼猴子不上學校去呢?人幾時再演進下去呢?我究竟是甚麼呢?一旦道德觀被否認,人也要被困進鐵籠裏去!請看,我們周圍所建築的監獄便是。這樣子的“進化”,真的是宇宙之福嗎?
  上帝是我們的中心,如同太陽和眾星的軌道,差之毫釐,就是世界的末日。這位管理者的智慧,當然不為人仍屬有限的頭腦所能理悟;上帝的自在永在性,於此更形可靠。進化論說一隻蛹可以變為蝴蝶,蛋會孵出小雞,何奇之有?狗口裏不會生出象牙,才是大道理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