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平信徒傳報信息

于中旻

 

  北方的強鄰亞蘭,是以色列的夙敵。和平了幾年,只不過是戰爭的間歇。麥收剛過,他們又來了。
  弱小的以色列,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亞蘭人驍勇善戰,三十二個軍長中,有像哈薛,乃縵等的人物,兇猛殘忍,帶着火與刀,仿佛就是恐怖的化身。他們像暴風掃過,堅壘在他們的鐵蹄下消化,如同淤泥;所經過的地方,把人民辛苦耕作的糧食,掠奪一光,留下了一片焦土,男丁被屠殺,嬰孩被摔碎,孕婦也被剖腹開膛!他們一路上勢如破竹,來到了撒瑪利亞,把城圍困。只看京城能夠撐得到幾時?
  那時,地中海沿岸的雨季已過,天氣轉暖,麥秋將到。傳統上,諸王在這時候出戰,既可以阻擾敵人,不能收穫田野的糧食,又可以掠取他們勞苦耕作的果實。這樣,被困的守軍,青黃不接,陷於飢餓,鬥志必然消沉,大半會接受投降的條件,否則戰力削弱,城池會容易被攻取。
  這正是亞蘭人所要的;撒瑪利亞就處在這樣的困境。
  城內的人,逐日消耗,眼看着倉中的糧食,逐日減少下去。沒有辦法使他們的日子容易過。早晨,好不容易盼到黃昏;晚上,要挨着飢餓,等候天亮。
  資源的減少,使慈愛涸竭。…

  有兩個婦人,好幾年來,作好鄰居;他們三四歲的孩子們,都很天真可愛,也在一起戲玩。不過,這些日子,天真的孩子們不再那麼活潑了,變得瘦弱,腮頰上失去了紅潤,眼睛變大了,凸出來,卻顯得枯乾無神。
  一天,那麼難挨的一天,又開始了。
  其中一個婦人,背着孩子們商量,商量出一個可怕的主意:今天我們殺你的孩子,煮來充飢(你下不得手,由我來動手);下一次,輪到把我的孩子擺上餐桌。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下,兩位母親達成了協議。那天,傳出了一聲微弱的啼叫,兩個小玩伴有一個不見了。反正他們也有好久不再一同玩了;飢餓使那個孩子安靜的躺在床上。
  只是那天晚上,有一雙母子,嘗到了幾個月來未嘗到的肉味。另一位母親,卻甚麼也不曾下咽;她等待到第二天補償。
  第二天,另一個小玩伴也不見了。
  兩位母親爭吵起來,嚴重的爭吵;一位說,那婦人不守信,不公道,不肯拿出她的孩子充飢,把孩子藏了起來。她為了飢餓,上訴到最高的司法者(列王紀下6:26-29)。其實,從吃一個孩子,改革成吃兩個孩子,並不見得是多少進步。
  飢餓,使人失去了信用,失去了公義。…

  飢餓,使人失去了同情,憐憫。
  有四個患痲瘋病的人。
  長大痲瘋的人,不僅是平民,還該算是賤民,是不潔淨的,要隔離在社區以外,好像任他們自生自滅。城裏的人看不起他們,歧視他們:以色列人,卻不為以色列接納,真箇是邊際人物。
  雖然是不潔淨的,他們到底是人;律法要求隔離在社區之外,但沒有說到戰亂中如何處置,自然不應該看他們死。不過,在昇平時期,社群就不在意他們,現在敵軍兵臨城下,誰還顧得他們?何況危城缺糧的情況嚴重,哪有人異想天開,會開城門接納那如同渣滓的人?
  好在天氣還不怎麼冷。他們索縮的拉着破衣服,就在城門那裏,像是四小堆被遺棄的垃圾。如果城外的敵軍,猛然發動攻城,他們首當其衝,要先遭池魚之殃。如果城中的守軍,忽然變得大膽,奮勇出戰,他們也會被踐踏成肉泥。
  敵軍壓境,城門關得嚴緊。飢餓,使人的心門關得更緊,自己的胃跟心最近,不會想到同情別人。

  飢餓,使人失去了民族自尊。
  人窮志不窮,不潔淨的痲瘋病人,並不一定是邪惡的人。痲瘋病人受盡冷落,鄙視,嘗盡孤單,但沒想到要作壞事,更沒有想到會投靠敵國,圖謀不利本國。
  也許,他們並沒有計算後果,現在肚子的壓迫,飢令智昏,他們想要投降亞蘭人,出賣人格,換得食物活命。
  決心下定了,他們一同朝亞蘭軍營走去。
  亞蘭營盤並不難找。因為撒瑪利亞所剩的地盤不大,像是瓜田裏的草棚,遍野都是亞蘭人的營盤。
  他們並沒有歡然騰奔的理由,遲疑着,一步步挨近。
  可是,他們的憂疑是多餘的。展開在眼前的,是一片奇異的景象:營帳依然在,只是人去營空,如果他們認真要投降,根本找不到受降的對象了。在帳外,在路上,滿是遺棄的衣服,輜重,帳外還有拴着的驢馬。
  亞蘭人哪裏去了?他們仿佛是在作夢。…

  飢餓,最要緊的是吃。吃喝了會有飽的感覺,證明不是夢。
  人的肚腹到底是有限的,滿足了,再也裝不下了。
  從一座帳棚,進入另一座帳棚。有酒,有財物,都是無主之物,取敵人的擄物,雖然沒有戰勝的光榮,也不會有愧。財物多的是,他們用不着彼此爭奪,各取所愛的,儘量拿去各自收藏。這樣費了不少時間,用了不少力量,大概已經過了午夜。照他們的心願,疲倦的身體,要他們在帳棚裏好好睡上一覺。…
  但他們想到了別人,城裏飢餓的同胞,實在不能夠安心睡得下去。
  趁天還沒亮,我們必須作點事:趕快去報信息。為了爭取速度,各人順手拉了一匹馬騎上,馳向城門。

  守城門的人,聽到了馬蹄聲。
  “哪用說,還不是敵人!”他們心知無望,責任所在,還得準備採取防衛行動。
  四個長大痲瘋的人,知道有可能誤會,和危險的後果,趕緊的躍下馬背,並且急忙喊着說:“是自己人,不要放箭!”雖然,以前沒有誰把他們當作自己人。
  城門的守卒,挑高了燈籠,照在他們的臉上。長大痲瘋的人,不再是那畏縮可憐的樣子,他們顯得飽飫,精神也飽足;咦,口中還酒氣薰人!許多日子,城中沒有人飲酒了,富貴人家,也嘗不到滴酒,大痲瘋病人竟然飲酒!而且飲足了酒!再看他們身上,污髒的百結鶉衣不見了,換上了光鮮的衣衫,而且不難看得出,是軍官的織錦戰袍!而且長大痲瘋的人,騎着騰躍的高頭駿馬!
  真是奇妙的事。
  這就是見證。聽了他們的故事,守軍不能不信,堅持必須立刻報信給王家,也讓全城的人知道,迎接希望的明天。
  亞蘭人不戰敗退,而且留下那麼多的供應。原來他們好像是輸送供應品,給需要的以色列人。
  當然,長大痲瘋的人,沒有誇耀他們是得勝者,這是神的作為。
  這是大好的信息。

  今天,在地球表面上,饑荒還是有的,但並不普遍存在。可是,為甚麼飢餓的跡象,似乎到處都是?
  人人只顧自己,失去了慈愛,失去了同情,失去了信用和公義,更失去了道德,沒有原則。各級法庭,充滿了告狀的人,有的還上訴到最高法院。這不是飢餓導致的爭端嗎?
  是的,今天的物質文明越發達,人類的飢餓,卻更普遍:心靈無法充實的飢餓,彼此爭鬥,人與人相食:“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阿摩司書8:11)
  人,沒有福音,不認識基督耶穌,陷於靈裏的真飢餓中:失去靈性,也就失去理性。現在,最需要的,是平信徒起來,作吃飽的叫化子,傳揚基督十字架的好信息,並在祂裏面的豐盛:不過,那要自己先吃飽,才有真實的見證,使人歸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