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戴德生又訪中國

亞谷

 

  以下所記的,並不是歷史;也可能真發生過這些事,只是人物的名字不同,和時間不同。

  2015年。
  中國內地會創立一百五十周年。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1832-1905)決定再到中國看看。其實,在英國的時候,他就聽說過中國教會的急速發展;在美國,加拿大,在別的地方,也有人這樣說。


戴德生

  在“絲綢之路”上,聽見過基督徒在談論。他們說,中國基督徒覺醒了,不僅把福音傳到了內地,也在進行“開發大西北”,變荒涼的土地為綠洲,有豐富的農牧事業,也散佈着福音的綠洲,真的是沙漠成為水泉,荒野開遍繁花。他們還越過沙漠,繼續向西進發。
  大概在不久的將來,中國宣教士,會抵達人類的故鄉幼發拉底河畔(Euphrates),改化宗教的發源地波斯,使“燈台被挪去”的小亞細亞地區,從長久的黑暗中醒來,再見金燈台發光。這是多麼使人振奮的消息。東方長久沉睡的雄獅,終於覺醒了!
  還有,更具雄心的計畫,從海路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一個動人的口號:派遣十萬中國宣教士出去!阿們。中國人應該這樣作。中國人能夠這樣作。十九世紀是英國人宣教;二十世紀是美國人宣教;二十一世紀的宣教事工,豈不應該是中國人的責任?
  不過,不僅該注意宣教士的數目,更該注意宣教士的品質。而且現在往遠方宣教,不必像過去梯山航海的困難,這地球表面上的許多地方,即使不能朝發夕至,也不超過三日路程。至於宣教士的定義,是否也需要因時而重新界定?當然,像使徒保羅織帳棚的生涯,在今天的世界,很難賴以維生;但考慮作電腦宣教士如何?是否可以有廚師兼教師,藉經過人的胃,而取得人的心?
  回顧西方宣教士,在中國的福音事工上,缺乏合作,可為華人借鑑。


李提摩太

  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 1845-1919),主張總體的福音。在中國北方饑荒災難的時候,他以憐憫的心,作雪中送炭的朋友,盡力籌募施賑,不僅救人靈魂到將來的天堂,也幫助救人的身體脫離現在的地獄。他還致力興辦教育,創立學校;復推廣文字宣道工作,出版書刊,啟發民智,促進文化交流,影響中國社會進步甚多。這些努力,得到受惠人民的感戴;同時,當權者也承認這位偉大的華人的真朋友,照他們的規矩,頒賞給李提摩太黃馬褂,大花翎,並雙龍勛章,酬庸他多年來愛人,賑災,各樣善舉,並開辦山西大學等功績。清廷堅硬的心門,也漸漸對宣教士敞開。
  當清廷不再堅持,“除去你們的鴉片和基督教”的時候,李提摩太的努力,並不能得到其他宣教士合作,包括不了解他的內地會同工在內;可恥的,有人聲稱甚麼“戴德生路線”,把我的名字也拉進去,以與“李提摩太路線”相對立,說它是“社會福音”,是“另一個福音”,而加以詆毀,排斥。好像不歸於楊,即歸於墨,完全排除了融合的可能。不用猜想,你準會聽見那惡者在獰笑,喝彩,鼓勵更熱烈的內爭!
  現在看來,使福音深入社會,道化中國文化,正是造福中國的途徑。可惜,悔已不能改,失去了時間,失去了機會。


倪維思

  有另一位宣教士倪維思(John Livingston Nevius, 1829-1893),曾談教會增長的“新策略”。他以為:1.每個基督徒,應該自給自養,以生活言行為基督在社區作見證; 2.教會的管理,應由地方教會負責發展;3.教會遴選長進成熟的信徒,造就為全時間的工人,非由宣教士輕易雇用他們;4.以本地的方式,並靠自己的力量建立教會。這不是靠差會的經濟力,也不是像英國的國教會聖公會,教職人員由政府發薪水,成了雇工。
  這一套,實在可稱為“三自”策略。
  當年的宣教士們,曾為那個“膚淺”美國人的“新”字刺激:我們不是在試試新策略了嗎?“只有中國人能夠傳福音給中國人”,已經是革新了,還要新個甚麼?更加上宗派成見,使倪維思找不到聽的耳朵,轉而冒寒渡海,往朝鮮去。在那裏,宣教士們把他每個字都聽進去,把他簡單的小冊子,當作“書卷”吃下去,忠誠的遵行,形成教會的發展復興。
  在中國的宣教士們,贏得了爭論,而失去了工作。唉,失去的時間,有甚麼能夠補償?
  不過,感謝主,今天的中國教會,已經普遍實行“三自”。因為環境的變革,靠西方支助並控制的教會,可說已經沒有了,不僅以“三自”為口號,而是普遍的實行了。
  記得:我離開中國的時候,基督徒號稱有四十萬。在二十世紀中,最後一名內地會宣教士撤離那荒涼大陸的時候,還不到一百萬。現在,據說:中國教會的增長,是世界之最,早已經超邁八千萬;也有人估計,已經達到了一億。但數字還不是最重要的,而在於品質,這表現於堅持信仰,忍受迫害的見證,表現於宣道;因為這表明是真正有生命,並且關心人的靈魂,關心主的使命。
  咦!為這麼進步的中國教會,為甚麼不多加注重文字事工?在初期教會,是靠聖靈的能力,藉新約正典,有效傳揚主的道,傳揚得遠,並且傳揚得久,更能夠敵擋各樣的異端,使教會堅立得穩。

  * * *

  中文和合本聖經的翻譯,雖然造就由各差會共同着手進行,還是在戴德生離世後才正式印行。那是一本近於完美的中文譯本,更是宣教士捐棄宗派成見,合作的見證。盼望華人教會,在譯經事工上,也能效法這同心合意的榜樣。這是基督徒彼此相愛的表現,是眾心成城的證明。這本華人共用的聖經,經過聖靈的印證,顯明主的恩惠隨着,使許多人蒙恩。如果可能,不要任意自毀長城,更改旁譯,造成“各執一辭”,使人無所適從。
  戴德生以他自己的座右銘,勉勵華人基督徒:“照主旨意作主工,必不缺乏神供應。”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
  有人說:“如果你看見過作麵包的,就不會再吃麵包。”但在有關奉獻上,我們確實應該知道,這錢是怎麼來的:教會不能夠參與“洗錢”。撒該訛詐貪污得來的財,悔改後應該賠罪,應該賙濟貧窮,但不能以奉獻給教會,代替重生,悔改。
  說到麵包,不能不想到酵。在信仰上,容忍邪惡的酵,絕不是美德。所以,我們要吃麵包,還是要注意麵包是怎樣作的;發展宣教事工,也不能忽略宣教經費的清潔。在幾年前,中國曾為三聚氰氨(Melamine),鬧得全球緊張,抵制中國貨。今天,中國出了那麼多的百萬富翁,以為有錢斯有福,有錢斯有理。同時,中國教會,也出了許多宣告千禧年的傳報人。不過,儘管你宣告千禧年(Millennium),不問你的描述如何動聽,如果支持你的百萬富翁(Millionaires),金錢來路不明,也不會真蒙神賜福。
  今天,我們仍然必須追求聖潔,不與世俗混合;要堅定持守起初的信仰,遵行主的旨意,直到祂榮耀的再臨。
  我們必須謹記: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聖〕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4:6)
  我們仍要禱告:“當春雨的時候,你們要向發閃電的耶和華求雨。祂必為眾人降下甘霖,使田園生長菜蔬。”(撒迦利亞書10:1)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