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解蔽

謝錫命

 

  常言道:“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這句話,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人之“認識”,努力做到“洞察”無“蔽”的重要。它究竟重要到甚麼程度?與生命有關嗎?人的認識“能力”是否“虧缺”了?單靠人可以“完善”嗎?還有,甚麼是人類必須認識的?這些,是哲學“認識論”至今沒有,也無法徹底解決的重大問題呀!
  所以說沒有解決,人的“認識”充滿着“蔽”,就是一個明證。只要看看中國一些古典詩詞,便略知個中底細:

  “世混濁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屈原)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唐.李白)“浮雲”喻佞諂小人,“日”指皇帝,這是詩人看見社會,政治上的“蔽”,感到無奈而嘆息;
  “人心苦迷執,慕貴憂貧賤。”(唐.白居易)
  “長是因酒沉迷,被花縈絆。”(宋.柳永)“花”就是女色,這是沉迷酒,色,金錢,為其所“蔽”的悔恨;
  “後心誚前意,所見何迷蒙”(白居易),更說明人生的“蔽”無時不在,今日覺昨日“蔽”,他日又會笑今日之“蔽”—“哂嘆”無終了!

  現代人,在某些方面說來,比古人的“蔽”有過之而無不及!聖經預言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心不聖潔,不解怨,性情兇暴,不愛良善(提摩太後書3:1-3);價值觀顛倒了,“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以賽亞書5:20);更形嚴重的是,一面口講仁義道德,文化科學,但不義的“仍舊不義”,污穢的“仍舊污穢”,“行邪術,淫亂,殺人,拜偶像,編造虛謊”…(啟示錄22:11,15)。
  對人類的“蔽”,以及由此造成的危害,古今中外道德家,思想家,教育家,哲學家,都從認識的角度試圖“解蔽”。他們用心“良苦”,理論,方法說了一大套,在人類認識史上,作出過一定的成績。但因他們無法解決造成人“蔽”的根本原因—罪,故其“解蔽”妙方,儘管越講越“玄”,越講越“深”,越講越“體系化”,然始終不能給人完滿的答案。

 


荀子畫像(近代)

  在中國,戰國時期的儒家思想集大成者—荀子(約前313-前238),他主張“誦經”“讀禮”,從實現“禮治”的目的出發,首先提出“解蔽”。他說:“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暗于大理”,意思指人在看問題的方法上,若偏執一隅,即落入“蔽”,違背了“經”與“禮”所限定的“道理”。他又說:“蔽”是“人心術之大患”,即思想方法上常犯的毛病,所以:

欲〔偏愛〕為蔽,惡〔偏恨〕為蔽,始〔只看見事物的開端〕為蔽,終〔只看見事物的結果〕為蔽,遠〔只看見遠的〕為蔽,近〔只看見近的〕為蔽,博〔只看廣博一面〕為蔽,淺〔只看淺顯一面〕為蔽,古〔只看其歷史一面〕為蔽,今〔只看現狀〕為蔽。凡萬物異則莫不相為蔽。(解蔽篇)。

  何以“解蔽”?荀子認為:人應做到“兼陳萬物,而中懸衡〔不滯於一隅,但當其中〕。”(解蔽篇
  毫無疑問,荀子說的,是人類認識論上,最基本,普通的原則。在兩千三百多年前,他有如此的卓見,實在難能可貴。這原則,與古典希臘哲學在這方面的教導暗合,東西方“智者”所見略同。兩千多年來,世人也都努力如此“實踐”了,然還是被種種‘蔽”所“蒙蓋”着。荀子的文章,“題目”出得很好,中外哲學家在認識論上都是沿着這個“題目”寫下去,但一直無法“解透”。


老子畫像(近代)

  另一位智者老子(約前580-約前500),他與荀子不同,較注重形而上學方面的事。他憑其個人“智慧”,悟出了自己的“理念”,名之曰“道”。據他說,有了它便能做到“不出戶〔家門〕,知天下;不窺牖〔窗〕,見天道”,即是“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為而成”(老子道德經)。與荀子的“勸學”迥異,老子教人“絕學”,“棄智”;也不必知行合一,只要心境虛靜,作神秘的冥思—“玄覽”。這理論看起來很“玄”,很有“智慧”,但誰都知道,有血肉的人,沒有一個有如此“超然”的認識能力,老子沒有,步老子後塵的人也沒有。只有上帝才是獨一“全能”(創世記17:1),“全智”(羅馬書16:27);祂所創造的人類,以及天地萬物,都在其面前“赤露敞開”(希伯來書4:13)。聖經說:“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耶穌)就必賜給他。”(雅各書1:5)若我們不相信那創造我們,“長遠活着”(希伯來書7:25)的主,反而相信已死去的人—老子,豈不是自己“蔽”了自己嗎?


Martin Heidegger

  無庸諱言,西方哲學在認識論上的研究比我們更詳盡。隨着數學,物理學,生物學,心理學…各種自然科學知識的積累,認識論也隨着變化,發展,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伴着東西方文化的交流,這些東西也傳入了中國,在學術,思想文化上產生不小的影響。其中,較突出的是二十世紀德國著名哲學家—馬丁.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的理論。據說,他受老子的影響,與老子有默契之處。一個二十世紀的西方哲學家,竟然“神往”一位兩千多年前的中國古代哲學家,這看似奇怪,其實一點也不奇怪。在兩千七百年前寫就的聖經以賽亞書,早就預言“末後的日子”,必有“東方的風俗”影響,流播。上述巧合,不正是這個預言應驗的又一鐵證嗎?這也證明了:“全智全能”者的目光,洞察古今!祂“眼中看為正,看為善”的,應是我們判別是非,並“遵行”的准則(申命記6:18)。在“解蔽”這個認識問題上,人的目光總是短淺,有限,我們必須超越古今中外一切哲學家,虛心接受聖經的啟示,人類才能最終“解蔽”;在國學風行的今日,若對古代文化缺乏正確的評價,而一味“思古慕古”,就只會越“解”越“蔽”,走不出“蔽”的“死胡同”。

  海德格爾之認識論,客觀上正好說明人類“解蔽”努力的局限,無奈,失落。他沒有否定人類技術,但激烈地批判技術。他指出,現代技術雖然是一種“解蔽方式”,但它對大自然採取的不是“協調”,“守護”的態度,而是“促逼”,“蠻橫掠奪”。這樣做的結果,人類自己失去了自由並受其控制;現代技術如原子彈等的發明使用,更引發人類“生存的危機”。在認識論上,他與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知其白,守其黑”(道德經)的理論相似。“解蔽”是通向真理嗎?海氏說,不!按他的理念:人打開了“掩藏”,看見了“白”與“澄明”,這只意味着接近那無限的“掩藏”—“黑”—“遮蔽”。正如老子所說,明白了“白”不是目的,守着“黑”才是終極目標。“黑”與“遮蔽”,才是真理所在,光明所居。海氏要人們明白他的“理念”,達至心靈上的“泰然任之”,安然生活在地上。我們不禁這樣自問:難道哲學家們諸如此類的“理念”,真的能解除人們心頭裏的“蔽”?難道我們可以“泰然”接納這條“拯救”人類之路?當然不可以呀!聖經啟示的那位獨一的真神,祂願賜給世人以“真理”(詩篇25:5),祂願我們在祂所賜的“光明中行走”(以賽亞書2:5)。凡是對人類擺脫罪的捆綁,獲得拯救有益的,凡是祂要“賜給我們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以弗所書1:3),祂都樂意藉着聖經的啟示告訴我們。祂說:你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哥林多前書13:12);祂還說:“到了時候,這事必證明出來”(提摩太前書2:6)。由此可見,這位獨一的真神,祂是不願意人類活在“掩藏”—“黑”—“遮蔽”,無盼望的忐忑不安之中。
中外古今的認識論,只教導人注重外在的“解蔽”,而忽略內在的“解蔽”。有時仿佛也提及到,如中國程朱理學,欲去掉蔽心之“人欲”,“塵垢”,但歷史已證明,只是治標不治本。人又只倚靠自己的智慧去“解蔽”,而漠視聖經的啟示。原來,“蔽”的根源在於生命內部,人因罪與造物主隔絕了,人就得不到造物主“真理的靈”(約翰壹書4:6)的引導,甚至“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哥林多後書4:4)。雖然科學文化取得一定成績,但在總體上,人類因脫離上帝始終陷於形形色色的“蔽”中。耶穌在世時曾這樣警誡人:“你的眼晴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裏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馬太福音6:23)。生命與心靈“蔽”了,神賜人之認識能力“虧缺”了,不“完善”了,無怪乎一“蔽”,便一切皆“蔽”!
聖經裏的詩人,受“真理的靈”啟示,向上帝發出如此迫切的呼求:

“求你開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詩篇119:18)

“耶和華我的神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詩篇13:3)

  這是發自生命裏頭的呼求!作此呼求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凡祈求的就得着”(路加福音11:10)。耶穌曾如此親切地說:“你們的眼睛是有福的,因為看見了;你們的耳朵也是有福的,因為聽見了。”(馬太福音13:16)。凡向主作出如比呼求的,其眼目“解蔽”了,生命“解蔽”了,因他們“看見我們神的救恩”(詩篇98:3)。
  古聖先賢,中外哲學家,他們的教導對開發民智曾起過作用,但他們不能替人類徹底“解蔽”。整本神所默示的聖經,整個人類的歷史已證明,並繼續證明:神的兒子耶穌,是世人唯一的救主,生命的主,也是唯一真正的“解蔽”者!
  聖經裏的詩篇早就預言:“耶和華開了瞎子的眼睛,耶和華扶起被壓下的人,耶和華喜愛義人”(詩篇146:8),說的正是神的兒子—耶穌;耶穌降生前七百年寫的以賽亞書,又有一段經文道:“那時,聾子必聽見這書上的話;瞎子的眼,必從迷矇黑暗中得以看見”(以賽亞書29:18),說的也正是祂的恩典!
  這些預言一一應驗了。從詳細記錄耶穌生平的四福音,我們看到了一件件活生生,耶穌醫治瞎子的感人故事。每次,祂總是點出一個“信”字。或說:“你們信我能作這事嗎?”(馬太福音9:28),或說:“你的信救了你了!”(馬可福音10:52)。一旦聽到他們說:“主啊,我們信!”(馬太福音9:28)耶穌多麼高興呀,因為祂不但要醫好他們的瞎眼,除去肉體上的痛苦,更要使他們“解蔽”,心靈“甦醒”,從而“因信得救”(加拉太書3:23),得着永遠的生命。
  一個人,若向着“世俗”的眼“開”着,他必迷戀罪中的“快樂”,他們的眼睛,可以說“雖開尤瞎”!然這等人,往往不承認自己“蔽”,不肯接受主的“解蔽”。對這些驕傲心硬的人,主說:“你們若瞎了眼,就沒有罪了。但如今你們說,‘我們能看見’,所以你們的罪還在。”(約翰福音9:41)。我們不可以當這種驕傲心硬的人呀!
  神“實在是自隱的神”(以賽亞書45:15)。“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裏的獨生子〔耶穌〕,將祂表明出來。”(約翰福音1:18)。這是上帝賜給人類極具恩典,極其神奇的“解蔽”!罪人從此可以靠着主耶穌和藉着信,與神“和好”(羅馬書5:10),親近祂,人生有祂的呵護,導航。我們本來“好像迷路的羊”(彼得前書2:25),祂使我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們到“可安歇的水邊”(詩篇23:2);祂“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們(詩篇16:11),又“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篇46:1)。耶穌,就是那位引領世人的“明亮的晨星”(啟示錄22:16):

祂出現確如晨星,祂必臨到我們像甘雨,像滋潤田地的春雨。(何西亞書6:3)

  我們務要認識祂!讓我們竭力追求認識祂!認識祂,就登上“解蔽”之旅—重生得救之旅。生命的征途儘管仍有艱難,曲折,風暴,但必充滿着主賜的“晨光”,“甘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