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藝文選讀

柬埔寨民族及民歌

 

  民歌是一個國家各方面生活的靈魂,也是反映一個民族的品質的一面忠實的鏡子,它便利人們能了解到他們的願望,他們的苦,樂及喜愛。人們可以大膽的說,只要聽聽它的民歌,便可以了解一個民族,這也不是言過其實。

  我們試從幾首民歌概括的分析一下柬埔寨人的某些品質。我們首先從愛情方面談起。這種感情是很自然的,它在我國〔柬埔寨〕的民歌中佔了一個極重要的地位,也就像它在世界各國的民歌中佔最重要的地位一樣。但是,在我國,這一份感情是更為含蓄。但這並不是說我們並不認識世人所稱為“哥盧精神”的沒有惡意的戲謔(哥盧為古國民族的古稱)。我們民歌的一些歌詞並不是讓幼稚園的小女孩演唱的。即使這些民歌詞中帶有“哥盧”情調,但我可以說,我們的詩人對西方歌謠中極共通的語言,一向都保持着謹慎及保留的情趣的。
  我們在愛情方面的情調是憂傷的,悲沉的情調,柬埔寨人即使在戀愛的時候,他們仍然唱出他們的哀傷,他們所表達的不是一個勝利的愛情的歡愉,而是對不可分離的愛情的憂慮,對分離的傷感或者唱出婦女的薄情。德蘭梳一世曾經說過:“女人善變,信她的才是呆子。”柬埔寨詩人也具有差不多的見解。請看下面的一段詩吧。

茄子花是我所愛,
然而,我討厭那大紅花。
薄情的女人使我悲哀;
她們忘記了她們的情話。

男人啊,不要輕信於女人,
她們手短,卻想摸天。
誰相信她們,
那一定會受騙。
還有:
紅肩披,
沿着堤上飛,
誰給我帶來憂愁?
就是那紅肩披的女郎。
“卡通”花流蘇般的黃肩披,
帶來了無限的傷悲。

當我用它來洗滌,
我的面孔時,
看到她贈給我的流蘇,
我就想哭泣。

我那女朋友是善良的,
世人難尋人相比,
我溫柔的女友已消逝,
遺給我的只是那肩披。

  柬埔寨的少女以美麗見稱,人們常常讚頌她們適中的身材,那款款深情,高貴的舉止,讓我們聽聽詩人們的讚美,來給高棉婦女的美麗定個準則。人們常常把美麗的少女比作臉圓如滿月,身材適中的仙女。她們是溫柔的,含蓄的,可愛的和有教養的。
   有一首歌這樣說:

娘重隆,干霞,
有着美麗卓絕的身材,
她來自菩薩,
又是那麼的溫柔文雅。

她身軀發出芬香,
身材是那麼的和諧。
她是那麼的有教養,
這都是世上無雙。

她會取悅她的丈夫。
他愛她,
她也愛他,
她為他分擔憂苦。

啊,親愛的干霞,
多麼的含蓄啊!
妳來自菩薩,
束起那髮髻。

  我們的詩人歌唱少女的品質,也不忘記稱讚老太婆。她們比誰還會為她們的丈夫做份好菜或一口夠分量的檳榔灰。

我也愛老婦人,
她們會弄檳榔,
和那檳榔灰,
混上煙草和蔞葉。

  誰都知道,一口檳榔就是一片檳榔,石灰,煙葉和一些帶黑色的物體混起來,用一塊檳榔葉裹着,有時,為了增加些香味,人們還會加上些樟腦或豆。弄一口好檳榔都要有些經驗,老婦人們都有這些經驗。
   我國的歌謠並不是沒有諷刺。高棉人需要時也懂得諷刺的。而他們的嘲諷,大多數是沒有惡意的,它也不分男女的。它常常嘲諷善妒的丈夫,貪錢的岳母,苛求的家翁或者是輕狂的追求者。
   讓我們讀一讀,下面這一首有趣的詩:

芭蕉樹正開花,
我眺望着南方;
他們三十個人一起來,
向一個少女求婚,
為父的說不,
母親卻說好;
她要把女兒嫁出,
為的是想吃豬頭。

  僧侶雖然在我國普遍的受到尊重,但民歌也會不遜的開他們的玩笑:

綠色的青蛙,
在河邊跳上跳下。
寡婦來做功德,
主持僧要脫下袈裟。
讓別人去做功德吧,
主持僧要脫下袈裟,
去娶那新寡。

  有時候,在戀愛方面,高棉人自信是吸引人的,所以常常他們炫耀自己,也相信它的效力。所以,如果他有些優點,總是會出來迷惑那天真的少女:

我生得不漂亮,頭髮彎彎;
然而,女孩子們卻都迷戀我,
因為我是個好射手,
我殺死了不少的青蛙。

天空上的幼鷹,
避不開那陷阱;
那動人的少女,
躲不了我的心。

噢,青蛙啊!
在缸邊跳上跳下,
華僑福建少年,
避不開柬埔寨婦女啊!

  民歌的主要特點之一就是含蓄帶有暗示性。柬埔寨的民歌也逃不開這原則。詩人有時寫給那彩色的土蜂,寫給那隻莊重的海鳥,或者是棕色羽毛鸚鵡,但是不要誤會啊,那紅翼的小蜂或雜色羽毛的鸚鵡就是詩人所追求的最漂亮的少女。詩人也會帶着絃琴為他歌唱,像威尼斯的風流客或者格菖那特的情癡帶着他的結他或者“曼胞林”在月光下唱小夜曲一樣:

那棕色翅膀的鸚鵡,
嘴上銜着花束,
要把它帶上天堂。
他銜着,
池中盛開的金蓮花;
他銜着我所熱愛的歡愉,
當我心房上放下。
透亮的小蜂啊!
黑翼的小甲蟲啊!
當我想你的時候,
卻沒有親人帶我與你相會。

  人們也許會對我們在上面引述的四言詩中只見到愛情的表露而感驚異。然而,這是毋須驚異的,因為,正如我們在上面所說過的,愛情不僅在各國的民歌中作主要的地位,在詩歌,小說和戲劇方面也一樣。甚至給孩子們讀的寓言也免不了愛情,在收場時總是來個結婚的。動人的王子終於愛上了穿着美麗衣服的姑娘。但是,我國的歌謠並不單只是歌唱愛情;它也表達了另一些感情,使我們認識到柬埔寨人品質的另一些方面。
   有人說柬埔寨人不大喜歡勞動。在柬埔寨這個美麗的國家中,氣候適宜,資源豐富,謀生容易,這些都是毋須付出巨大力量的因素。但是說柬埔寨人怠惰,卻是不正確的。他們懂得在需要時服從一切的紀律,只要這不損害到他們奉為至上的獨立情感和尊嚴,不然,他們就會拋下工具,寧願回家去垂釣或者像成語所說的“食蟹和蚌過活”。但是他們對工作,即使是長時間的工作卻不會逃避的;尢其是他們了解到工作的好處的時候。柬埔寨引以為榮的巨大公路網就柬埔寨鄉民修築的。從吾哥比里(Mongkol Borei)到金邊(Phnom Penh)的鐵路是上萬柬埔寨工人的功績。還有,柬埔寨農民開發了成千上萬頃的自己的土地,種出稻穀出口,給我們的鄉村帶來歡愉。但是即使他們不工作,他們也會有其每日的食糧的,因為他們的妻子是勇敢的,應該將此功績歸予柬埔寨婦女,她們不但是忠貞的典型,也是卓越的主婦,他們整日辛勞去養活孩子,甚至養活丈夫。

   對這些堅強的婦女,一些民歌善意的勸導他們工作和節儉:

妻子啊!如果你舂穀,
不要把殼丟掉;佛祖曾經說過,
要把糠留下。
妻子啊!如果你舂穀,
不要把殼丟掉,
它餵養你的豬;
在你煮飯給你丈夫的時候。
妻子啊!如果你舂穀,
不要放下杵吧!
舂呀!舂呀!不停的舂,
來養活你的丈夫。
妻子啊!你舂穀吧!
把米磨白了,
去換回椰糖,
來給家人做糕餅。
吃舊的穀。
把新穀留下來。

  柬埔寨人是天生溫柔及畏羞的。他們頂愛家鄉,他們從不會不傷感地離開他們的故鄉和家園,即使是到城市或鄰省去也好。城市生活的繁華不會引起他們羨慕,對外國的勝景“玩意”他也不感興趣。他們會用沉痛的音韻很有感情的唱出他們的憂傷:

我今日的愁悶,是永遠的痛苦。
我枯澀的心頭,
充滿着苦痛。

我划着小舟走,
槳划過後,水一片混濁。
撥好我的頭髮,用我的手,
也揩擦我的淚珠。
我出發到遠方,
離開我的故鄉。
遠離我的故鄉,
我心中無限哀傷。
死靜中的蟲鳴,
使我感到恐怖。
森林中的蚊和水蛙,
把我刺得好苦。

這正是,
一年的開始。
天色昏暗,
大地漆黑地下着雨。

  柬埔寨人天生是詩人。打從他們溫暖的童年時代起,他們就慣於欣賞多采多姿的自然美景。在寺院中長大,他們生活在充滿詩意的聖詩和聖歌中。稍大時,他們參加通俗而不無詩意的活動,少年男女在玩着拋水布的遊戲,對唱着情歌。柬埔寨少年很早就習慣於音樂的拍節和詩的旋律。當達到成年時,他們就像哲學家所說的要“表達”他們喜怒哀樂的情感…。他們會作出一首悲哀或愉快的民謠或詩歌。晚上,當太陽下山,野獸走出洞穴覓食的時候,一股無限單調的氣氛佔據了他,於是他就唱出:

晚上,太陽下了山,
飛鳥哀鳴,嗚咽,
在那叢林的深處。

在夕陽下,
野牛成群出來,
在山下吃草。

小的在一起,
大的也成群;
他們在山腳下,
吃着嫩草。

  西方的抒情詩喜歡描寫春天早晨或遍地開花的風景,但是柬埔寨民歌相反的卻慣於描繪夕陽西下或“悅目而帶有傷感的”晚景。下面的一首歌,在我看來是我國文學中算得上是最好的:

夜帶來了單調,
“釣魚翁”鳥成群飛翔;
沿着激流而棲息,
落日產生了悲哀;
奏着“諾哥烈”的調子,
這樂曲每晚催眠着國王。

夕陽帶來了單調,
水鳥成群飛翔;
到荊林的頂上棲息,
只有我和我的愛人,
永遠不曾相會。

遠遠,我望到我的家鄉,
我們的家鄉!
我脫下頭巾,
在夕陽下,
我沿着森林走。
我走着,走着,
我走進叢林深處,
尋找我的親愛的人…
突然,我看到她,
她在泉邊汲水…
但是…我錯了!
這不過是早上晨星,
在霧空中閃爍。

  一些鳥類也使柬埔寨詩人產生了靈感,我還記得大湖漁民常唱的一首優美的歌詞。這是一首讚美海鷗的詩篇,它飛遍了遼闊的洞里薩湖(Tonle Sap Lake)。下面是其中的一段:

我在沙灘上散步,
在收拾海鷗蛋。
我找到兩隻,
其中一個破了,另一個我留下來。

啊!海鷗啊!
在樹幹上歇息,
浪花沖擊着它,也打濕了它。
海鷗飛了,飛得無影無蹤。

啊!海鷗啊!
它停在浮萍上。
偶然,
它又飛向前。

你看,
海鷗停在暗礁上。
水不斷的上漲,
海鷗不能再停下來。

你看,
海鷗沿着林邊飛去。
海鷗,海鷗!
你迥旋的飛着,去捕魚。

  民歌使我們能認識一個民族的靈魂及思想。通過它的民歌,柬埔寨人民表現出它是有現實氣氛的詩意的民族。人們愈是了解它,愈是敬重它。

(作者許典元為編者郭端的朋友,柬埔寨華僑,現已安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