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被害受辱有收穫

于中旻

 

弟兄們,你們自己原曉得,我們進到你們那裏並不是徒然的。我們從前在腓立比被害受辱,這是你們知道的;然而還是靠我們的神放開膽量,在大爭戰中把神的福音傳給你們。(帖撒羅尼迦前書2:1-2)

  使徒保羅寫信給帖撒羅尼迦的教會,提起一件往事:福音傳到歐洲的第一幕。
  使徒建立初期教會的歷史,絕不是一系列的隨意奔跑,偶然碰上了成功;他們的腳步,由差遣的主所定。
  曾有人說:天時,地利,人和,就可顯明是聖靈的引導。在這裏,證實並不盡然。
  他們在小亞西亞工作了一些時間,“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加增”(使徒行傳16:5)。在在顯出神同在,似乎可以大有作為,建立基地;但聖靈“禁止”他們繼續進深,忽略了向外發展廣傳。保羅沒有困難領悟這一點,教會進步,不是安享成果的時候,前途尚遠,必須繼續前征;就擬定了戰略,北進而後東漸,由庇推尼入亞洲腹地,可能到基輔和今天的俄國,但“耶穌的靈卻不許”,再次否定了人的智慧。
  不用等多久,神的旨意彰顯了。
  我相信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醫生,避免顯明自己,用曲述的方式,記述福音傳到歐洲的經過。如果換成平常基督徒見證的說法,平鋪直敘:

夜間,保羅看見了異象:在異象中,我,馬其頓人路加,站着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天亮後,我遇到了那位使徒,他認出我正是那異象中的人;現在面對面談到那裏對福音的需要。經過禱告,保羅恍然大悟,清楚知道是聖靈引導,就允許我加入了佈道團;我們一同啟程前往,去傳福音給那裏的人。

  怎能確定過程如此?因為在記述中,開始稱“他們”(6-8節),到了後來,變成了“我們”(10節),明顯表示組成分子有了改變,唯一的解釋,是記述者路加參與了佈道團。
  使徒行傳從那裏開始的記述,相繼稱“我們”(10-16節),表明記述的人,是身與其事的見證。
  從特羅亞開船,經過尼亞波利,到了腓立比。幾天後,在河邊禱告的地方,遇到了呂底亞。使徒並不限於批判別的宗教,他不僅在乎智慧的言語,還以權能顯出聖靈同在的明證,打破黑暗的勢力。不久,因為趕出了鬼,得罪了迷信勢力,被誣控擾亂治安,破壞羅馬秩序,被非法杖笞,披枷帶鎖,收在監裏。
  聖靈引導,並不保證一帆風順。
  主引導的結果,會是這樣?偏行自己的道路,又該怎樣?
  使徒在腓立比挨了打,受了辱;到了帖撒羅尼迦,也遠不是安靜的避風港,沙漠的綠洲。
  及至保羅等到了帖撒羅尼迦,“在腓立比被害受辱”的故事,也隨着傳到了那裏。在帖撒羅尼迦,保羅住了不到一月:三個安息日,最多是二十七天;如果在安息日密集教導,也不過二十四小時,只夠一個學分。何況並不都是虔心受教的學生,因為他是在會堂裏,同那裏的猶太人辯論。
  保羅和西拉,被牽涉上政治問題。因為保羅所傳的,不僅是信仰的理論,而是要求有生活的表現,有關世界觀,對主效忠的表現,有關實踐主耶穌基督的教導。談到宗教和政治,每個人都成了專家,那麼多的人自以為“專家”,各人意見不同,混亂是免不了的。
  他們起初不多人接受耶穌基督(使徒行傳17:1-9),並且反對的人,在地方官府控告他們,搞出不少麻煩。後來,因缺乏實在證據,保羅和收留他的主人耶孫,被飭具保釋放。
  不過,看來不是結果豐收的形勢,信徒們讓保羅趁夜潛逃,當然再傳保羅追詢告訴,他人已經不在那裏,擔保人準備自己承受責任,他們也都甘願。
  帖撒羅尼迦這個幼稚的教會,後來也受到迫害,而且相當嚴重,所以使徒稱為“大難”。這患難,使徒顯然早有預知,也先告訴了他們。保羅說:“你們自己知道,我們受患難原是命定的。”(帖撒羅尼迦前書3:3-4)
  這好像是在說:“我早就說過,你們要有患難;不錯,你們果然有大患難!為此,我很歡喜。”(帖撒羅尼迦前書3:1-8)
  其實,保羅不是為教會受患難歡喜,而是因為教會經得患難試煉,站立不搖動而歡喜。
  那時,郵遞並不方便,更談不上大眾傳播了。因為使徒關心教會,不是愛他們的錢,而是在屬靈上愛他們;關心到一個程度,必須差提摩太去實地探望,知道他們的情形。
  提摩太到了那裏,不僅講道幫助他們,更回來報告,說他們想念使徒保羅,真是愛的團契;並且說,他們站立得穩,在信心,愛心和盼望上,表現聖徒的見證。他們並沒有被摧毀,卻在真理上迅速成長。這使保羅老懷得慰,確知為主所作的工,並沒有徒勞。
  保羅在這裏所講“受患難原是命定的”(帖撒羅尼迦前書3:3)並不是講宿命論;他講的是,自然的規律。鐵,不經烈火熬煉,不能成為鋼。金礦石,不煉去雜質,不能成為精金。陶土,不經過型造,並關在火窯裏燒,不能成為寶貴的瓷器。同樣的,沒有戰爭,就沒有得勝者,不經苦難,就沒有公義的冠冕。
  千百年後,這道理對我們仍然有用。為主受苦的肢體,不要灰心;要像帖撒羅尼迦教會一樣,時常存着盼望。願我們認定受苦的積極意義,神要化受害者為得勝者。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