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成長

陵兮

 

  小噹噹要我握着他的手,用勁抓住筆要“寫字”。我扶着他的手先寫了個A,然後dam,我們一起唸Adam;他還要寫,我們又重覆一次剛才的程序;完成了之後小噹噹笑得好開心,卻抓住筆不放。我把小本子的頭一頁撕下留着,讓他自由畫了幾筆;他轉過頭來看看我似乎求救!於是我們一起畫了個圓圈,加上三根頭髮,眼睛和笑盈盈的嘴,於是我對他說:“This is little Adam!”小噹噹很快地撕下了這一頁,還要“寫字”。
  這一頁畫得彎彎曲曲的,簡直不像字又不像畫,但小噹噹非常享受他自己擁有的一刻,而且認真地握筆“作畫”。那麼認真,好奇,堅持,模仿的小Baby真少見。
  其實小噹噹才剛過了兩歲生日,他好喜歡極積參與大人的活動;下雪前,那天我帶了一包鬱金香花頭,在花圃中種下幾拾根花頭,小噹噹就在幫忙遞這遞那,他好想幫忙,甚至站不穩跌倒沾了滿身泥,又站起來“幫忙”。我覺得蹲在地上彎腰哈背工作累壞了,看看小噹噹仍然神聖地握着一個花頭預備往挖好的洞裏“扔”進去。兩歲的孩子,能寄望他多少?
  今天我又來看小噹噹了,他給我一個Big Hug,然後帶我到客廳打開他的小玩具箱,拿出兩本書,一本他要,另一本給我;然後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用手拍拍地叫我也坐下,我說:“我要坐在沙發上。”他一會兒就爬上來,坐在我旁邊還幫我把書打開,跟着說:“讀書!”
  看着這每天成長一點的小噹噹,我就心存感謝!記得那大雨滂沱的十二月,我趕着到紐約醫院的NICU去看這個早產近兩個月的小娃娃。我上樓到特別加護房,看見這特小的嬰兒,戴着醫院給的小藍絨帽躺在氧氣箱中,我覺得又陌生,又害怕。觀察了四十五分鐘後,看護士喂飽了把他放下,我就問護士說:“可以讓我抱抱他嗎?”於是她把一個沒接上任何管子的小娃娃交給我,這小不點兒的重量,讓我感到這是活生生的一個孩子;回想到我自己生的三個孩子都是足月健康的嬰孩,這些年來在醫院工作,並不去抱NICU Baby…想着想着懷中的小娃娃突然小腿用力一撐,這一撐讓我感覺到他的生命力,這不只是一個軟扒扒躺在那兒,又插滿了管子的嬰孩,因為他會成長,會度過這些障礙。這一撐讓我從害怕擔心中產生了欣喜和盼望!
  “唉!唉!”小噹噹催我了,回到現在的場景。我和小噹噹讀完了他的那本Little Lutheran蠟筆的禱告,還有我的Nemo魚的故事,然後我們一塊在飯桌那兒吃點心。一件香蕉花生醬多士,我分給他一角,他竟能夠規規矩矩地坐在那兒吃完;當他再想要一口時,還會說:“Please”,接到了又說“Thank you!”
  孩子的成長,有時令我們有趕不上的感覺,一眨眼之間二十四個月就過去了;我們能夠給他的人生譜上些甚麼曲調?或留下些甚麼圖畫呢?這可能就是你我留給傳承的“成長”挑戰吧!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