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牽牛花與蒲公英

湮瀅

 

  牽牛花與蒲公英都不是珍貴的花草,沒有人栽在盆中當清供,它們不需要調護,用不着施肥,更不需在溫室中培植;它們與野草一樣的普遍,具有強韌的生機,刈去以後,會很快地再長出來。這個世界上如果缺少了芝蘭或玫瑰,我們並不會受到甚麼重要的損失,但假如我們居住的四周牽牛花與蒲公英絕了跡,你便會感到陰暗與窒息,因為它們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所不可缺少的,雖然我們平時不太注意它。


在都市中幸虧有了牽牛花

   我們所居住的這個世界,有許多地方是很簡陋的,尤其是在發展中的都市。但幸虧有了牽牛花,這些醜陋的環境,便會很快地被美化起來。不久前走過的一處路旁髒亂的地方,你會忽然發現被翠綠的牽牛花的葉蔓覆蓋了,而且一朵朵淡紫色的喇叭形的小花,疏疏落落地灑在葉子上,在朝陽的照耀下,展現了活潑的生機與美麗的笑靨,比甚麼花朵都美,特別是它那種怯怯的高貴的紫,使你想到鑲滿了寶石的王冠上的襯料的色澤。當走過它身旁,有時候我會順手釆擷下幾朵,帶回來插在小瓶中,置諸案頭上,但這種高貴品質的花朵,卻不甘插在瓶中供獨賞,不半日便會枯萎了,似乎表示了它的抗議。這種頑強的野生的植物,要貢獻它的美麗給醜陋的環境,給芸芸的大眾,它不挑環境,不擇土壤,在陋巷,在穢土,它都能蓬勃地生長,維護環境的雅觀,美化大自然,成了它的天職。當我再經過牽牛花的旁邊時,我對它的注目不再是玩賞,而是致敬,向它這蔓生在天地間的平凡而高貴的品格致敬。


蒲公英

   蒲公英是我從小時候就喜歡的一種野生植物。當我放學後在河邊的草地上枕着書包看夕陽的時候,蒲公英的黃花就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而蒲公英球狀的種子,只要輕輕一吹,便可飛上天空,也給了我不少遐想。但我真正愛上蒲公英,是我居住在費城的一段日子,當早春的積雪融掉,厚厚的青草長滿了前後院的時候,蒲公英便夾在草叢中冒出了一片燦黃。這一簇簇的小黃花,甚至能奪去你對玫瑰與薔薇的注意力,當我手執刈草機要割草時,便覺得不忍下手,但當狠下心來將草皮推完之後,第二天一早蒲公英的黃花又會出現了,不幾天又噴成了一片金黃,使你感嘆而驚異。今年四月我去歐洲,在料峭的春寒中,當飛機低飛過瑞士的原野時,我瞥見綠色的草原上撒下了一片片的金黃,迫使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那麼多的蒲公英,照得令人不敢逼視,黃得成為一種奇跡,在這樣一片綠野的燦黃中,你除了跪下來謳歌自然的偉大,你再也想不出能做甚麼。蒲公英這棵微小的植物能不畏風雨,不怕踐踏,不懼橫逆,而堅強地生長在天地間,更能予人一種廓然大公的群體的美,雖然是一朵小花,實在應該贏得人們的尊敬。
   愈來我愈從這兩種小花悟到一些做人的道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