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二七)

西點軍校

李卓民

 

  那是一次極其愉快的出差經驗,不但可以代表軍方與美南浸信聯會軍牧部前往美加東岸各城市宣傳軍牧事工;並且有機會以軍牧身分拜訪各政府,軍事機關。
   我沿着赫遜河(Hudson River)西岸的山崗小徑漫步,一邊欣賞着新英倫深秋的美景,一邊回味着許多美國名將英勇的戰績。西點軍校(West Point)實在是一個充滿着歷史與英雄故事的發源地。在我的四周布滿了英雄紀念像及戰事紀念碑,使人目不暇給,肅然起敬,故連連拍照,以助追憶。自小在圖書館中讀過的戰爭英雄歷史故事,突然之間一一活現在眼前,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名將麥克亞瑟,艾森豪威爾,巴頓等等,都以銅像之雄姿站在自己面前。這些銅像與紀念碑在在說出西點軍校迭出猛將。由於人才輩出,這些軍事天才的功勳更顯示了這軍校教育的成就與威信,也同時影響了不少其他軍校的發展,以之為借鏡來步其後塵。
   騎在銅馬上的華盛頓將軍臉上充滿着自信,顯露了他內在的信仰與堅定的意志。他銅像的右手指向前方,指揮着美國的義勇軍衝向美軍的敵陣,亦意味着帶領新大陸的移民邁向民主,自由與獨立的成果。對我們軍牧而言,最感人的銅像乃是在紐約市內華盛頓紀念館門外牆上的銅牌,華盛頓將軍在雪地上跪下祈禱的畫像。這畫像亦繪在五角大廈(國防部)祈禱室的彩色玻璃窗上,提醒美國國防專家們要向至高的神祈求生命中的引導與順逆中之信心。軍牧最懷念的名將首推華盛頓,他在開國時期乃是獨立戰爭的第一位總司令,以及立國時期的第一位總統。亦由於他的建議,美國國會在1775年通過設立隨軍牧師兵團(Chaplain's Regiment),使美軍在戰爭與和平的日子得到屬靈上的指引與道德上的監督。
   步入著名的軍校餐廳內,看見掛滿了各時代軍校校長及傑出將領的玉照,莊嚴非常,在各種戰旗裝飾下顯得格外威武。大堂正中的時代壁畫以及入口大門之上的彩色玻璃窗上戰爭圖案,使人嘆為觀止。這餐廳是麥克亞瑟將軍退休後常訪之地,大堂內好像仍然回響着將軍之告別訓勉,永久刻在畢業生之心版上:“一位老兵不會死去,只是淡然消退。”(An old soldier would not die but just fade away.)相信畢業生都從他身上體會到精忠報國,為國爭光的精神,而這精神亦即西點精神,永刻在西點的校徽之上。


西點軍校

  西點軍校在校園山崗上的教堂是主要崇拜與典禮舉行之處,屹立在山丘上有如一座雄壯巍峨的古堡,傲視山下一切建築物與大自然景色。使人不禁想起馬丁路德所作的聖詩“上主是堅固保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當軍校學子面對挑戰時,向神仰望,往山上教堂禱告,必然信心大增,重新得力。教堂內裝潢一如其他軍營教堂,有戰旗與聖景彩色玻璃窗子,使人想到在此處崇拜過的畢業軍官將領,都曾經為美國寫下一篇篇凜冽之戰爭歷史。
   回到西點軍校接待室的後面是著名的西點博物館,館分三層,存放着美國戰史中每一個時代的制服,裝備,武器以及西點軍校進化式的校服。由於時代之變遷,校服與軍裝皆演變得越來越現代化及簡單化。雖然陸軍藍禮服仍保有不少傳統的色彩,如肩上的軍階裝飾與禮服袖口和褲旁的金黃色鑲邊;但演習與實戰用的迷彩(保護色)野戰服(BDU─Battle Dress Uniform)則改良得非常簡化舒服,易於穿着及脫除。西點禮服依然保存着淡灰色的十九世紀樣式,配上高高的步兵圓筒型軍帽,列隊步操起來,活像玩具兵在擺陣作戰或棋盤上排得美觀整齊的棋子在準備決一雌雄。
   我在西點廣場與草坪留連拍照良久,與一些軍校的教官與學子交談了一會兒,正要離去,遇上下課之鐘聲大作,成千的軍校學生從各課室中出來,預備集隊步操往餐廳進午餐。由於我身穿軍服,所以不斷有迎面而來的學生向我致敬行禮,使我忙於連連回禮,手也擺動得倦了。於是與妻子及好友往沒有學生之方向急急走去,避免與成群結隊而來的無數學生接觸。這情況在軍牧學院進修時也遇見過,當時西點預校(West Point Prep-School)在軍牧學院附近,故每早每晚出門都遇上人山人海的預校學生向我們行禮,使我們忙得不勝其煩。本來是一種榮幸的感受(因有下級向你行禮致敬),卻變成一種騷擾,這可說是物極必反的最佳例子。人的“虛榮”有時反而成為煩惱。
   在與軍校學生交談時,我總不習慣他們肅立在我跟前的姿態,對我而言,這種過分的恭敬反而成了一種隔膜。我總會告訴那學生不要太緊張,我只是一位牧者,神的僕人而已,但對那學生來說,我卻是一位資深的長官。況且軍令如山,軍校之校規要求他們在長官面前要有十足的尊重態度,所以他們習以為常的表現出極紀律,極嚴肅的姿態。我記得在軍牧學院,有一位同學曾畢業於西點軍校,他告訴我在低班中的學生常被高班的學長所鍛鍊,用盡各種方法去約束他們,戲弄他們,對付他們,使他們在極大的困難中產生出堅強的鬥志與刻苦的精神,有一天他們也會這樣去磨練在他們帶領下的同學與士兵。我想起主耶穌曾對彼得說,他會被魔鬼攻擊而跌倒,但當他再站立起來時,便有力量去堅固其他的人(路加福音22:31-32)。
   返回紐約的路上,我連連向好友雷彼得牧師致謝,開車載我與妻子前往西點軍校參觀,因為我已經有兩次失去拜訪的機會了。沙漠大戰(波斯灣戰爭)期間,我在新澤西州軍營受訓時,因大風雪而取消行程;第二期深造班之始,校方因已安排了一次軍牧訪問而沒有進一步提供交通工具,結果又是緣慳一面。故此這次整天的訪問遊覽足以補償以往所失,且帶回一些紀念品呢。

  “主啊,求你賜福西點的學子,不單在戰術,策略,科技上有優良的成績,更在屬靈,道德,倫理上被建立成為一個真正的君子長官(A real officer and a gentleman)。”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