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警世木鐸

樓村居

 

儀封人請見,曰:“君子之至於斯也,吾未嘗不得見也。”從者見之。出曰:“二三子,何患於喪乎?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論語.“八佾”章)

  儀,是衛國邊境上的小鎮。那裏的地方官,聽到孔子路經那裏,他很久就仰慕孔子,請求晤面。經過跟從的人轉達,得以見到孔子。
  那時,弟子們已經跟夫子跑過不少國,幾乎是到處碰壁,沒人收容,以至弟子中有人以為老人家理想太高,不切實際,要求“盍少貶焉”,冀求世人能夠接納妥協後的主張。
  但那地方小吏,卻甚有見地。在晉見了孔子出來之後,他鼓勵孔子的弟子們說:“你們不要因夫子失位而失望,天下的真理埋沒不彰,已經很久了;上天將藉夫子的聲音,作警世木鐸。”
  木鐸,並不是木製的,而是大銅鈴,以木為舌,鳴鐸警告人民;要宣告政令文事用木鐸,武警則用金鐸,是銅舌的大銅鈴。二者聲響不同,表示不同的信息。
  封人看見時局混亂,不是軍事征伐可以解決的,而是文化的問題。社會失去了道的標準,必須更張,這大任只有孔子能夠擔當;只是當政者沒有誰願意用固執正道的孔子。季孫跋扈僭越,朝政不常,孔子沒有比干的勇氣和傻氣,只有離開宗邦飄流。楚狂接輿等達人,知道“鳳兮德衰”,糟到沒有希望,勸孔子放棄努力;儀封人卻說:“天將以夫子為木鐸”,那是何等的鼓勵!
  雖然他那麼推重夫子,但他講過了那預言性的話以後,環境並沒有改變,那以孔子為中心的小群,仍然要到處流蕩,有時連吃飯都沒着落。弟子們當時沒有在意,不曾記載那位地方官的名字,可能因他並不是像當權的季孫氏那樣的大人物。
  不過,他的意見,可真了不起。
  可惜,封人的期許,並沒有成為事實;孔子作育的弟子們,也沒發生甚麼振敝起衰的作用。後來雖然有傑出的孟子,出而發揚光大,還要等很久之後,儒家才成為主導文化。儒家只是為中國社會提供了安定和延續,對於人性的改革,人生的盼望,並未起最大的影響。
  儀封人的話,仍然是空谷迴音,值得我們思想。
  許多人看到形勢,以為事不可為,飄然遠引,或唱唱高調,自命是清流,袖手不涉世事。可是,問題仍然存在。
  “天下之無道”,是長久存在的問題。自從人類的始祖犯罪,與神隔絕,就離開了光,也就成為無“道”的狀態,在罪惡黑暗中。因為道就是真理,失去了道,就在黑暗裏,沒有盼望,沒有神。

真理的需要

  與神隔絕的結果,是沒有光,沒有真理。耶穌說到人類的情形:“那在黑暗裏行走的,不知道往何處去。”(約翰福音12:35)
  世上出現了許多代替真理的東西。在中國,三聚氰胺(Melamine)事件未暴露以前,那些涉案的人,到處受捧為模範工業家。在台灣,在美國,在各地方,連人所共知的貪腐分子,也不乏擁護者;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崩逝六十多年了,竟還有人崇拜他!真理在哪裏?
  啟蒙運動時期,人增加了虛驕,以為可以自己尋得真理。奇妙的事,是在大學的圖書館牆上,常見到“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2)的字樣。他們好像不知道,或故意忘記,這話是耶穌基督說的,祂對那些信祂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1-32)所以真理不在於鑽研屬世的學問,而在於跟從耶穌基督。
  更奇怪的,是今代人不僅把“自由”當作最高的權利,且以為是最高的道德。如果誰不容忍他的錯誤,就構成妨害別人“自由”;有的時候容忍還不夠,某些人要求你同意他的錯誤。
  當是和非的標準汩沒了,光與暗不再分開,或不容許分開的時候,正是最需要真理的時候。

真理的傳遞

  在沒有道,沒有希望的時候,耶穌來到世間,顯明“道”的真實,並且給人新生命。
  耶穌不願祂的門徒作沒有原則的人。耶穌說:“你們應當趁着有光,信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之子。”(約翰福音12:36)
  神的兒子基督耶穌道成肉身,到世上來,為黑暗的世界帶來光明。祂是唯一的光源。信從祂的人,接受了真理,成為光明之子。
  屬天生命共同的特性,是向光與傳遞。光,不自拘限於一定範圍,總是向外發展。耶穌基督給世界帶來一個生命的火種,起初不過是個小小的光點,由一小撮人開始,甚至並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人物,受當時宗教人的藐視,政權的忽視;但隨着時間的進展,愛的福音傳開了,並不靠恃強暴和武力,卻進入了議會,登上了廳堂,攻佔了堡壘,更新了文化。這些都是光不可抗禦的力量。

真理的堅持

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凡行真理的,必來就光,要顯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約翰福音3:19-21)

  不過,真理並不是所到之處都受歡迎的。本來,“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馬書1:16)人該趨之惟恐不及才對;可是,人的矛盾是願意得救,卻不願承認需要救,以至諱疾忌醫,惟恐人提到他有病需救。結果是努力隱藏自己的軟弱,固執的要贏得爭論,卻失去生命。這就是古今先知,好心作木鐸警告世人,傳達神愛的信息,總是遇反對迫害的原因。
  於是,有勢有力的人,聽不到直言,奔向滅亡,而沒有誰攔阻。
  今代人有個傾向,以為“容忍”和妥協,是最重要的品德。但屬主的人,應該堅持真理,警勸世人。
  重視真理,是今代最大的需要。有理想的,沒有誰是不足重的人。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