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似曾相識燕歸來

吟螢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在北方的春天,當大地解了凍,冰雪融化成植物的維他命與血液時,僵裂的地面逐漸蛻變得滋潤而光潔,脫去了白雪裘,披上翠綠的春裝,花朵兒正在開得如癡如醉的時候,雙雙對對的燕子早不知在甚麼時候,已經飛入樑間呢喃情話了。
   當你抬頭看見了似曾相識的燕子,會驀地裏一驚,驚詫牠來得那麼早,那麼準時,又那麼準確地認出了牠的“家”,難怪詩人們對牠有特別的好感,原來牠真的有點本領,有超人的識別力,能找到舊日營巢的地方,重整故居,再建香巢。
   燕子是最喜歡與人同居的鳥類,大概是想分享人間的煙火吧!在明媚的春光裏唱着愛情的調子,銜着一口口的春泥在人家的樑上築牠們的香巢。兒時我最愛看燕子在樑上築巢的情形,那間半圓形的愛巢築在家中正堂的大樑上,看牠們飛進飛出地忙個不停,在一串串呢呢喃喃的情話中,忘記了工作的疲勞。巢築好以後,開始將牠們愛情的結晶珍藏在香巢裏,雌燕抱雛,雄燕送食,這是一段忙碌緊張的生活,等到雛燕孵出之後,那一張張笨拙可愛的黃口,真逗人喜愛。在雛燕還沒有飛翔的能力時,也常常會發生點小意外,一不小心那羽毛未豐的小燕子會落下地來,如幸而我家的老白貓不在場,又被家人看到了,會捉起來找一架梯子替牠們送回家中,老燕子會歡喜得繞室飛舞。最不幸的是發生覆巢的悲劇,這種原因可能是建築的不牢,但多半是鄰居兒童的惡作劇,偷偷地用朝陽花竿給搗下來,這種惡作劇如被家人發現是要挨打無赦的。善後的工作是要麻煩我家的長工老周,踏着梯子用一塊麻包給釘在樑上,作為補償。這樣的小風波,是每年都會發生的。等乳燕長得羽毛豐滿了,老燕子在堂前庭樹間訓練小燕子飛翔,才是最有意思。看牠那對笨拙的小嫩翅膀,撲撲地飛,一下子掉下去了,要老燕子焦急地去救起來,老燕子充滿了慈愛與耐心地做飛行教練,能在一日之間完成初級的飛行教育。然後,聽牠們銀鈴似的歡呼,看一片片嶄新的銀翼,輕快地掠過樹梢,沖向天空,投入碧落,去追尋牠們稚嫩的夢,實現牠們凌雲的壯志。一口氣飛得剩下了一個小黑點,呵!終於小黑點也消逝了。留下一對老燕子盤旋在樹枝上茫然地喃喃着,使人們也染上一絲淡淡的惆悵。
   在你家中築了巢的燕子,住久了好像你的房客一樣,不再會陌生,早晚牠很能跟你聊上一陣子。坐在那棵老梧桐的下面,聽牠們喁喁的情話,喃喃的傾訴,是互道彼此的相思,是重述牠們的山誓海盟,抑是在叨念着牠們遠走高飛的雛兒?你向牠們揮一揮手,牠也不會嚇得飛開,最多向你眨一眨眼;若是你為牠們預備了食物,牠也會老實不客氣地享用。然後,拍一拍翅膀,抖一下黑色的燕尾晚禮服,表示牠瀟洒的逸致,彬彬有禮地道聲晚安而去。
   燕子是益鳥,也是益友。牠能分去你多少寂寞,平添你多少情趣,雖然牠會在天涼時給你留下些悵惘而飛去,但等到明年,牠仍然會歡呼着歸來,當你再在春天看到你的老友結伴飛入你的廳堂中時,你會多麼高興呵!
   呵,歸來吧,歸來。久違了,燕子,你究竟要在甚麼時候歸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