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中國新年談發財

余卓雄

 

  客居異鄉,我更喜歡聽爆竹聲,尤其是在農曆除夕午夜,那辟拍的爆竹聲,彼起此落,就把回憶帶回萬里外的故鄉,使人依戀不已!小時候在廣東一個小市鎮長大,年初一凌晨,成群結隊的乞丐逐戶拍門,大聲叫嚷:“財神到啦。大老板請施捨幾個銅板哪!”我常從夢中被這些“啦啦隊”驚醒。既來乞錢,卻又自認財神,實在使人啼笑皆非!然而人們仍喜歡把銅板拋到街外去,樂得買個吉利兆頭。
  這種僥倖的心理,似乎成了新年希望的中心。來了美國以後,發現“恭喜發財”成了中西人士道賀的“官式”用語,頗覺失望。這句話用作同胞們里巷之間的致候猶可,但作為國民外交的正式道喜之詞,不免流於庸俗,銅腥味重了。發財,在我們東方人,立刻想到某種不勞而穫的捷徑。可憎發財者每每不一定快樂,而發財的道路也不單靠賭博。
  我愛中國新年,是念其純樸無華的民風。不少慶會及習俗,出於自然,源於東方倫理,是每一個中國人都珍重的。但是對於金錢至上論,卻永不敢苟同。一切送灶迎神,無非有心賄賂天官,善惡不分。某部分中國人說:“我們有中國的神主,何需求庇於西洋宗教?”如果是真神,又何忍把人類分開種族?因為真宗教是天下一家的。我常懷疑財帛星君,或土地城皇如何得進美國?除非他爭得一個甚麼知識難民額之類。
  模糊中記得一副通俗的對聯:

國基未固,民生多艱,忍看結綵張燈粉飾太平景氣;
風俗如斯,神權罔替,尚望鳴鑼擊鼓驚醒頑舊夢魂。

  中國新年的人情味和強調家的團結,在道德低微的今天要發揚。一概迷信,應予粉碎!我們行善為人,不是假偽一時,建立在幾句吉祥話上面,而是實實際際對上帝和人負責任。因為過了新春,你又如何?無謂的傳統避忌,盲人騎瞎馬,不是已使中華民族束縛了五千年了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