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悲歡交集的鏤金歲月(十六)

一卷親切感人的鄉音與詩歌

湮瀅

 

  復活節時寄了一張卡片給住在瑞典的任汝霖大牧師的女兒任雪竹,告訴她我寫了一篇紀念任大牧師歸天三週年的文章,她會在六月初收到。任雪竹(Alice Hermansson)的乳名叫拉力,當我在故鄉瑞華中學唸書的時候,拉力還是一個髫齡的小女孩,後來我到瑞典去探訪任大牧師時再看到她,她也已步入了中年。丈夫赫門遜博士在斯德哥爾摩大學教授東方歷史,一兒一女仍在大學與神學院讀書,她自己則在烏卜撒拉的一所醫院中工作。任大牧師其餘的兒女都在美國,老夫婦晚年都虧了拉力的照顧。那時大牧師獨自住在一幢小公寓裏,大師娘則因患了帕金森病長年住在醫院,但每個週末拉力夫婦都會接大師娘回家去坐坐,敘敘天倫之樂。我想拉力的孝順應該受了不少中國習俗的影響。我在四年前最後一次去瑞典看望大牧師,適逢拉力偕其叔二牧師任為霖到中國大陸訪問去了。我仍然住在她家中,赫門遜博士熱愛中國文化,晚上我們常常談到深夜。他興奮的告訴我,他已向學校申請了一筆經費要到日本,台灣去做研究,但可惜他的壯志未酬,在1984年初的時候,突患心臟病去世。


任大牧師的女兒拉力(Lally


任大牧師與小民夫婦合照

  記得那時台北的喜樂與小民夫婦剛剛去瑞典,看他們的兒子保真。拉力還在家中接待他們,孰料幾個月後大牧師也溘然長逝。這一連串的事故真夠拉力承受的。這幾年彼此都忙,只在節令時互寄一張卡片慰問,但今年的復活節卻沒有收到她的卡片,正在思念的時候,忽然接到她寄來的一個包裹,打開來赫然是一卷錄音帶。錄音帶的B面是拉力的談話,A面是她在1983年訪問膠縣及青島時的錄音。拉力在錄音中以流利的英文娓娓地談到她的近況,告訴我因為工作的忙碌無法給我寫信,並告訴我大師娘已於年初被主接去。在四年之內一連有三位親人逝世,傷痛與忙碌是可以想見的;幸而拉力信心堅強,能擔當這樣沉重的壓力。

  拉力說這卷帶子裏有許多師友及弟兄姊妹的見證,彌足珍貴,因此決定拷貝了寄給我,所以不必提筆寫信。我先聽完了B面拉力的談話,立刻迫不及待的轉到A面,要聽聽闊別了三十八年的故鄉父老們的聲音。錄音帶中首先出現的是教會弟兄姊妹唱讚美詩的聲音,接着是一個特別見證會的錄音。出席者大都是八,九十歲的老齡長者,由他們懇切真摯的鄉音中,聽見他們述說一些感人的見證,聽了使我激動落淚。這些由大災難的火焰中過來的人,經歷了許多年苦難的淬礪,如今能用平靜的聲音,簡約地道來,早已不再激動,也不再怨懟,只賸下無限的讚美與感謝。這真是多麼動人的見證!使我想到常常在教會聚會中聽到的一些弟兄姊妹們的見證,多半是一些幸福生活的小波折,小插曲,輕輕鬆鬆地講述一些信心邊陲的小故事;說出來博大家一笑。當我聽到了這些長者們的十字架苦難的歷程後,才體會出甚麼是“見證”。見證會的最後由一位李牧師用哥林多後書一章十節作結束:“祂曾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死亡,現在仍要救我們,並且我們指望祂將來還要救我們。”他一再重複地,語重心長地唸着這節聖經。

  其實在這卷錄音帶中,分量佔得最多的還是他們的詩歌,他們以蒼老但優美的聲音唱出了許多聖經的經文。這不禁使我回憶到兒時做禮拜的情景。那時代參加禮拜的會眾,多半會在一個或半個小時前到禮拜堂。在正式聚會之前的這段時間,大家便同聲一起吟唱聖經的經文。唱得最多的是詩篇,如今我仍能朗朗上口。現在回想起來,那是多麼美好的一段時光。


馮纘庭老師全家福

  這卷錄音帶中最寶貴的是兩位師長的聲音,一位是九十七歲高齡的馮纘庭老師,他教英文與聖經。另一位便是我們敬愛的瑞華中學的校長王華亭先生。他是一位傑出愛主的教育家,也是當時著名的理化教員。當時王校長也已八十七歲高齡了,但他們的聲音都很清晰而宏亮,王校長並且獨唱了瑞華中學的校歌,我為這首校歌曾訪問了不少同學,但大家都記不全了。如今在王校長親切的吟唱中,再響起了當年在“朝會”中同學們雄壯的歌聲:

(一)
濱海面珠山,毓秀復鍾靈,我瑞華巍然立膠東,
教育貴實踐,男女素並重,願異日聲譽著寰中。

(二)
造就群英才,發揚新文化,這使命端在我瑞華,
學海雖無涯,前進莫懼怕,功夫到自然能勝它。

(三)
師友共切磋,風雨莫偷暇,且看我人才震東亞,
負起國民責,興復我諸夏,我青年為國不為家。


王校長晚年在青島家中

  由王校長的歌聲中,一個光頭,高顴骨,終年穿一襲舊黑布長衫,親切而又威嚴的形像,便立刻出現在眼前。他是我生平僅見的,嚴格遵守聖經教訓的基督徒。他不但是一位卓越的教育家,而且是一位熱心的宗教家,他關切每一個學生的功課,更關切他們的靈魂,常常到學生宿舍中去跪下來為學生禱告,也常在主日崇拜中講道。他的安貧樂道的精神,尤為學生佩服。在抗戰期間,由於學校經費短絀(當時學校規定不收學費),教職員常常領不到薪水而三餐不繼,王校長家中更時常斷炊,但他仍堅守崗位,工作不輟。學校中大部分的老師都能在他的領導下苦撐下去,使教學不致中斷。那時我們都是小孩子,並不了解學校的困難,只是有時覺得老師的伙食好像比學生的還要差,感到驚訝而已。離開學校許多年以後,才知道當日的情形,而滿懷感恩與愧疚。

  如今當我一遍遍地恭聆着這位老校長的歌聲時,不知不覺眼中感到潮濕,低下頭來為他獻上感恩。

本文選自作者自傳悲歡交集的鏤金歲月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04D/bookfiles-04D011.htm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