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韓德爾與神劇彌賽亞

陳韻琳

 


韓德爾 George Frideric Handel
by Balthasar Denner
oil on canvas, 1726-1728

  大概很少有其他神劇像韓德爾(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1759)的彌賽亞Messiah)一樣,幾乎每一首都成為家喻戶曉的名曲,在各類重要的合唱獨唱音樂會中,被安排成演唱曲目。

  當我唸台大時,因着參加台大合唱團,也就有很多次機會演唱彌賽亞的選曲。印象最深的,就是練習其中一首名曲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它的歌詞是這樣的: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歌詞出自聖經以賽亞書九章6節)

因為這首曲子的對位由簡入繁,音符短促,常常唱到最後亂成一團,四個聲部竟然不同時結束,搞得大家又好氣又好笑,讓我印象很深刻,至今練唱的回憶還記憶猶新。

  關於這首曲子,我還另有件鮮事:十多年前,我玩聖經遊戲,即席得背出聖經以賽亞書九章6節,我無法在腦海中用背的完整默寫出來,竟然得用唱的!我把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整整唱了一遍,才背出來過關。而後我發現,每次唸聖經唸到以賽亞書九章6節,我就忍不住要唱起來。可見韓德爾這齣神劇對我影響有多大!

  神劇彌賽亞,被音樂史公認為世界四大神劇之一。這首神劇,譜出了基督誕生的神聖與莊嚴,也譜出了上帝預定之救恩的浩瀚偉大。而英國,更是把彌賽亞與音樂家韓德爾,當成他們國家音樂史上的國寶。

  儘管如此,韓德爾實際上卻不是個英國人。韓德爾旅居四海,包括義大利德國等,最後才定居在英國。

  定居英國後,韓德爾從此跟英國可說是“共存共榮”。他開創出他音樂事業的顛峰,把英國對義大利歌劇的狂熱帶出來。而英國呢,在韓德爾之前,其音樂遠比不上義大利和德國的發展,是因着韓德爾,才出現音樂的盛世。是因着這個緣故,韓德爾被英國奉為英國音樂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影響所及,被韓德爾帶出來的歌唱傳統,幾乎成為英國音樂的必然傳承,儘管韓德爾之後,直到二十世紀之前,英國再沒有如此重要的國際性音樂家出現,但是我們卻會發現,二十世紀英國的重要國際性音樂家如布列頓(Benjamin Britten, 1913-1976),威廉士(Ralph Vaughan Williams, 1872-1958),華爾頓(Sir William Turner Walton, 1902-1983)…全都把歌唱傳統當成他們作品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在韓德爾創作世界知名而偉大的神劇彌賽亞之前,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在創作歌劇。在他那時代的歌劇,戲劇性非常弱,都是在展現歌唱技巧,因此被人稱為“穿着戲服的音樂會”。

  正因為當時沒有戲劇性的顧慮,所以歌劇創作,簡直就是在比賽,看誰敢譜出歌唱技巧最繁複華麗與艱難的聲樂,並能找到有本事把它唱出來的歌唱者。因此,那時代的歌劇,今日若要唱,若是不在技巧部分簡化改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其中最明顯的,就是閹人的男唱女聲,他們幾乎可以被當成“樂器”來使用,他們的聲高,是可以比女聲更高的,而肺活量,也比女生來的大。

  所以韓德爾無論哪一齣歌劇的總譜上,都密密麻麻佈滿了賣弄花腔的片段,三十二分音符比比皆是,並且從不間斷,幾乎不留給歌手喘息的機會。

  1737年韓德爾經歷一場人生的大危機,他因經營歌劇院破產,原因是從1730年起,歌劇就已日趨沒落了,倫敦人士對義大利歌劇的狂熱已消逝,取而代之的,是沈迷於很“英國本色化”的“乞丐歌劇”,也是1737年,他因壓力過大而中風,之後精神喪亂了一陣子。在這過程中,非常有可能他經歷了非常深刻的心境掙扎,因為在他病癒後,他的創作方向劇變,由歌劇轉成“神劇”,音樂風格也放棄義大利式的花腔華麗,變成德國式的沈穩。

  1941年彌賽亞創作完成。所有的神劇中,就是彌賽亞擁有最多不可考證的傳說,諸如它是短短二十四天便完成的作品,譜寫中不停的禱告乞助於神福至心靈,譜稿出爐時紙上處處有斑斑淚痕等等…。

  這些傳說是真是假當真不可考了,但我們可以確定一件事—正因為充滿傳說,足證這部作品的確是夠得上偉大,才會讓人對創作過程這麼的好奇。

  彌賽亞作品在都柏林首演後,非常轟動,當時的報紙都柏林新聞報,說:“依據最優秀的裁判之判定,是海內外此類作品的冠首名品,其他同類作品難以望其項背。”都柏林日報說:“一部經最偉大的裁判判決為前所未有的最優秀音樂創製。”後來的演出,贊助者知道一定會爆滿,都要求“請女性勿穿鯨骨圈,男性勿配劍”,以讓出更多的空間。到倫敦演出時,就出現至今仍傳頌不絕的“英皇喬治也蒞場聆聽,到了‘哈利路亞 Hallelujah’時,感動得肅立”。從此彌賽亞演出,唱至“哈利路亞”時全場站立,就變成英國傳統了。

  最後,我們就來簡介一下這部名曲。

  彌賽亞神劇,由查爾斯詹南斯(Charles Jennens, 1700-1773)根據聖經舊約新約經文編寫歌詞,韓德爾譜曲。共分三部。整部神劇對位法登峰造極,詠歎調與合唱旋律都極其優美,尤其是全劇的最後一段Chorus: Worthy is the Lamb末部的“阿們 Amen”,曲式為賦格,以豐富的節奏,不停交織的聲部,讓僅只一句“阿們”充滿變化,並帶出崇高的情感,若說它是音樂的“里程碑”之一,絕對當之無愧。

  據傳韓德爾在譜彌賽亞時,信仰正經歷一個更新的高峰,儘管沒有太多史料佐證,但我們的的確確可從他彌賽亞神劇中的“阿們”賦格,感受到他企圖帶領我們進入的崇高莊嚴與神聖,的確,譜出這樣的宗教情感,絕不可能單憑才華,他勢必在譜寫過程中,有着類似的宗教情感,對基督誕生這世界,救恩的浩瀚偉大有深刻的體會與感受。

(作者陳韻琳為心靈小憩負責人。本文原載於心靈小憩,蒙作者允許同載於本報)

 

  韓德爾彌賽亞Messiah選段欣賞

12. Chorus: 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 [聆聽][樂譜]

For unto us a child is born, unto us a son is given: and the government shall be upon his shoulder: and his name shall be called Wonderful, Counsellor, The mighty God, The everlasting Father, The Prince of Peace.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以賽亞書 Isaiah 9:6)

18. Air(Soprano): Rejoyce Greatly, O daughter of Zion [聆聽][樂譜]

Rejoice greatly, O daughter of Zion; shout, O daughter of Jerusalem: behold, thy King cometh unto thee: he is just, and having salvation; and he shall speak peace unto the heathen.
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他必向列國講和平。(撒迦利亞書 Zechariah 9:9-10)

44. Chorus: Hallelujah! [聆聽][樂譜]

Alleluia: for the Lord God omnipotent reigneth. The kingdoms of this world are become the kingdoms of our Lord, and of his Christ; and he shall reign for ever and ever. (KING OF KINGS, AND LORD OF LORDS.)
哈利路亞!因為主我們的神,全能者,作王了。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啟示錄 Revelation 19:6, 11:15, 19:16)

53. Chorus: Worthy is the Lamb [聆聽][樂譜]

Worthy is the Lamb that was slain to receive power, and riches, and wisdom, and strength, and honour, and glory, and blessing. Blessing, and honour, and glory, and power, be unto him that sitteth upon the throne, and unto the Lamb for ever and ever.[Amen]
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讚的。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阿們〕(啟示錄 Revelation 5:12-13)

(樂譜 ©1912 New York: G. Schirmer, Inc.)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