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天理與天恩

樓村居

 

有兩件事,充滿我的心思,越常思索,越認真深思,就永遠常新而更加希奇和敬畏:在我上面的星空,和在我內心的道德律。
         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


康德 Immanuel Kant

  康德的這幾句話,也刻在他的墓銘上。這兩句名言,正是華人所說的“天理良心”。天理,是說自然界受一種定律管理,人之所以能夠知道,是由長期觀察所得的結論,所以叫作Descriptive Law,不是人所設立;另一方面,是設定的律,叫作Prescriptive Law,表明是由超自然的權威所設立的,沒有誰可踰越。這是天理的兩方面。當然,還有人內心的道德律,就是良心。不過,因為人犯罪墮落,良心並不是絕對的;在某地某人看為“良”的,在其他的人未必以為良。但還是有些基本的道德規律,就如最不誠實的人,也希望別人以誠實待他。這是道德律。
  近來有人寫了一首詩,表明同樣的思想。

我仰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樣寥廓而深邃:
  那無窮的真理,
  讓我苦苦的求索,追隨。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樣莊嚴而聖潔;
  那凜然的正義,
  讓我充滿熱愛,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樣自由而寧靜;
  那博大的胸懷,
  讓我的心靈棲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樣壯麗而光輝;
  那永恆的熾熱,
  讓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響起春雷。

溫家寶
  2007年五月十四日作於同濟大學建築城規學院
注:同濟大學是1907年德國人在上海創立的,2007年為一百周年

  這首詩,在中國主要報紙上發表後,立即引起廣泛注意。江西經典文化傳媒公司於今(2008)年拍攝電影踏界,反映林業產權制度改革,就採用溫總理的詩,作為主題歌,由胡月配曲。

  溫先生是地質學者,作過工程師。作為學工程的人,他研究材料和結構,知道房屋必然是有人設計,經過建造過程,才會成功。個別房屋是如此,城市更需要加上設計規畫,如:電力,電訊,給水,排水,道路,橋樑,是非常複雜的事,誰都知道絕不能留遺“偶然”或機會。如新加坡的領域僅有十二萬多英畝,但整年都在整修增建,從沒有一樣是靠偶然或機會。我們都經驗過,任何一件東西,如果放在那裏不去管它,必然從整齊有序變為混亂;可從來沒有任何東西,是從混亂自然變為有序。顯然的,宇宙間必須有一位掌管一切的神。
  從城市的規畫建造,想到宇宙的建造,是自然的事;正如從人體的受造奇妙可畏,想到人的受造,進而推知神的存在。
  聖經說:“房屋都必有人建造,但建造萬物的就是神。”(希伯來書3:4)

神的工作

  遠在康德之前,約二千八百年,有一個希伯來牧人大衛,當他在曠野仰望滿布繁星的夜空,發出敬畏的讚歎:

耶和華我們的主啊,
  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你將你的榮耀彰顯於天。
  你因敵人的緣故,
  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
  使仇敵和報仇的,閉口無言。(詩篇8:1-2)

  聖經告訴我們,神創造了天上的諸星,為的是要“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創世記1:14)。如果現代人規畫一個城市,需要有智慧和才能;看廣闊無垠的宇宙,諸天之上的星宿,各自有秩序的運行不紊,現在天文學家說,有些星距我們有一百二十億光年那麼遠!人看了這一切,就該知道不能沒有一位全知全能的神,創造並設定自然律,管理這宇宙,使各個星宿,運行得分秒不差,比任何鐘錶都精密,已經許多年,許多代。這彰顯出祂的榮耀,給人看了,就可以曉得,神是永遠全能的神。
  但可惜,有些人不認識神,因為他們不會仰望:他們太驕傲了,只會往下看,不知道向上“仰望星空”,像嚴重近視的人一樣。
  有一位偉大的領袖,身高六呎以上,“要與天公共比高”!當然,他知道天不止十呎,他說的是權威吧!
  法國皇帝拿破崙(Napoleon I, 1769-1821),身高不過五呎。有一天,找一本書,不巧放在書架最上層,難以搆到。當時,在皇帝陛下旁邊的蒙悉元帥(Marshal Bon-Adrien-Jeannot Moncey, 1754-1842)說:“陛下,且讓我幫你取,我比你高!”拿破崙說:“元帥,不,你只是比我長。”“小軍曹”野心可大,無時不忘他的權威,無時不自高。多少人豈不也是如此?
  只有謙卑在神面前,像“嬰孩和吃奶”的一樣,神的智慧才向他顯出來。(馬太福音11:25)而且今天繁榮的都市,充滿了人造的光,使人不能看見天空的繁星,只有商業化的霓虹燈。希望你肯離開城市,在夜裏,到無人的海邊,闃靜的山頂,廣大的草原,使你的心開闊,看見神所造的,彰顯祂的榮耀。

神的恩典

  你知道了神的創造,可知道這些是為誰而造?
  答案是:為你!你會驚奇:我值得神這樣費心思嗎?這正是詩人感覺希奇的事。不配得而得的,才叫作恩典。
  詩人繼續說: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
  便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
  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萬物,
  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裏的魚,
  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他腳下。”(詩篇8:3-8)

  不過,看我們周圍的情形,很難以證明這是真實的。你看,人是否像管理陸,海,空的總司令?不僅野獸和毒害災病,為害人類,並不服人管制,連人也變成像野獸,正如故佈道家威特腓(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所說的,人是一半像畜生,一半像魔鬼!中國人也有“衣冠禽獸”的話,更不必說甚麼“尊貴榮耀為冠冕”了。
  不錯,神起初照自己的形像造人,原是要人管理萬物,作祂在地上的代表。
  為甚麼人淪落到現在的悲慘境況?是因為人犯了罪,失去了與神的交通,也就失去了神賜的權柄,榮耀,冠冕。聖經說:“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羅馬書8:20-21)
  為甚麼說:“神兒女自由的榮耀”呢?
  我們現在不都是“自由人”嗎?
  按照美國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1882-1945)的理想,人人都應該有“四大基本自由”(Four Freedoms),就是: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Freedom Of Speech, Freedom Of Worship, Freedom From Want, Freedom From Fear)。聯合國也把這四大自由,定為基本人權,所有會員國,都有遵守的義務。
  這四大自由,像所有的法律一樣,可分為作為與不作為兩類:一是要作就作,可以自由的信所相信的,自由的說所要說的;一是要不就不,可以不必缺乏,不必懼怕。誰都想有這樣的真自由:為所欲為,不為所不欲為。不過,這真能作得到嗎?
  情形剛好相反。人容易有犯罪的自由;但不能有不犯罪的自由。你我都想必有過這樣的經驗。這就是人悲慘的境況。不僅如此。人犯罪墮落的結果,連萬物也受敗壞轄制,任何的東西,放在那裏,過一些時間,都會變成朽壞;萬物都在那裏歎息勞苦,牛在嘆氣,原子在無聲的勞苦,盼望能夠得到解放。這要等到神兒女得完全救贖的時候。
  在新約希伯來書,解釋這段經文,是指“將來的世界”說的。
  我們所說將來的世界,神原沒有交給天使掌管。但有人在經上某處證明說:

“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
  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
  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並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
  叫萬物都服在他腳下。”
  既叫萬物都服他,就沒有剩下一樣不服他的。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祂因着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裏去,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希伯來書2:5-10)

  這才是理想的世界,是榮耀的盼望。你也可以有分。

將來盼望

  詩人大衛,當他在田野牧羊的時候,經歷過萬物並沒有“服在他的腳下”,獅子和熊會來掠取他的羊羔,他要靠神的力量奮搏奪回,證明萬物沒有服人管理(撒母耳記上17:34-36)。那麼,大衛為甚麼要說明明不符事實的話呢?
  原來他所說的是將來的世界,是我們美好的盼望。
  這美好的盼望,怎麼能夠實現呢?
  神不願人在罪中沉淪,就差祂的兒子基督耶穌道成肉身,到世上來:神奇妙的愛,愛我們這些不可愛的罪人。“恩典”的意思,就是不配得而得着了。神為救罪人,差祂的兒子成為人,本來不能死的神,成為人的樣子,在祂並沒有罪,為代替人的罪,流出寶血,死在十字架上。“為人人嘗了死味”,就是說,祂不是像一般人,祂不會被死吞吃,祂不能長久被罪拘禁,只是暫經死亡而已;耶穌基督死了,被埋葬了,三天三夜之後,又從墳墓裏復活了,升到天上。這是要叫信祂的人,罪得赦免,並得到永生,成為神“許多兒子”。不僅如此,主耶穌基督不久還要再來,迎接屬祂的人,進入榮耀,就是與神同享永遠的榮耀。那就是萬物復興,天地更新的時候。這是將來世界的盼望。
  但是,這必須靠賴耶穌基督,才可以得與神和好。聖經記載,耶穌基督自己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6)
  願你現在就相信,接受祂。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