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竹窗

吟螢

 

  鄭板橋畫竹,多師法紙窗竹影。從前的紙窗確有妙用,而且窗上的方格如同九宮格,枝葉之佈局了無遺筆,依影寫下便成佳作。我兒時故居是有紙窗的,窗外也有一叢翠竹,惜當時未習作畫,失之交臂。
  現在我的書案旁邊,是一面玻璃窗,窗外景色清晰入目。案旁所呈現的並非窗紙上的竹影,而是滿窗鮮綠翠竹。窗下的這簇竹叢,秋來忽生新枝,且一夜間突兀地冒出十多條嫩枝,新竹映滿全窗。有一枝甚且直逼我案前,如非玻璃阻隔,竹葉便會伸展至書頁上了。

  蘇東坡說無竹令人俗,但有竹呢?我想我依然未能免俗。但它畢竟平添了些許雅致,這數節新篁也染綠了我的眉宇,筆鋒。而新竹的淡淡葉香,隔着窗的縫隙,撲進了我的鼻管,肺腔。
  當我停筆凝思,那一窗翠影已不容我僅專注於紙筆之間。一抬眼,偶然瞥見一隻白色蛺蝶,翩翩飛入竹叢,身影只在竹叢間晃動幾下便消失無蹤。我若有所思,猜不透這隻蝴蝶何以掠影匆匆?或許,是情繫竹叢下那一支凝香紅豔!
  蛺蝶的乍現,使竹叢更添靈動;這滿窗綠意,雖不能使我俗氣盡消,多少還有些減俗作用。而那一支支筆直的竹枝勁節,也助我重撐起心中的嚮往:在曚曚晨光中,直指碧落蒼穹。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