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唯不犯錯就是錯

亞谷

 

  近一年來的銀行危機,給我們看見,經營生意可真不容易!在幾年以前,美國經濟假性繁榮,特別是房地產一枝獨秀,人人競圓“美國夢”,造成房價持續上漲;銀行爭着超低利貸款。誰知國際油價飆升,國內財政管理病弊叢生,美國經濟衰退,購產者破產,連累銀行倒閉,金融風波,延及全世界。現在大家才美夢醒來,知道真作生意,並不是那麼簡單。
  主耶穌在世傳道的時候,常用比喻教導。講到祂的再來和國度,主選擇用僕人受託運用資金經營的事,說明甚麼是忠心,並如何得獎賞。
  主說到一個貴冑,往遠方去,為要“得國”回來。根據約瑟弗猶太戰史記載:希律王崩逝,他的兒子們爭着承襲他的紫袍;但不能自己作王,按照規律,必須得更高的權威凱撒任命。凱撒把原希律的領地,割為“分封的王”,亞基老往羅馬去“得國”,成為猶太的王(馬太福音2:22),希律安提帕為加利利的王(路加福音3:1)。
  主耶穌引當時人所熟知的史實,用在自己身上。祂面向耶路撒冷行近,猶太人以為神的國就要實現了;但主告訴他們,祂必須先去見更高的權威:得神的授權。在主回來之前,託付十個僕人,每人一錠銀子,並吩咐他們說:“你們去作生意,直等我回來。”(路加福音19:13)主並沒有派人在旁邊監視,也沒有採取遙控機制,只是交託,他們該知道是為主作的。
  主的話都是信實的。當祂回來的時候,各人來向主人交帳。他們的才幹相類似,他們的責任相同;只是其中兩名僕人表現優越,一個賺了十錠銀子,一個賺了五錠。主人按他們的成績,各別給予相應的賞賜。
  在表現最優越的二人以下,主沒說到受託的僕人中,其餘七個僕人的成績如何,我們自然無從判斷。他們可能領了資本去經營,既然沒有現代通訊的利便,無法隨時請示,就獨斷獨行;在那樣的情形下,有七分之一的機會虧損,至少是一時虧損。如果主人回來,發現不是經營不力,而是經營不利,將要如何對待他?想來他們多半是表現平常,沒有甚麼卓越成就,在略盈與稍虧之間;或是除去開支後,剛保得了本。多數的平常人,豈不也是如此嗎?主不會苛求,只要他作了,肯忠心去作。
  我們相信主人的英明善斷,照常理來說,“勝負乃兵家常事”,同樣的道理,盈虧也是商場的常事;僕人遵照吩咐去“作生意”,卻無法保證會賺錢。去不去作生意,是順從或不順從的問題,賺錢或不賺錢,是才具,或許也有時機的差別。
  只是在耶穌的比喻裏,那個惡僕更加聰明;他受主人的託付,甚麼都不肯作,也並沒有失去。可是,他還說明這樣作的理由:“主啊,看哪!你的一錠銀子在這裏,我把它包在手巾裏存着。我原是怕你,因為你是嚴厲的人,沒有放下的還要去拿,沒有種下的還要去收。”(路加福音19:20-21)
  這是甚麼話!
  他自己不作一事,說成了謹慎不敢亂作事;他這樣的態度,是由於對主人的錯誤認識,以為主是嚴苛的。

主人對他說:“你這惡僕!我要憑你的口定你的罪!你既知道我是嚴厲的人,沒有放下的還要去拿,沒有種下的還要去收,為甚麼不把我的銀子交給銀行,等我來的時候,連本帶利都可以要回來呢?…”(路加福音19:22-23)

  事奉的表現差別,在於事奉的存心如何。“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帖撒羅尼迦前書1:3),是事奉的動力。
  我們多麼希望,僕人們不是因為怕,而是因愛而工作,對主說:“我們愛你,所以你不在這裏,我們也是認真努力工作,雖然在病中,也忍受痛苦工作,不願休息,因為盼望你快回來。”
  可是,惡僕就是對主沒有愛,沒有奉獻的心志。他承認說:“我原是怕你。”
  怕,不是工作的原動力,只是不作事的原因。
  保證“不犯錯”的政策,就是不作事。
  中國人有話說:“多作多錯,少作少錯,不作不錯。”
  不犯錯當然是好的;但“唯不犯錯”主義,就是以不犯錯為唯一的準則,就像在球賽中把不跌倒,不弄髒球員衣服,當作唯一要務,得勝的機會必然不大。
  箴言書講到有一種人,怕說錯話就懶於說話,以為是保守無過錯的要道:“懶惰人看自己,比七個善於應對的人更有智慧。”(箴言26:16)如此豈不同於因噎廢食?
  這給我們想到孔子的弟子中,有個冉求,是頗有才能的傢伙。他甚至可以作魯國豪門季氏的財務主管,為主人斂財;只是談進德修業的時候,他就推託說:“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意思是我喜歡夫子的道理,但自知力量達不到,所以沒去行。孔子是何等人物,立即知道那不過是託辭,責備他:“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真正力不足的人,可能行了一半,不能夠完成,就停止了;而你這小子,是畫地自限,連試着行都不肯,是你根本就無心遵從我的命令!
  這一言道破了“惡僕”之惡:不作事,唯求不犯錯,是惡的。
  當然,不作事的人,有機會批評作錯事的人。就如那把銀子包在手巾裏的僕人,他會睜大着眼睛,看別人經營的錯誤,或挑剔他們投資項目的風險,或說他們失去更好經營的機會。而那些忠心經營的人,每天作得很好,沒有人注意,到有了失誤,立即成為眾矢之的。
  美國有個機構,它的首長說:“我們作了許多事,當然作過錯事,甚至作邪惡的事;但絕不能說我們無能,更非不作事!”他看無能與沒有作為,是最大羞恥。在某種程度上,這原則不錯。
  這絕不是說,受託的公眾機構,可以任意而行,不負責任。美國許多的機構,特別是宗教機構,在缺乏監督的情形下,任意而行,是不足為法的,我們應該以為警誡。
  耶穌申述最大的誡命:“主—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說:要愛人如己。”(馬可福音12:29-31)明顯的,這是需要行動的。雅各書更說:“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各書4:17)
  錯誤決定的行動,有可能導致損害;決定不去行動,基本上就已經錯誤。所以主人說他是“惡僕”。
  願我們作良善的僕人,尋求明白主的旨意,忠心於主所託的,切實遵行,一直到主再來時得賞賜。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