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淡淡的炊煙

吟螢

 

  在都市中被煤煙熏得怕了,一提起煙,便感到頭痛。每天晚上洗臉時,我總要先清潔一下鼻孔,否則便不能入眠。當我將面巾蒙在小手指上,往鼻孔裏一旋,立刻會出現一團墨黑。雖然報紙上一再說禁燃生煤,但鼻孔裏的黑墨卻沒有減色。也許,一日不離開都市,便無法不享受有煤煙的空氣了。
  偶然來到鄉間,躑躅在長滿了蔓草的小徑上,近處的稻田與遠處的平蕪,以及更遠處的山谷,都浸在淡紫色的暮靄中,整幅景色好像都被這淡紫的暮靄凝住了。這濃重的暮色窒息得人透不過氣來,我屏息着立在小徑上,忽然瞥見不遠的地方有一椽農家的茅屋,在那椽矮矮的屋頂的煙窗中,冒出了一縷淡淡的炊煙。它若無其事地突破了紫色暮靄的重圍,一縷縷,一絲絲,一卷卷,一圈圈地升上天際。是純白色,是水彩中的中國白。使這幅靜態的畫面呈現了蓬勃的生氣。剛才我總覺得這幅畫面上缺少點甚麼,現在它已經十全十美了。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氣,抬起手臂來向那縷炊煙揮一揮,但轉瞬間它已滲入晚霞中,淡得欲無了。
  奇怪,我天天生活在煤煙中,卻從未看見過如此美的炊煙。縷縷地升起,如一雙祈禱的手伸向穹蒼。這一點人間的煙火,居然給這畫面注入了新生命,古人評說倪雲林的畫似不食人間的煙火,為無上妙品。但證之今晚的這幅造物主的作品,我發現了新的評價:人,必須與大自然連在一起,才是最美的構圖。有山水而無人物,終覺空山寂寂,了無生氣。這一縷淡淡的炊煙,在靄靄的暮色中,平添了親切篤實的感覺。誰說人間煙火會庸俗了畫面?人,在大自然中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只有人才會欣賞大自然的美。
  我漫步在阡陌間,覺得那縷炊煙似曾相識;呵!是的,那不就是兒時老家屋頂上的那縷炊煙嗎?也是這樣白白的,淡淡的一縷,也是這樣裊裊地升入天際。是的,那表示該是晚飯的時候了。金黃色的小米粥,與祖母燒菜的時候,那雙布滿了皺紋的顫巍的手,以及…由後院摘下的鮮嫩的香椿芽。呀!我覺得有點餓了,這該是我戀戀不捨地離開同伴回家吃飯的時候了。我雖然不很情願,但再晚老祖母又會艱難地挪動着兩隻小腳來喊我了。
  如今,我那椽老屋呢?即使老屋無恙,那縷炊煙也早已絕跡了吧?
  彌漫在四周的暮色更深了。那椽農舍的屋頂上,不知甚麼時候又冒出了一縷淡淡的炊煙,那白色似乎更濃了,它依然那麼自由地,安詳地,無拘無束地升入天際…
  凝望着那縷淡淡的炊煙,不知為甚麼,我竟惘然若有所失。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