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淬煉

湮瀅

 

  一位有心人做過一項很有趣味的小統計,一塊價值五元的廢鐵,若將它打造成蹄鐵,便值十元,如果把它打成針,就值3,280元,再如果將它打成錶上用的發條,就值二十五萬元。同一塊鐵,由於加上的功夫不同,其價值的懸殊,能相差五萬倍,實在令人驚異。
  其實,天生萬物,豈獨以鐵為然,凡物莫不如此。觸目皆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素材,原料,甚至廢料,若任其荒廢,可能分文不值。若取來加上不同的努力,便能產生不同的用途與價值。物質如此,人也不例外。人生來雖先天已分優劣,但並非絕對的條件,一個人的成功與否,並不憑恃他先天的資質,乃取決於後天的努力。“天才”只是一個誤人而自誤的名詞,若單靠天才,不作努力,則必失敗無疑。相反,一個先天資質極差的人,若加上無限的努力,則其成功可期。“勤能補拙”是不易的箴言。
  如果將人類按着天資的高低分開,約可分為三種:即上智,中庸和下愚。至聖先師孔子將人類分為三種:

或生而知之,或學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
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強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

中國近代的大思想家國父孫逸仙博士,也將人類分為三種:即先知先覺(發明家),後知後覺(宣傳家),與不知不覺(實行家)。耶穌曾經說過一個按才幹授銀子的比喻,他這個比喻中說:一個家主按着僕人的才幹,分給他們銀子,一個給了五千,一個給了兩千,一個給了一千。讓他們出去自由經營。那領五千銀子的,加倍努力,轉手賺了五千。那領兩千銀子的,也另外賺了兩千。唯獨那領一千銀子的,竟自暴自棄,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過了許久,那些僕人的主人回來了,和他們算賬。那領五千銀子及領兩千銀子的僕人,都帶着他們辛苦經營賺來的一倍盈餘交還主人,博得了主人的讚賞。主人說:“好,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而那埋沒自己才能的僕人,卻得到主人的責罰,主人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裏,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這則極具啟發性的故事,寓有深刻的意義。那領五千銀子的,就是孔子所說的“生而知之”和“安而行之”的,也就是國父所說的先知先覺和發明家。他們先天有極高的稟賦,再加上相等的努力,自能獲得非常的成功。而那領有兩千銀子的,也就是“學而知之”和“利而行之”的後知後覺與宣傳家。這些資質平常的人,只要加上相當的努力,也會有優異的成就。而那領一千銀子的,就是所謂“困而知之”與“勉強而行之”的,也就是世上最多的“不知不覺”的“實行家”。但非常可惜的是在這個故事中,第三種天賦較差的人,竟放棄了他應有的努力,以至於失敗,實在可惜。
  耶穌這個比喻,是啟示人類最低限度應該在他已有的天賦上加上一倍的努力。“天才”固不可恃,稟賦較差的人,更應該加上千百倍的努力,才能挽救先天的缺陷,而不應自暴自棄。須知人的天賦雖已限定,但努力的機會則均等,且是無限的。一個稟賦極高的人,如憑恃“天才”,不肯努力,到頭來一定失敗。反之,一個天資極低的人,如果肯下功夫,在有限的天資上加上無窮的努力,則一定會有卓越的成就。中庸.哀公問政章最後的結論說:

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
果能此道矣,雖愚必明,雖柔必強。

  耶穌那則比喻的結尾說:“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這話看來很不近人情,但卻是自然的定理。一柄劍愈磨愈利,能無堅不摧,若置之不顧,則終將變成廢鐵。人的體魄,愈鍛練愈堅強,若終日臥榻不動,則必失去機能。人的腦筋,愈用愈明,若廢棄不用,則功力盡失。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人先天的稟賦無論高低,若不時常淬煉砥勵,其功用必會自然消失。
  發明之王愛迪生(Thomas Alva Edison)曾經說:“天才是一分靈感,加上九十九分血汗。”又說:“我不認為我是天才,只是盡我心力而已。”法國小說家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說:“按照法國自然科學家布豐(Georges-Louis Leclerc, Comte de Buffon)的說法,天才只是長時間的忍耐和工作。”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也說:“天才就是一種持久的耐心。”意大利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說:“假如人家知道我曾如何辛勤的工作,才能夠如此傑出,他們就不會覺得太奇怪了。”美國開國功臣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說:“所有我的天才,只是工作的成果。”“天才”是個騙人的幌子,實在說起來,沒有努力就沒有天才。一個才智平庸的人,若能鍥而不捨,努力不懈,不怕痛苦地淬煉,不畏失敗的辛酸,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最後必能創造出“天才”的奇蹟。誠如戴維絲(W.H. Davies)所說:“一個人能努力,一個人有天才,最後肯努力地拿出便士,他的報酬是黃金。恃天才者拿出黃金,而只能得到便士。”確是很公平的交易。
  人,和一塊廢鐵一樣,可以打造成粗糙的蹄鐵,也可以製造成精細的鋼針或柔韌的手錶發條。其關鍵在於你是否肯自天才夢中覺醒,而腳踏實地地來接受砥勵與淬煉而已。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