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十四)

女中豪傑

李卓民

 

  “F女士剛剛離開了世界,她的死訊使許多人惋惜,各地軍事機構都有追悼會紀念她的生平事蹟,她可說是現代女性英勇的表徵。”我的前任軍牧助理T軍曹在電話中滔滔不絕地告訴我以上的消息。他每當有空便用電話跟我閒談,相告最新的軍事及社區動態或時人時事的發展。他是個非常孤獨的白種人,在政府禁私酒,香煙及軍火(ATF)的部門工作;在國防軍中,我是他最有耐心及最佳傾訴對象的上司,我們同工了總共七年的時間。
  我第一次與F女士見面是在某個演習的週末,那次的相識使我對她留下極深刻的印象,也難以忘記那慈容上掛着極友善的微笑。她雖然已經八十多歲,但那充滿着人生滄桑經歷的臉上卻仍然散發出法國女性的豔麗。當我看到她年青時代的照片時,證實我的推想沒有錯誤,她當年果然是個高貴脫俗的美人。相信四十年代的電影女明星也是這個樣子吧。
  我當值的基地教堂不遠處有一所小型的博物館,館內的陳設不算廣博,但仍然十分豐富完整,特別是一些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珍貴抗戰圖片,名畫家的戰地作品,基地昔日的訓練情況以及戰場上用過的徽章,制服,裝備,武器並工具等等,可說是琳瑯滿目,足夠一個遊人花上個多小時去細心欣賞。我與一西班牙裔的助手正在聚精會神地參觀博物館入口的名畫及戰爭歷史文物之際,一位女士帶着滿臉的笑容從她的辦公室走出來歡迎我們並作自我介紹。我們才恍然大悟了解這眼前的老婆婆就是那著名的法國地下女英雄麗娜.羅蘭迪.哥拉斯(Rolande Colas Lanouye),她的綽號是法國女士(Frenchy)。她是這個軍事博物館的館長,也是許多各地慕名而來相見的活生生文物及傳奇性的人物。
  在F女士辦公室隔鄰有一所房間放置了有關她生平事蹟的相片,畫像,故事書籍,制服以及各國軍人送給她的紀念品。究竟她有甚麼事蹟使人如此重視這位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仍生存的風雲人物呢?我前任助理T軍曹給我的資料很多,但因篇幅關係我只能在此濃縮追述一下。
  F女士本來是位法國年青貌美的白衣天使,護士學校畢業後,投身陸軍醫院服務人群。但好景不常,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了,納粹德國佔領了法國,她與戰敗的法軍和盟軍退到英倫三島,接受反攻的訓練。她為了愛祖國,毅然參加了突擊隊的行列,並秘密空降至法國的淪陷區與地下鬥士聯絡,進行間諜活動以預備盟軍反攻諾曼第(Normandy)。在某次秘密空降到德軍佔領區的時候,F女士被德軍發現及逮捕了,她被送往納粹的集中營,被十九名納粹士兵輪奸強暴,並棄置在一所死屍房內自生自滅。該房是用作放置一些被虐待至死或等死的囚犯之所在地,她在其間等了多天後,終於被盟軍拯救而生還,來美後被美軍特種部隊綠帽子(The Green Berets)尊崇為特種部隊始祖之一員,因為她當年在蘇格蘭所受的英美合作突擊隊訓練(OSS - Commando Training)乃是難度極高,危險性極大的鍛練。她參加了美國後備軍的服役,退伍後仍在軍中作顧問軍官,榮升至中校之軍階。她的婚姻生涯也是充滿了淚水的,第一任丈夫在越南為法國捐軀,再婚後第二任丈夫又死於癌症,而她自己卻活到九十高齡才與世長辭。
  看着當年在博物館內與她一起拍的兩張照片,內心無限唏噓。她的信仰與愛國的心建立了她極大的勇氣去挑戰她的時代與她的敵人,以至為神為國萬古流芳。麥克亞瑟將軍(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的三個著名的名詞皆可以拿來形容她的忠勇:“榮譽,責任,國家”(Honor, Duty, Country)。

  “主啊,我為F女士的生命獻上頌讚,因為她燃亮了我的人生,鼓舞了我的事奉。”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