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寧靜.澹泊

吟螢

 

  今日的世界,是一個煩囂紛擾的世界。人,像走馬燈似的,在團團地轉,周而復始,永不停留。即使身子停下了,思想也不停留。直到離開世界時,還帶着剪不斷,理還亂的種種複雜的思緒,勉強走進火葬場或墳墓。
  人們在這個惡性循環的圈子裏,永遠忙亂,不停地追逐,不斷地逃避,不住地心驚膽顫。剛剛停下來打算喘一口氣,又立刻趕到夜總會去看緊張刺激的節目,跑到戲院裏去看間諜打鬥的影片,等看到發昏章第十七,再回頭投入現實生活的困惑紛擾之中。
  在今天這個世界上,要再找一幅寧靜的畫面,畢竟是不太容易了。連星星月亮都已不勝困擾,地球上不少無聊的人們,在晝以繼夜地發射短命的衛星,太空船去騷擾星星月亮們的安寧。1970年代的地球上,再也找不到“桃花源”這一類的地方了。每一片土地與島嶼都染滿了核子塵與火藥氣息,整個的人類世界在奏着瘋狂的現代樂章,沒有節奏,沒有韻律,沒有和聲,沒有休止符,沒有美。
  寧靜,似乎已成了一個歷史上的辭彙,再過幾年,也許連中學生也要去翻字典才能找到這兩個字的正確意義了。中國的先哲告訴我們:“知止而後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希伯來的一代哲人以賽亞先知曾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都是修養心性,以至治學做人的無上心法。但今天瘋狂的世紀末的人們哪裏還懂得寧靜與安詳,所以雖然大家都在亟亟求“得”,但所得到的,卻不是幸福,而是災禍;不是快樂,而是痛苦;不是永生,而是滅亡。
  現在的工業機械都講求動力,風尚所趨,人們便盲目地跟着馬達轉。但真正的力量,卻蘊藏在平靜安穩之中,一切的動力都是先由靜開始,外在的世界如此,內心的思維也如此。一個人如不先學會了安靜,就無法產生力量。一些只求在動力中打轉子的現代人,都是捨本逐末的愚人。一個人要能靜如淵停嶽峙,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才是一個具有不可估計的力量的巨人。
  忙碌的現代人,如果學會了安靜,每天有幾分鐘靜靜地坐下來;品品茶,聽聽音樂,看看水中的游魚,望望天上的浮雲,或讀一首小詩,或神遊於一幅山水小品之間,澄淨自己的心靈,閉目作一個短短的默禱,我想一定可以省下一筆龐大的購買安眠藥與鎮靜劑的費用。
  有人說現代文明的特徵之一,乃是盡量在生活上製造麻煩,然後再盡量找方法去解決自己製造出來的各種麻煩。這話不是沒有道理的。的確,現代人把生活弄得太複雜了,甚至連自己也適應不來;天天要學習使用新的器械,忙着作種種公共關係,忙着改換流行的服裝和髮式…在往古的農業社會裏,人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古人對時間的觀念,沒有現代人這樣認真,雖然一天子,午,卯,酉,也分十二個時辰,但與現代人的十二小時相比,其價值相差何止千萬倍。今天人們都是在度着“讀分”與“讀秒”的日子,還有誰能悠閒地用“一盞茶”來計算那種不科學不精確的時間。古人的生活單純,慾望極少,而大部分的人都還能安之若素,持之有恆。中國諸子百家的璀璨盛世,與西方文藝復興的輝煌時代,就是在這種悠閒的時間裏產生的,都在精神文明上放過異彩。時至今日,我們忙着過現代緊張的物質享樂生活都來不及,哪裏還有閒情逸致來開拓精神生活,整個的時代都顯得蒼白而貧乏,形成一片荒磧的文化沙漠。物質生活愈複雜,精神生活愈沒落是必然的。天天吃山珍海味,必然會倒盡了胃口,甚至百病叢生。倒不如素食者,反能維持身體的健康。那些天天在豪華酒店裏買醉的人,一定不如一簞食,一瓢飲的顏回更懂得享受豐富的生活情趣,也更能保持性靈與人格的純白。
  現代人的生活複雜,慾望奇特,疾病煩惱也相對增加,於是時代的憂鬱症,恐懼症,精神分裂症等便應運而生了。若能將這些複雜頹廢的生活方式,恢復到最純淨,最質樸的境地,以江上清風與山間明月作為生活的必需品,將那些污穢髒醜的物慾由生活中濾去,食粗茶淡飯而後能心安理得,澹泊自若,現代人們流行的各種疾病,也將一掃而空。每年可以少製幾十噸藥物了。現代人應該多與大自然親近,學學陶淵明那種“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風致,才能由物質世界邁進到精神生活的領域。
  真的,寧靜與澹泊才是忙碌的現代人所亟需的處方。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