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及時的言語

 

主耶和華賜我受教者的舌頭,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以賽亞書50:4)

  在不同的文化中,有一種共同現象:科學是從離人類最遠處開始。從仰觀天象的占星術,發展出遠大望遠鏡的天文學。人類社會學,就晚得多了;至於窺視人內心的心理學,則更晚了。
  自二十世紀初,維廉.雅各(William James, 1842-1910)等倡行“心理學”,雖然仍未達到可實驗的階段,不少人卻當作科學接受。近年來,“心理治療”仿佛已經成為醫學一行的旁支,甚且越來越多的人提倡,心理健康是全人健康的一部分。這個原則,不缺人接受;只是“健康”的定義,就難以確定了。
  全然不算意外,教會也跟着流行起“心理輔導”來。只是隨神學立場的差異,而有各種程度的不同:比較自由派的所謂“基督教心理輔導”,則是單純移接心理學,加上基督教術語,另作包裝。福音派教會,則自左而右,逐漸加重聖經成分;至於基要派教會,則更着重聖經,在解釋上略加心理學色彩;或有簡直視為心靈問題處理。
  這樣看來,不在乎名稱如何,而是同一事件,實際處理方法的不同。

  人是由靈魂和身體合成的。在一定的環境中,會感受到際遇的影響,而產生快感與不快感;不僅重生的基督徒仍然如此,連靈性登峰造極的使徒,也不免如此。所不同的,是反應如何,對生活或別人的生活,處事與事奉,會有不同的結果。
  聖經並不否認心靈的問題,也未教導人完全超然物外。相反的,聖經說:“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羅馬書12:15)使徒保羅雖然“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哥林多後書11:5),在患難中也需要從神來的安慰,在“被壓太重,力不能勝”(哥林多後書1:8)的境況,希望能夠見到得力同工。聖經也吩咐信徒,要彼此建立,堅固軟弱的人。而且有一個早期的基督徒,也是使徒,他原來的名字“約瑟”,幾乎被忘記了,使徒們給他一個美號叫“巴拿巴”,翻譯出來就是“勸慰子”(使徒行傳4:36)的意思。可見勸慰輔導,是重要的事奉,在早期教會就被重視;而且軟弱,疲乏,絕不是罪,需要同情和扶助。今天也沒有理由忽視。
  如何是扶助?扶助的人要具備甚麼條件呢?扶助常與財物和愛心有關,但主要的是適合的言語。
  不僅在新約教會如此,舊約的記錄也是如此。古聖約伯,顯然是善於輔導的人。他回憶當年教導的情形:

“人聽見我而仰望,靜默等候我的指教。我說話之後,他們就不再說;我的言語像雨露滴在他們身上。他們仰望我如仰望雨,又張開口如切慕春雨。”(約伯記29:21-23)

  “及時雨”會使田地得滋潤,及時的言語也能滋潤人的心。先知以賽亞,為了使神的子民悔改蒙恩,會激烈指責罪惡;但雷霆之後,有溫和滋潤的甘雨。
  以賽亞信息的特點是:
  及時的言語。“扶助疲乏的人”英譯“Speak word in season”。莊周說到需要幫助的“涸轍之鮒”,小魚不奢求江河大水,但需要濟急,不能夠有久待的奢侈。當人疲乏的時候,生命是“現在”才有價值。不能遠道取經,他需要“及時的幫助”(In time of need)。
  受教的經歷。先知需要耶和華賜他“受教者的舌頭”。換句話說,搞通聽道學,比講道學更重要。不少人的問題,是一直想鳴空鑼響鈸,只發揮自己的理論,沒有仔細領受神的話,缺乏思考,也沒有正確的世界觀,看不見世界的問題,也看不見神的大能。
  清晨的嗎哪。以色列人在曠野路上,要每天早起,收取嗎哪,到太陽出來,就沒有了。要以神的話為優先。“每早晨”(morning by morning)受教。神子耶穌基督在世的時候,每天清晨上山禱告,親近天父。歷代所有神重用的僕人,沒有一個是懶散的,都是殷勤早起,禱告與神交通;睡到日上三竿,只能夠聽到喧囂的市聲。
  清晨的嗎哪,不是陳腔濫調,搬弄甚麼弗洛伊德,容格的過時論說,也不要儘重炒發黃的講章,而是領受新鮮的信息。神的話每天讀來,都有上面來的新供應,不可開過期的罐頭應付,以為會眾可欺。
  順命的行動。先知繼續說:“主耶和華開通我的耳朵,我並沒有違背,也沒有退後。”(以賽亞書50:5-11)並不是靠苦行立功,而是因為敬畏神,確知神的話是真實的,有奉獻的心志,就甘為主背十字架,不避艱難。不論人喜歡聽不喜歡聽,受花圈或挨石頭,都要盡忠傳講。正如使徒保羅所說的:“神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使徒行傳20:27)這樣就要受苦了。不過,這正是蒙召被選的明證。少年撒母耳蒙召,忠心事奉:“耶和華將自己的話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這話傳遍以色列地。”(撒母耳記上3:21)
  最高的完美僕人榜樣,是神子基督耶穌。祂說:“我在〔父〕那裏所聽見的,我就傳給世人。…我沒有一件事是憑着自己作的,我說這些話乃是照着父所教訓我的。”(約翰福音8:26,28)
  聽,包括聽從的意思;聽而不從,等於不聽。
  神的僕人不是聽道而不行道的人。如果聽而不行,就是“違背”神。還要堅持不退後。神忠勇的戰士,不僅要披戴全副的軍裝,更要緊是“站穩”,不可臨陣脫逃;因為屬靈的軍裝,並沒有背後的防衛:背後就是神的同在。
  希臘的亞力山大王,征戰十年,征服所知的天下,以三十二歲的英年早逝。崩逝後,察看他的身體,傷痕累累,共有十三處之多,幾處很近心臟位置,但沒有一處是在背後。英雄何等的一生,何等的見證!
  祝神在今代教會,興起以賽亞先知典型的僕人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