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掩卷太息或引頸高歌?

海佑

 

  當讀一卷書的時候,看着情節發展下去,竟然以悲劇收結,總會掩卷太息。
  活在這個世代的歷史中,就不免有這樣的感覺。今年也復如此。一次次不幸的風暴,蹂躪着地球表面,留下的創傷,難以數算。
  從天災來說,強烈的地震,造成嚴重的傷害;颶風,摧毀建築及作物;洪水,氾濫廣袤萬里的地區,禾稼果蔬,盡成澤國,數以百萬計的災民,失去容身之處,流離失所,連果腹的食物,都待人輸入救濟,情況多麼堪憐。
  說到人禍,自然以戰爭為最鉅大的禍首。在伊拉克,雙方戰爭的死亡,迅速接近百萬數字,身體傷殘的人,活下去是極大痛苦,不僅損失生產力,還增加社會養活他們的負擔;有的精神受到傷害,轉而傷害別人以為報復,反常行動的連鎖反應,其慘重難以估計。至於財物的損失,則在許多萬億以上。這樣的結果,比較起來,使故伊拉克領袖胡申(薩達姆侯賽因, Saddam Hussein, 1937-2006),反倒顯得十分仁慈!只是沒有誰能夠重新寫過昨日的歷史。
  戰爭,戰爭!多少人假民主,自由,保護人權等好聽的名義,說盡仁義,卻販賣死亡,實行霸權主義。
  當然,人類文明進步,還是有能力進行慢性殺害,貽禍子孫,周知的全球性氣溫升高,造成可見的災害,愚昧的當政者,還是自欺欺人,塗改科學紀錄,說是缺乏定論,寧可信其無,以維護有錢說話的工商業。
  這樣看來,局勢似乎越來越糟,這麼多的事,歸根結柢,還是人類的自私造成。我們即使勉強繼續的活下去,也似乎有足夠的理由,應該不勝悲觀才是。相反的,聖經總是樂觀的說:“事情的終局,強如事情的起頭。”(傳道書7:8)
  不過,可不能不顧現實:
  時間,在你的額上,刻畫更多的年輪;歲月的重擔,壓得你的脊梁更深的彎下去。
  還是不久前,輕而易舉的物事,現在覺得加重了許多。我們才忽然覺悟到,這叫作力量衰敗。是時間在作祟!
  你豈不曾說:我們的車,已經用了十年了,養護維修的費用,比買新車還貴了。我們住了多年的房子,屋頂漏了,門窗舊了,裂隙增加冷氣暖氣的流失,該換過新的了。電視和報紙上的廣告,說甚麼節省能源保護環境,全部換新門窗吧,每月只付59元!
  歲月,使當年“先進”的機器,變得過時,最後得報廢,以廢鐵堆為歸宿。人,又該怎樣呢?
  老朋友來信,說到他們花於吃藥的錢,多過吃飯的錢。
  也曾收到過朋友的通知,他們又改了地址:多年前,從市區搬到郊外,從小房子搬到大房子,更大的房子,職位爬高,房子變大;然後,又從大房子換回小房子,小房子換成公寓,再一步,是進入養老院。只是還不知道,終站是搬去哪裏?
  外體的改變,衰老的現象,是難免的悲劇。華人有話:“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許人間見白頭。”聖經卻說甚麼:“白髮是老年人的冠冕”?
  有人相信,三十五歲是人生的頂點。日正中天,過午就一步步趨向黃昏,日落,晦暗。花朵絢爛盛開,然後趨向凋謝,枯萎。因此,有些“明星”人物,雖然名利雙收,卻沒有真正的滿足,只是美容消失,青春難再,心情消沉,踏入三十六歲就永遠謝幕:自殺結束。這真是人生悲劇。看漸趨衰老的使徒保羅,雖近暮年,心情卻大不相同。他寫着說:

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16-18)

  從聖經記載,我們可以看見保羅一生的事蹟。少年英氣煥發,“比本國許多同歲的人更有長進,為我祖宗的遺傳更加熱心。”(加拉太書1:14)他自己見證說:“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腓立比書3:5,6)他自以為義,領了大祭司簽名的文書,騎在雄健的駿馬上,一路加鞭急駛,趕赴大馬色,“要把在那裏奉這道的人鎖拿,帶到耶路撒冷受刑。”(使徒行傳22:5)但在往大馬色的路上,得蒙主耶穌的選召,為主的名受許多苦難(使徒行傳9:1-16)。從此,他自己從迫害信主名的人,成了為主的名受迫害的人。
  從蒙召信主以來,保羅完全改變,放棄了官方宗教人的前途,沒有屬世的享受,開始了為主受苦的漫長旅程。三天內被聖靈充滿,立即為主冒生命的危險。他說:

我比他們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着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裏。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裏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哥林多後書11:23-28)

  這些難以置信的經歷,可以摧毀鐵石人的健康,加速他的老化。使徒保羅這個無家可歸的流浪人,不僅營養不會太好,也少有可能服事自己的肉體;他其貌不揚,眼睛上有疾病,自己也意識到“地上的帳棚”一天天變得陳舊,破損,快將解體了。
  為甚麼使徒保羅那麼樂觀呢?“所以”,是承上文所說:“自己知道,那叫主耶穌復活的,也必叫我們與耶穌一同復活,並且叫我們與你們一同站在祂面前。”(哥林多後書4:14)
  這是說,在病痛衰老中,有可以樂觀的原因,就是兩個“一同”:首先,他知道,短暫的生命會過去,有永生的盼望,可以經歷與耶穌一同復活,變成不朽壞的永遠靈體;第二,知道他的青春沒有虛擲,勞力沒有白費,因他所傳福音相信皈主的聖徒,是他所結美好的果子,是他的冠冕和榮耀,可以與他一同站在主的台前,向主交帳,得主的稱讚。
  這也是我們信心的根由,樂觀的原因。
  今年即將過去,成為合上的另一本書。如果看世事,你可能會掩卷太息,甚至會流下眼淚。你的健康,可能沒有再創速度或高度的新紀錄,更且會衰退。但願你仍然可以與保羅同說:“內心一天新似一天。”因為你與保羅一同有盼望: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