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十二)

重建家園

李卓民

 

  在我主持的軍人婚禮中,沒有一對新人比R先生與他新娘子年紀更大的了,也沒有一個婚禮比他們的更簡單及更感人。這對“新人”已經年屆六十,而且亦同居了十六載的歲月才補行婚禮。在整個婚禮過程中,除了他倆以及我這證婚軍牧外,只有一位人士參加,就是為他們拍照的我的妻子,然而這個婚禮卻是很莊重地在美遜堡(Fort Mason)軍人教堂中舉行。陽光透過漂亮的彩色圖案玻璃照在這對新人的臉上,我帶領着他們一句一句地立下婚姻的誓約,也看見他們臉上一行一行的淚水在流下來。當婚禮在祝福中結束時,我與妻子的眼眶內也滿了淚水。
  那是一個典型的三藩市黃昏,煙霧瀰漫,金門橋頂消失於濃霧之中。我從陸軍醫院完了一天的演習救傷課程駕車回家,一入屋便接到以下的電話:“李軍牧,我名叫R,是一位退伍海軍人員,透過國防軍軍人朋友的介紹,找到你的電話,不知你能不能為我這退役軍人證婚呢?”我告訴他需要先約見面談,了解一下他的情況,才可以給他主持婚禮。後來知道他與未婚妻子都是失婚人士,而且年紀已經不小。他們想補行婚禮與正式註冊,所以我更加要約他們見面去弄清楚他們的結婚原因。
  在北美洲失婚的人真是不計其數,有的是因年輕結婚,入世未深以至後來生厭而離婚,有的是因喪偶而再婚。不論是何種理由,再婚的通常都有一個陰影,或作比較,或有懷疑,特別是有過不愉快婚姻經歷的人,便更加會產生這種感覺。好萊塢式(Hollywood Style)的婚姻在西方社會十分普遍,再婚有如拍戲般,時常更換對手主角,又似為了追求時裝潮流一般,脫去舊衣,換上新衣的更改配偶。
  作為政府屬下的軍牧,通常在主持典禮儀式中,不能歧視種族,宗教,性別(同性戀除外),階級等等,這包括婚喪兩種禮儀。不過,如果一位軍牧不能樂意為某軍人或退伍軍人行某種典禮的話,他大可以介紹該軍人另找軍牧或其他神職人員幫助。若果必須要主持典禮的話,軍牧乃是代表國家與政府去主持,稱之為民間的服務(Civil Service),而不是代表自己的宗教信仰或宗派教會。這是軍牧與一般神職人員有分別之處,因為軍牧是政府所委任的。
  當我與R先生及未婚妻子M女士交談後,明白他們是在年青時期已經失婚。加上R先生有一個兒子在軍中服役,在成長期中極不願意父親再婚,所以他們苦戀了許多個寒暑,終於在十六年前共同生活在一起。十六年的同居生活使他們心靈極其相通,彼此十分瞭解,愛對方的情況已經到了忘我的境界。R先生最後終於得到成年兒子之諒解而與M女士補行延遲了近二十年的婚禮,並正式註冊為合法夫婦。這遲來的春天依然是充滿鳥語花香,古木常青的祝福。看見他們在行禮時帶着熱淚的笑臉,雙方立約時震顫沙啞的聲音,流露出極深厚真摯的感情,對我來說,這就是簡愛(simple love)的表現。難怪在祝福後,我與妻子都已感動得熱淚盈眶,也沉溺在他們愛河之中。
  在美遜堡教堂門口,我與妻子目送這對“新人”離去,內心不斷為他們人生新的一頁祝福,並祈願他們的愛是真正建立在主的接納與寬恕之中。

  “主啊,世上婚姻失敗的人實在不少,他們被世人輕視;他們內心的苦痛,惟有你了解,願你幫助他們重建人生,也重建家園。”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