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江山誰主賓?

 

  多年前,有一雙朋友,是退休的美國宣教士夫婦,每當我說:“我們是難民。”他們總忘不了說:“我們是難民的子孫。”說的時候,會現出謙卑感恩,發自真誠的敬虔。
  一般說,美國人不是移民,就是移民的子孫。“移民”跟“難民”的字眼不同,實際上沒有清楚的界別,也常可換用。移民有宗教移民,政治移民,和經濟移民;這些大部分是自願移民。那麼,還有非自願移民嗎?有的。就是被從非洲被獵取運來的黑奴,和被放逐的“罪犯”。
  美洲的原住民,是早期由亞洲來的移民,到殖民時代,以為美洲是印度,誤把他們稱為“印地安人”,其實也相差不遠。印地安人沒有“擁有土地”的觀念。只是不幸後來的歐洲新移民們,喧賓奪主,白人所要的,原住民就只有失去。
  今天,美國在南部的邊界上,築起三千里的長牆,防止鄰國的墨西哥人越界謀生,卻不想現在的德撒斯州,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以至加利福尼亞州,原是人家的土地!現在所留下的西班牙地名和建築遺蹟,足為明證。更不必說,遠如當年發現時代的殖民者,如惡名昭著殘暴的科爾蒂斯(Hernan Cortes, 1485-1547),視原住民為草芥,任意屠戮土人,建立所謂“新西班牙”。這都表現出白人為拓展土地,攫取資源,怎樣的不恤人命,沒有甚麼人權觀念。這些人,像海潮湧來的污穢渣滓,玷污美洲的原野,與清教徒的移民,真不可同日而語!
  到十九世紀,國家主義觀念流行,各國把移民圈畫得更大,對自己的小圈圈守得更緊,移民才成為真正的問題。不過,還是種族的成見,把人隔開。以在美國的情形為例,早年是抵制愛爾蘭移民,招聘的廣告,說明:“愛爾蘭人不必申請”,繼而是不歡迎華人移民。號稱基督教國家,愛不及於華人,並歧視移民,是與信仰矛盾的可恥事實。
  亞伯拉罕離開迦勒底的吾珥,在迦南地飄流,並不曾受到移民局的刁難。嬰孩耶穌基督,隨約瑟和馬利亞下埃及避難,也是全無問題。可見雖然國家間有衝突,那只是領袖和政府的事,但不該為難個別小老百姓。
  聖經教導神的子民:“不可虧負寄居的,也不可欺壓他,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作過寄居的。”(出埃及記22:21)又說:“祂[神]為孤兒寡婦伸冤,又憐愛寄居的,賜給他衣食。所以你們要憐愛寄居的,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作過寄居的。”(申命記10:18,19)寄居的人,該能體會寄居的苦,不可轉過身來,欺壓同樣寄居的人。
  聖經一再吩咐,以色列人一年三節,歡慶節期的時候,不可忘記寄居的;收割莊稼,葡萄園,橄欖,不可盡取,要留給寄居的。因為我們生活在地上,並不是永久的,都是寄居的。神的兒女更要“接待遠人”,表明神的仁慈,這是最好的見證(希伯來書13:2;提摩太前書5:10)。所以不要排外,要把移民看為天使。
  1620年,乘“五月花”號遠渡重洋的英國清教徒移民,並不是想佔有土地,而是為了宗教自由而來,尋求神的國和祂的義。神賜恩給他們,加給他們能夠在地上發達。在1607年,那些在他們以先來的,施行奴役佔有,卻不怎麼成功,可為例證。
  人有能夠移動的雙腳,卻沒有誰能真箇扎根在地裏。如果自己佔據了土地,忘記本源,擠壓別人,把別人當作非人,哪還算人嗎?
  中國雖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話,但對嚮往歸化的異邦人,總是接納不拒。多數的文明社會,也是如此。其實,國家的爭端,多是野心政客軍閥們假借國家人民的名義,蠱惑煽動,作出的惡事,人民很少真箇互相仇恨的。至於經濟利益,那更該列於最後的考慮。如果有遠見,就會接納遠人。
  再說移民的文化融和,會造成民族的新氣質,所產生大部分是好的一方面。
  純從優生方面看,移民與本國人的血統較遠,會產生優秀的後代。中國有話說:“同姓為婚,其族不繁。”這是說,近親不應該結婚;相對說來,異地或異族通婚,值得提倡。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1667-1745)在其名著格列佛遊記Gulliver's Travels)中,斷言歐洲王室產生那麼多的低能人物,是因為近親通婚的結果。所以很多國家,禁止五親等以內的男女結為配偶,是為了生理因素。
  說來有些功利主義的氣味,從經濟收益論,也應該歡迎移民。從前所謂人口增加,怕形成“生之者寡,食之者眾”的現象,出現經濟問題。其實,假定完全倚賴政府養活的情況,並不曾發生。倒是限制人口,生產力不足,造成減產的事實。以美國為例,低階層的勞力,像田間的農工,非技術性或低工資的工作,本國人不肯作,幾乎完全靠移民,如果沒有這些人俯就,將發生嚴重問題。不僅如此,外來移民勤勞而認真學習,在學術及科技方面,也頗有成就;單看每年的諾貝爾獎,得主常是“美國人”最多,而這些人的背景,大半是移民。可見移民不但提供勞力,在智慧上也有其貢獻。
  其實,馬爾薩斯(Thomas Robert Malthus, 1766-1834)的人口論,早就已經過時了,很少人還奉為經典;事實證明,只要管治有道,生之者眾反而會是好事。假定把全世界的人口聚在一起,放在美國的土地上,也不會太狹窄,狹窄的只是人的心胸而已;不僅資源可以足用,而且還會過得很舒服。信不信由你。
  侵略佔據了別人的土地,現在卻排拒可憐的移民,說甚麼“非法”,到底是誰先非法來過?該先講自然法,有羞恥,有公理。
  “風月無今古,江山誰主賓?”這兩句中國的古話,不免帶有道家思想的意味,但對於偏重物質和實用的後現代人,仍然有清醒的作用。
  耶穌說:“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馬太福音5:5)看那些霸道的人,哪裏去了?他們以自己的名字,稱他們所佔有的土地,像亞歷山大城,聖彼得堡,列寧格勒,史太林格勒等,豈不都一再改名,以至失去紀念的意義?大地原是屬主的,人不過是暫時管理,雖然說“列國自有疆”,神定他們的界域,總不可自為牢籠,限制人民往來。
  聖經說:“萬有全是你們的。”(哥林多前書3:21)何必要跟人爭尺寸土?何必關起門,硬着心,不接納移民,難民,只顧自己過舒適的生活,擴張自我!
  願我們為移民禱告,為制訂移民法的人禱告,使他們不要為盲目的熱心,誤作“愛國”情操,用兩刃的劍,造成兩方面的受害者。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