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張純如的“南京浩劫”

謝天詒

 

  每個猶太人都知道些有關希特拉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的事;因為猶太人的宗教,政治,文化領袖不會讓他們的人民忘記。每個日本人都知道原子彈轟炸廣島,長崎的日子,因為日本的軍國主義者要叫這戰敗恥辱,成為“大和魂”的一部分。多少中國人能體會到無能的國家在十四年中(自1931年東三省被侵略算起),在日本軍閥刀下所受的慘痛?多少中國人肯想像男女同胞在狠毒的日寇手下所受的恐怖暴行。答案是“不多”,答案是“太少了”。所以,在紐約出版的被遺忘的大屠殺─南京浩劫(The Rape of Nanking –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是一件民族大事,是一件可能會把中國“國魂”從唯利是圖,不講正義的現今兩岸三地,美加中國“文化”招回的大好時機。特別有意義的是這本書的作者張純如(1968-2004),是個在美國土生土長,在芝加哥南方伊利諾大學厄爾巴那校區渡過她人生最初二十年的中國女孩。國父孫中山先生曾說“華僑是革命之母”;深望這些第二代,第三代的中國孩子會再次代表華僑為祖國革新,為追尋國家靈魂有所貢獻!


張純如

  “南京浩劫”是本文字流暢,資料客觀(有五十二頁,一百二十四項注目),有歷史教訓,也有人情味的好書。作者是伊利諾大學新聞學系學士,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寫作碩士,曾在芝加哥論壇報當過記者,後來從事寫作。她的祖父是著名政評家張鐵君教授,對南京浩劫有切身經歷。父親張紹進與母親張盈盈均在大陸出生,台灣受大學教育,自哈佛大學得博士學位,目前仍在伊利諾大學厄爾巴那校區任教。張純如說她自小在父母身邊聽到南京大屠殺的殘酷,直到1994年十二月十,十一兩日,在聖荷西附近的Cupertino開的“南京大屠殺五十七週年紀念會”中,才首次“悴不及防”地見到大小慘絕人寰的照片─被斬下的首級,被強暴的婦女,赤身露體,滿街橫陳;腸開肚破的男屍,雙腿大張,陰道被穿的女屍,慘不忍睹。這個痛苦與羞愧的經驗使她體會到人生的不公平,讓她決定寫一本書,挖掘真相,使不肯承認歷史,曲解事實的戰敗國日本,不能再掩蓋南京罪行。對於當年只有二十多歲的張純如來說,這本在淚中由綿密的研討,細緻的文筆寫出來的書,是她尋根過程中的果子,也是她給雙親及祖國的禮物。
  自從該書出版後,有關張純如的報道紛沓而至: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芝加哥論壇報溫哥華太陽報多倫多星報,香港南華早報明報世界日報及各大全國性電視節目均有訪談。相信這第一本用英文寫的有關南京大屠殺的書,會把這蒙眛隱密了六十年的事件公開出來,使中外人士知道這史無前例的殘暴行為;使至今還拒絕承認南京大屠殺的日本人面對如山鐵證;特別使許多不懂中文的第二代,第三代子弟認識這影響國家靈魂的史蹟。
  當張純如在加州巴洛阿圖,史丹佛大學正街“波特”書店舉行新書發表會時,我乘着在灣區講學之便,與好友張港幗同去參加。在場有許多華裔大學生及年輕在職男女。他們用感激的心情聽張純如的話語,用有淚光的眼睛欣賞一位屬於他們自己一代的“英雄”。許多人買幾本書送給父母及親友。有一位在矽谷做事的青年說她希望該書會出現於紐約時報的“最暢銷書表”上。有一位姓朱的太太買了七本,說她希望她在美國生長的子姪會因這本書的緣故,對充滿苦難歷史的中國發生情感。這是個叫人對國家前途感到興奮的聚會。在回柏克萊的黑夜路途中,我好像看見一些由像張純如這樣的第二代所點出的民族光輝。這些第二代,不但為多苦多難,不爭氣,不知團結的祖國點出了光輝,他們就是那光輝。
  張純如的“南京浩劫”是本值得家家戶戶擁有的書。她說她在寫書時,一句警世格言時在心中迴盪:“不能記取過去經驗的人,定再受罪一次。”毋忘國殤。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