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老家馬幫

許文舟

 

  公路伸進了老家的高山腹部,可是一座阿定山,總是有那麼多村落無法讓公路腳踏着一塊塊出糧食的土地通過,因此,老家的農業老家人趕街出遠,還得多數靠馬幫完成。每一家都有一頭毛驢或者馬,充當運力,於是,那一條條險峻的山路上,總也有詩意的馬幫鈴聲響起。
  大集體時代,全村公路不通,馬幫是由隊長指派專人負責管理的。一群由二十至三十幾匹馬組成的馬幫,得由三五個人負責管理。三五個人中間得由一人總負責,叫馬哥頭。馬哥頭不僅要熟悉馬的特性,還要會釘馬掌懂些獸醫知識,更重要的是會唱馬歌。馬哥頭人選總是讓隊長心急,選得不好,哪放心把大集體的唯一動產交給他管理,那可是一家一戶出資到外面買來的運腳,誰得罪了馬幫,誰就得用自己的兩個肩頭擔當起生活的全部負重。牛糞要運到地裏,地掛在阿定山很陡的山坡,糧食要背回家,等把糧食全部背回家裏,豐收的喜悅又都讓一身負重沖淡。馬通人性,知道彎彎曲曲的山路怎麼走,該在哪個彎道轉身,又該在哪段路面疾進,默默無聞這一個詞可以用在對馬的總結,主人在馬身上無論加多少重量,馬都不會抗議。有一年一個才學趕馬的小青年不懂馬的情況,就把一馱很重的砂子抬到一匹叫小白的年輕的馬身上,小白雖然把砂子馱到家裏,第二天就撒起了紅尿,再後來雖然用了許多名貴藥材,還是沒有把小白的命挽留下來。更多的時候,生產隊閒着無事,但伺候馬的活卻不能停下來,草料問題,放牧的草山問題都得由人照料,馬雖然閒着,奔走不止的特性就是馬蹄上的掌釘還得花費一筆呢。閒着無事的馬還愛患感冒,不小心,生產隊的會計就得去結一大筆藥費。
  後業,生產隊決定,讓馬幫出去打工,替那些需要運腳的村莊馱運貨物。父親被指派為馬哥頭,那個年代是不講條件的,服從的態度就是對抓革命促生產的態度,父親雖有傷疾在身,但他一手調教烈馬的辦法套犖了他,使他在之後的幾年裏,一直沒有好好地呆過家裏的火塘邊,餐風露宿,積勞成疾。
  土地承包到戶後,生產隊裏的馬幫也隨之解體,分到一家一戶手中,充當着搬運的動力。自此,阿定山間的鈴聲漸行漸遠,再也無法看到壯觀的場面。只是,當年那些馬都有了休養生息的機會,一匹匹都長胖了。加上主人愛馬心切,都不讓更重的貨物壓到馬的身上,有時寧願自己背,也要讓馬活得油光水滑。有些馬當然不領情,性格變得暴躁,不時耍些公子脾氣,傷及人身的事不時發生。一旦主人要它馱東西,它輕則不攏鞍,重則使起飛毛腿來,讓再好的馬哥頭無法近身。
  更多的馬逃脫不了負累的命運,蹄印斟滿歲月的風聲,一枚枚印在阿定山的每一條山路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