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劉翼凌的詩和書法

于中旻

 

  美國華人名音樂家李英(忠興)博士,是基督徒,擅草書,與劉翼凌先生相識。他對劉的書法評價甚高,認為其草書是于右任(1879-1964)後第一人。他差遜于右任的,是沒有于書的蒼勁,不似其枯籐挂樹,懸崖垂瀑的氣勢;但其俊逸瀟洒,確是表現出其傑出善書。

  劉曾任文案多年,但沒有官僚氣。他有詩說:“聖事豈容爭意氣,生平最鄙用權謀”,可見其坦率儻直的性向,出於污泥而不染;他沒有積財營居,出身富家的夫人,臨老到美國,還得給人打工看孩子。他一度作牧會事工,遭到刻薄待遇,他沒有爭講過,安之若素,看市儈教儈們經營積財,自己默默事奉。
  他的書法高雅簡鍊,沒有刀筆痕,也沒有匠氣,而有書卷味,因為他是基督徒書生。

(按圖放大)      

 

  劉翼凌先生的詩,平易自然,不堆砌雕飾,不矯揉造作。

五十初度

人生百年轉眼珠 此種感慨我今無
  我有永生在天國 萬古無極是前途
  行年半百斷非老 氣概尚如少時粗
  尚餘半百人間住 事主研經可自娛
  今日生日陳三願 願行天路隨聖徒
  願遊萬國行萬里 喚醒舉世罪之奴
  又願神賜一枝筆 為寫神恩樂著書
  此心此志神定許 今先書此謝耶穌

  從時間上算來,那是剛皈主以後不久的事,他即立定心志,以著述事奉榮主,也是文字宣道之始。
  他樂於集力推動文宣,連“文宣”這個語詞,也是他創用的(約在1975年前後,文宣雙月刊則是1976出版)。在此以前,沒有誰這樣用法。其實,文宣是“文字宣道”的簡稱;不過有作文字宣傳的人,也起而仿用,遂成風尚。
  不過,他不僅以文宣,也以口宣。在香港的年代,他常應約往各教會講道。到美國以後,也曾南征北戰,振鐸警世,年逾古稀而志不衰。

南美行

曠野慈雲住又飛 慈雲以上愛為旂
  吾生所樂行神旨 只今受命安肯辭
  吾生所樂行神旨 從麾指者神所喜
  南溟之行千萬里 愛旂飄動吾當起
  漫誇天路客行蹤 健吾詩骨是天風
  靈感汨汨來無窮 詩在風波浩瀚中
     1976年四月中旬到五月中旬,遄往美南,南美旅行,
        歸來無暇即寫遊記,今先將詩稿刊出。

北美之北行 調寄浣溪紗

壯不投閒老更忙 又跨銀翼越穹蒼
  少年壯志正鷹揚
  天路迢迢無限遠 行行幸有腳前光
  人間俯瞰總茫茫

  其為人富正義感,樂於助人;“誠於中而形諸外”,從他的詩中,可見其真摯熱情的洋溢的心聲:

于中旻教授遠來枉顧賦詩迓之

飛馳六百哩相存 此日雙流匯義津
  莫道古風今又見 如君高誼古無倫

曾拋殘睡讀君書 史筆誅心憶董狐
  引鏡直言嚴斧鉞 至人異夢早相符

哲士桓桓戰士姿 並肩赴敵豈容遲
  海山勝處安營好 秋以為期定可期

  案:“六百哩”:約二千華里,我們自俄勒岡州(Oregon)駕車來晉見,劉先生以為倍於“不遠千里而來”,珍重以為可超邁古人。其中“引鏡直言”,是表明其欣賞拙著指引鏡集直言集二書,讀後揄揚,可見不驕傲,不隱人善的美德。“海山勝處”,是指劉居在加州的柏克萊(Berkeley),傍山,可遠眺海灣。可惜,他期望我於來秋下來同工,卻因種種的原因,遲延了好幾年,才得來事奉並聆教。那時,他已經八旬高齡了。雖然不難晤見,但未能跟他好好學習作詩填詞,是一大憾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