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閒話猶太人和中國人

史直

 

  猶,中兩民族有一共同特點:具有悠久歷史,其稍不同處為猶太史偏宗教。例如摩西五經被列入舊約全書的全部。中國則缺乏一個有系統的宗教史,但着重人文方面。這話只依大體而說。
  兩民族還有相似處:善於經營。每到一地,先是赤手空拳,不久就會紮根生枝。
  在歷史悠久這點上看,猶太人比中國人聰明:他們能準確道出他們自第一代始祖亞當迄今整為五千九百六十七年(公元前3961年)來。但中國史對正確的年份卻有些模糊了。假定自伏義(太昊)時代開始為公元前2857年,比猶太史遲了一千一百年。不過,基於此相比,決不能當作定論。試看第一代亞當直到第十代的挪亞,平均的壽命為八百多歲,而挪亞五百歲才生了閃,為長子,其後百年才洪水滅世,後來又活了三百五十年,如此說來,挪亞高壽九百五十年,豈屬可能?今日的猶太史學家遂下一新定論:當年的“年”是古巴比倫所制定的節期,並非今日三百六十五天的年。這樣,就差不多了。莫非中東一帶的洪水和中國夏禹治水的時代相同?這點上,中國史的正確性也有問題:在盤庚氏遷殷前的商朝初葉,中國文字正在創造期,試問在文字創造以前,三皇五帝的故事以及夏朝史是如何寫出來的?
  近代有“叛逆”猶太學者發表過他們考據的結果:摩西五經是在公元前五世紀始完成的,並非如傳統所記,完全出自摩西本人的手筆。摩西時代已為中國的商朝末葉。猶太民族盛極的大衛和所羅門時代在中國的周初,到了以色列亡於亞述,南方的猶大國亡巴比倫時期,中國已為東周。及至征服者巴比倫亡於波斯,猶太人被釋返國,由尼希米領導建國(仍為波斯的藩屬)已在周末。亞力山大東征後,猶太後亡於希臘,為漢朝時的條支國的一部分。由於猶太聖殿之被沾污,始有解放戰爭,即今日猶太人每年大慶一次的“光明節”。八天之戰,聖殿的燈油無所添,但八天之後於聖殿被解放,燈油未盡,引為奇蹟。羅馬敗希臘王朝後,猶太仍為敘利亞的一省,所謂猶太希律王時代,原是有名無實,希律只管民事,其他大事悉聽命於羅馬。到了該撒亞古斯都的第四代,尼祿末期,耶路撒冷聖殿被毀(公元70年),六十五年後,耶路撒冷全部被羅馬踏平,國遂亡。今日,猶太人之適應力,好學,堅忍,善辯,急智,會理財,顯然與國亡,遺民流浪世界各國曾受過無盡的迫害和歧視下的鍛煉有關。
  近代史學家考據猶太人初到中國河南經商應在北宋時代,以金姓為主,另有其他十六姓,即李,俺,艾,高,穆,趙,周,張,石,黃,李,聶,左,張,金,白,(其中金,張,李三姓重複出現,係不同家族)共為十七。元代時被列為高出漢人一等的色目人。元順帝時募集猶太人從政,從軍。明代時,參與科考的人數不少,中舉人,進士,當醫官及特工的錦衣衛指揮的都有。相傳到了近代的光緒中葉,開封府即古汴梁,五代之都及北宋之“東京”,仍有二百戶猶太人。只因猶太及伊斯蘭兩教各不准懸繪,塑或雕像,中國人誤以為同一宗教面有白帽,藍帽以示派別之分。西方史學家曾記,在十五世紀前,猶太人在地中海一帶,被天主教的歐洲人迫害時期,每投入伊斯蘭教團體的懷抱,此情在西班牙最為顯明。在開封一帶的猶太人,經過近百年的變革以及幾度黃河泛濫,似已無存,部分星散,轉入伊斯蘭教,或已漢化。
  繼東印度公司之後,怡和洋行(香港譯渣甸)主人之一Jardine應為猶裔,而較遲之太古洋行創辦人之一的Butterfield亦為猶裔,可見猶太人對遠東方面投資及貿易染指之深。
  戰前,上海的猶太人莎遜和哈同,無人不知。抗戰時期,德國在1939年先佔奧,次佔捷克,蘇俄於打芬蘭之前,經德國的允可佔領了波羅的海三小國。不甘奴役的人紛紛逃亡,其中以猶太人居多,那時上海有許多東歐難民。猶太婦女生財有道,在外灘一帶的商業區,沿街逐戶,手提貨包,滿盛輕便物品,少女扶持黑衣老嫗,用生澀的英語講甚麼父母受害雙亡,孫女祖母相依為命,令人頓生惻隱之心。一些上海通的朋友告:何必大慈大悲?來者既非真正孫女祖母,更非貧窮,若莎遜哈同等上海的首富稍微高抬貴手,猶太難民區區千人,都會豐衣食足的,卡特政府時代的財政部長當時在上海的難民中還是一位少年,後來此公任Borrough(Unisys)公司的總裁多年。
  中古時期,猶太人聚居歐洲城鎮,當小販,營零售,業精工巧匠,金飾寶石業,開當鋪,放高利貸,耍雜技表演,音樂及遊戲性打空的拳術表演,致富很快,但造樓建園牆必留一缺口,朝向耶路撒冷,星期六為休息日,結婚偏用黑衣,與歐洲人的習俗有些格格不入,因此遭受歧視和厭惡。希特拉之反猶,是基於政治和經濟兩主因。德國的猶太人當時是共產黨的支持人,當他建國社黨時,共產黨和猶太人是他的敵人。
  猶太人在發展傳統專業上,既獨特亦成功,也充分表達了猶太人在這方面的天才,以卓別林(Charlie Chaplin)為首,至近代以勞軍出名的和卜,樂善好施的紐曼,會和陰曹地府通聲氣的雪莉麥克倫(Shirley MacLaine)以及許多猶裔天才演員和音樂家,實在給美國大賺外匯也大增光彩。數年前,一次美國得諾貝爾獎金的有三人或四人,其中一半是猶裔。若無猶裔的愛因斯坦,便不會有後來中國人的諾貝爾獎金的得主,倘無奧本海瑪及凱拉等猶太人,原子彈的使用也許要遲上幾個月甚至一年,美軍登陸日本本島或許要多犧牲幾十萬人。
  今日,猶太女性,獨立剛強,在各業上傑出的很多,或為歷史上的薰染和傳統?當年,撒拉可以控制亞伯拉罕,使他將其侍妾夏甲和所生的兒子以實瑪利一同被掃地出門。利百加助其小兒雅各將丈夫以撒哄騙,廢掉了以掃的長子名分。結果,以實瑪利的子孫阿拉伯人的遠祖及以掃的子孫以東人,都是猶太人的仇敵。
  若續講古代猶太女性的本領,不可忘記摩西的姐姐米利暗。摩西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她是幕後人,摩西的婦女軍師。後來被推為婦女士師的底波拉(猶裔女性用此名者多)曾率領精兵一萬和具九百輛戰軍的實力與敵軍交鋒而獲全勝。美麗智慧但心地非善的以斯帖一旦被選為波斯皇后,便將前任曾與猶太民族為敵的宰相一家殺死,並滅絕其同族人七萬五千人,以上三例分別發生於中國商末和西周的春秋時代。
  今日的猶太女性聯邦,州,市府議員,法官,律師,記者,作家,公司經理,藝術家,教授,教員,醫生,民間學術及慈善機關的領導人,電視及電影從業員,音樂家,芭蕾舞員…專業至上,所以結婚立家的機會少,因此在猶太社團裏女性有些“渴市”。在此情形下,中國人受高級教育的女性有時成了猶裔美國青年獵取的對象。
  約二十年前,在某英文報上讀到新聞一則:某猶太社團的主席在紐約卸任臨別大會上對猶裔的美國人發出哀鳴:(一)每三對夫婦即有一對不能白首偕老,(當時美國全國的離婚率僅為百分之二十弱),(二)不肯加入猶太教的猶裔美國人佔百分之五十三。
  究竟我們今日所說的猶太人有無劃一的定義?一如中華民族血統之複雜(華夏,東胡,烏桓,鮮卑,契丹,女真,蒙,突厥…)他們的始祖亞伯拉罕原是迦勒底人,古之巴比倫,今之伊拉克。他的子孫到處通婚。古有米甸,埃及,和迦南地各原居民。自從亡國,途返回中東一帶的不計,入北非和摩爾人及其他北非土著通婚,入西班牙與地中海的歐洲人通婚,此後及法,英,荷,比,德及北歐以至俄國,歐洲的血統至重。中華民族即屬同一歷史與文化的民族,猶太人亦同,更加上屬同宗教民族,益增其團結性。中國除了道教以外,並無固有宗教,故除了文化和歷史外,沒有宗教和靈性上的團結,加上方言不同,一盤散沙。中山先生時期如此,今日更然。
  1950,60年代,有些群集美國,西部各州拜佛吃齋打坐的青年人,其中頗有不少為猶裔的富家子,似乎在豐衣足食下,有頹廢出世之念。然此僅為極少數,是些消極分子。
  猶太人在工作上積極和徹底該是舉世聞名的。就近百年來,中國人所知,帝俄征服中央亞細亞的霍夫曼將軍就是猶裔。數度到甘肅敦煌洽買千佛洞的宗教古本到歐洲的史丹因(史坦)也是匈籍猶太人。此人不但對敦煌寫書一本,另寫有考古書七本,活到八十多歲。史太林的政敵托洛斯基也是猶裔。
  有人曾寫出:猶裔在美國只佔總人口的百分之三,但他們的寫作和出版物佔百分之三十以上。他們敬業的精神是其他民族所無法相比的。
  中山先生建黨時,列寧派出加拉罕(Lev Karakhan)駐節北京,到廣州助國民黨建軍,建黨,並促成國共兩黨合作的鮑羅廷(Mikhail Borodin),以及在莫斯科設“中山大學”的拉迪克(Karl Radek)。這三人都是猶裔。
  中國人和猶太人的交往可能不平凡,也許會不甚愉快,例如下屬對上司或經理,衣廠對衣商,新移民對律師,飯店主人對客人。至少,東北某些州如紐約,東南的弗州等,少數有規模的中餐店須依賴猶裔為經常的客戶。
  猶太人對慈善,文化和美術各方面的推動是慷慨的。猶太人最具歷史感。他們雖然有一半以上的不進猶太教堂,但對自己的宗教,歷史和文化都很尊重,其教長(拉比,Rabbi)是社團的象徵與力量,這一點是中國人所缺乏的。他們對中國的歷史,文化,習俗和飲食都很欣賞。有私人方面倘若避免在生意中或經濟方面合作絕不會有負面的批評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