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海嘯與地震

黃素民

 

  兩年半前,南亞地區大海嘯橫過印度洋,衝撞到一千里外的斯里蘭卡時,造成三十多呎高的波濤。當時有一個美籍印度人名叫孫大士(Sanders)在斯里蘭卡東海岸一個捕魚村落附近開設了一間孤兒院。這個在斯里蘭卡出生的孫大士20年前與他父母一家住在馬州的蓋城(Gaithersburg, Maryland)(註一)。現在他是一個傳道人和管理這個孤兒院的28個孤兒。當他早上看見海嘯向着孤兒院衝來,他立即通知所有孤兒及工作人員一共30多人上了他的小艇。平時,他每個晚上都把小艇的電動機拿回家以防失竊,可是早一個晚上他忘記收存而把電動機留在小艇上。這個電動機平時要拉四或五次才能發動,可是那天早上電動機一拉就開動了。他雖然開盡了油門,海嘯卻比小艇更快,而且30多呎高的浪已經吞滅了全間孤兒院,看來大浪很快就把小艇吞滅了,大家都大聲的祈求上帝保護,孫大士也舉起他的手對着海嘯說:“奉耶穌基督之名,我命令你停止。”頓時海嘯慢慢地停下來。後來孫大士說:“大浪沒有把小艇吞滅真是神蹟,因為小艇與30多呎的巨浪正是面對着面。”近來孫大士的母親和兩個妹妹與及馬州蓋城的鄰居捐了15萬美元(目標是40萬元)給他來重建這個孤兒院,加上各國的大量捐款,孫大士要蓋一間雙倍大和現代設備的孤兒院,準備來收留因海嘯而產生的孤兒。還設立一間職業學校以供孤兒來學習電腦,建築,和裁剪等職業。現在他已買了一部能坐十五人的小巴士和一部運貨車來幫助重建。看來孫大士因禍得福,這是神給敬畏祂的人之賞賜(註二)

  這場海嘯發生在2004年12月26日。當日,在印度尼西亞(以下簡稱印尼),蘇門答臘島西北邊的印度洋海底發生強烈的九級(9.0 on the Richter scale)地震。這個巨大的海底地震形成了龐大的海嘯,影響十二個國家,近三十萬人死亡,千千萬萬人受傷,無數的人無家可歸,很多地方的建築物都夷為平地,就算遠在五千里外的非洲也有三百人死亡。這次海嘯的破壞不但很大而且面積也很廣闊,一直由泰國的西岸至非洲的東岸。在1960年五月二十三日,南美洲智利海底曾經有這個世紀最強大9.5級的地震而引發巨大無比的海嘯,相隔七千里外的夏威夷有61人死亡,即使遠在一萬三千里外的日本也有119人死亡(註三),範圍之廣令人難以相信。所以在海底的地震,能發生海嘯,與陸上的地震一樣可怕。
  近年來地震在世界各地破壞不少建築物,也使千千萬萬的人家破人亡,受傷者不計其數。傷亡最多的一次地震是1976年七月發生在中國唐山市。地震發生在早上三時將唐山市的房屋全部倒塌而夷為平地,因為唐山市的房屋多用磚建造的,房屋倒下時,磚頭壓死在睡夢中的市民不計其數。中國政府因面子及政治問題只報告有25萬人死亡,也拒絕外國的救濟和採訪,但據美國華盛頓郵報估計可能有80萬人喪生(註四),受傷者更不計其數。在1993年美國三藩市的大地震,單就清理費就花了七十億美元。在1994年一月美國洛杉磯市附近的北嶺(Northridge)的大地震損失近300億美元。海嘯與地震也可以說是破壞與死亡上最大的天災橫禍了。

海嘯與地震的形成

  地震學家認為地殼是由十二塊巨大的石板塊所組成,這十二塊巨大的石板塊托着全地球上的陸地與海洋。巨大石板塊下面是地球內部的岩漿。高熱沸騰的岩漿使在巨大石板塊下面的氣壓不斷增加,高昇的氣壓能使巨大的石板塊周圍移動,有時石板塊互相撞擊,有時一塊石板塊在其他的石板塊上或下移動,這種移動受阻而使石板塊下的壓力增加到石板塊擋不住而形成了地震。人造衛星照片證明推起喜馬拉雅山的石板塊與唐山市地震的石板塊是同一塊。雖然兩地相隔有千多里,地震會同時在此兩地發生(註五)
  海嘯是由海底的地震而產生。當高壓力下的岩漿在海底如火山爆發一樣向上直射就產生巨大的海嘯。在1883年近山大海峽(Sunda Strait)的海底就有這樣的強力地震而創造了115呎的海嘯,摧平了165個海旁的村落和有三萬六千人死亡(註六)。

海嘯與地震的預測儀


張衡

  海嘯與地震的破壞這麼巨大,地震學家都想能夠預測地震在何時何地發生。所以很多地震預測儀器已經發明。最先發明地震預測儀的不是在科學昌明的美國和日本,而是在中國。世界上第一個發明地震儀是中國人張衡。張衡(公元78-139)是東漢時代的天文學家,科學家,和數學家。他早在公元132年發明了地震儀。張衡的地震儀(候風地動儀)是一個銅製的壺,銅壺外面有八條龍向着東,南,西,北,東北,東南,西北,西南八個方向(參看附圖)。每條龍口含着一棵銅珠。坐在每條龍口之下是個開着口的青娃。銅壺中吊掛着一條擺動錘(Pendulum),連接桿使吊掛的擺動錘與及龍的上下顎相連,地震使擺動錘搖動時,連接桿就把向着地震方向之龍的上下顎打開,龍口的珠就跌下坐在龍口下青蛙的口裏。想不到差不多在二千年前中國已經有了這種精巧的機械連接桿(Mechanical Linkage)工程設計,況且那時地心吸力尚未發現。張衡利用這個地震儀來測到在京城洛陽西北方四百里外的地震。比當時用馬的通信更快。現代的地震儀是用電腦的,但是無論地震儀如何電子化,人類現在還不能準確地預測到地震會在何時何地發生。


張衡的地震儀-候風地動儀之模型

  美國在1948年已開始在沿海裝置海嘯探測儀,此儀器可以放在19,650呎深的海底,能查出半吋高的海嘯動態。這次印尼因為經濟問題沒有在西岸裝置海嘯探測儀,其他印度洋的國家也沒有裝置海嘯探測儀。世界海嘯情報中心(The International Tsunami Information Center)已在1965年在夏威夷成立,但仍有很多國家沒有參加(註七)
  有史以來,人類只有一次偶然地預料到地震的來臨,那是1975年二月在中國遼寧省的海城市(註八,第32頁)。中國地震局人員看見井水下降,河水水平減低,雞飛上樹,水鴨棄水上岸,狗犬吠叫,豬咬豬又要爬上牆,蛇在冬眠未完就出來凍死在雪上,地震由少變多,由小變大,一連三天不停,這些不平常的預象使地震局人員懷疑地震將臨,所以政府在第四天的早上下令全市疏散,所有居民都要離屋出去郊外或空地。結果在晚上發生大地震,整個海城市夷為平地。因為海城市已預早疏散,所以死亡人數很少。中國地震局所有的儀器都不能預測到海城市這次大地震,反而野獸給他們預兆,這個預兆就是神蹟。報上記載,這次印尼的大海嘯也發現很少野獸死亡,因為神早已告訴無知的動物逃離險地,只有那些不肯悔改的罪人才受到神的懲罰。

人為的地震

  很多人以為地震是天災,其實人為的可能性也很大。這幾十年來人類對地上環境破壞的厲害而可能導致地震。由於原子塵對於人類健康的遺害,原子彈的試驗已從地面而進入地下。美國在地下深處的原子試驗使用很大的爆炸力而有可能震裂了地下巨大石板塊而容許地震發生。又如抽取地下水源來灌溉農田與及抽取地下油田而使地下空洞很多,以致地下大石板塊缺少上面的壓力來平衡地下溶岩的氣壓與日俱增,以致大石板塊的破裂而產生地震。因此我們可以說有些天災是由人禍而起。

神所許可的地震

  聖經記載很多神所許可的地震:民數記第十六章31至32節記載利未的曾孫可拉因為背叛神,上帝使地裂開了口,把可拉和他的人丁,財物全部都吞下去了。可見神是用地震來消滅背叛祂的人。撒母耳記上第十四章15節記載以色列人約拿單帶領以色列軍隊與非利士人作戰,上帝利用地震使非利士人戰戰兢兢地不能作戰而被以色列人消滅。這裏表現神是用地震來幫助信仰祂的人。同樣在使徒行傳第十六章22至24節記載耶穌的門徒保羅到羅馬去傳道,羅馬人把保羅和他的同伴下獄並加上腳鐐。大約在半夜時,保羅及他的同伴一同禱告唱詩讚美神,忽然間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獄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鬆開了。獄卒也被地震驚醒,見獄門全開以為所有囚犯都逃跑了,就拔刀想要自殺,保羅大聲呼叫獄卒不要傷害自己。獄卒看見上帝的大能以及囚犯仍在,就立刻信了耶穌,並且帶領他全家的人同來信了耶穌。聖靈在此利用地震來帶領人信神。根據新聞周刊Newsweek Magazine,註九)的報導,幾乎所有主要的色情電影製作業都坐落在洛杉磯附近的北嶺地震區,據說美國有百分之九十的色情電影在此地區生產,1994年一月在洛杉磯附近北嶺區的地震把百分之八十五的黃色影片公司摧毀了。這裏神是用地震來清除地上的罪惡。聖經出埃及記第三十四章7節說:“…上帝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近年來在世界上發生的地震和海嘯可以說是天災人禍,據中國地震局報告(註八,第36頁),由1949年至1976年的27年中,中國有過一百次的地震,二千七百萬人因地震而死亡,七千六百萬人受傷。是否上帝利用天災人禍來喚醒世人及早悔改呢?神是公義的,不少天災人禍也有其背後的人為因素。上面的舉例顯示人類有天大的罪惡和無節制地破壞大自然環境,導致不少天災的發生。這就是說,上帝創造的宇宙不是不完美,而是宇宙裏有太多的罪惡存在。正如羅馬書第八章21節說:“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人類要悔改,脫離敗壞與死亡,盼望神的赦免而避免天災人禍。聖經記載耶穌再來時也有地震。但無人知道祂何時再來,因為未信祂的人尚未完全歸來。彼得後書第三章9節說:“…祂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歸祂”。只有認罪悔改的人才能進入耶穌再來後所設立的新天新地。到那時,所有的天災人禍都沒有了。

參考資料:

註一:John Lancaster : Outracing The Sea, Orphans In His Care, The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30, 2004.
註二:Jacqueline L. Salmon : Mission To Shelter Orphans Stymied, The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31,2005, p. B1.
註三:美洲時報,2005年一月六日,頁5.
註四:The Century's Deadliest Earthquakes, The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18, 1995.
註五:Bruce Brown & Lane Morgan : The Miracle Planet, p.20.
註六:Andrew Robinson : Earth Shock, 1993, p.181.
註七:The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9, 2005, p.B3.
註八:Charles Officer : Tales of the Earth, 1993, p.32.
註九:黃存望:天災人禍的感觸,中信月刊,386期,1994年六月
註十:Charles Officer : Tales of the Earth, 1993, p.3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