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一首寫旅行之苦的好詞

天涯過客

 

遙夜沉沉如水,風緊驛亭深閉;
夢破鼠窺燈,霜送曉寒侵被。
無寐,無寐,門外馬嘶人起。

  北宋秦觀這首詞,描寫羈旅行役苦況,和唐詩溫庭筠的“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有同等功力。開句像千鈞萬鼎,壓在讀者心頭。“遙夜”寫出一很漫長的時間,“沉沉”是黑漆漆,不僅是寫天色,在抒情處,也是一片蒼茫,無限孤單。“水”是冷清,寂靜的。作者用簡短六個字挑出獨行者的沉鬱,落寞;鋪出環境的淒清,蒼涼;因而將感情推得很泛遠。驛亭是古時官辦的招待所。供旅人休息住宿。外面括着猛風,這簡陋的居所,牢牢關着大門。時和空都濃縮在一剎那和咫尺的地面,更顯得在風雨凄其時,困在裏內的旅客孤立無援。在這鮮明筆墨描繒下,讀者也被感染到這寂寞難以抵受了。
  在這惡劣環境內,當然不能一覺闖進黑甜之鄉,所以有“夢破”二字。旅客雖困倦欲睡,但卻被燈下影影幢幢活躍着的鼠群驚醒了。我們可聯想到這草率建成的驛舍,蕭條,破爛,骯髒到甚麼程度!接近天明時,雖是風停雨歇。但一陣寒霜侵入被窩,旅者更不能有一好好的休息了。究竟夜風吹過後,會不會有曉霜降落呢?這是氣象學問題,文學家可以不必深入研究。但用“霜”作為這飄泊奔馳不定的生涯的襯托,是很有文學韻味的。
  這晚驛亭歇息結果是“無寐,無寐”。疊用“無寐”一詞,強調失眠之苦。反應開句“長夜”二字。這不是夜長夢多了,而是長夜漫漫,難以入寐,在床上輾轉反側。又遙遙掛着未來旅程的跌宕挫折,前路茫茫。“門外馬嘶人起”又催着匆匆起來,整頓行裝。究竟天涯何處是吾家呢?溫詩“雞聲茅店月”用雞啼作警訊,秦詞“門外馬嘶人起”用馬嘶作警訊,都是催着旅客起步的號角。所以清代王九齡來一個總結:“世間何物催人老,半是雞聲半馬啼。”寫盡旅行者的無奈徬徨。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