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漫說春天

謝錫命

 


王安石畫像

  北宋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王安石(1021-1086),寫了一首膾炙人口的春節詩元日

爆竹聲中一歲除,
春風送暖入屠蘇〔酒名〕。
千門萬戶瞳瞳日,
總把新桃換舊符。

這詩,儼然是一幅歡樂的宋朝民間風俗畫。中華民族這種對新春伊始的慶賀,以及對春的讚賞,期望,千百年來歷久不衰;時至今日,“古風尤存”,不遜古人。
  人們重視春天,故在古代詩詞中,有不少“詠春”詩及抒情詩,從不同角度去描繪春天。
  在詩人筆底下,有時從自然美的角度寫春: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唐.杜牧江南春);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唐.白居易憶江南);
“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宋.蘇軾惠崇春光晚景二首);
“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宋.葉紹翁遊園不值)…

  念着這些詩句,使人感到春是多麼色彩繽紛,熱鬧蓬勃,溫暖而有動感!其意境與旋律之優美,可說登峰造極了。但是,詩人們的淺唱低吟,難盡賦人間春色;繪形繪聲,不足狀寫其全部美麗。她的豐富,她的奇妙,證明不是“天造地設”,自我存在,自己妝扮,而是一位造物主智慧的創造!一些詩人又吟出:“微雨灑芳塵,醞造可人春色”(宋.石孝友好事近);“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唐.杜甫望岳)。詩人彷佛朦朧地覺察到,春天的美,是一種甚麼力量在“醞造”。然而,是誰?誰將如此美麗的春陳設於天地間?詩人是不知道的。現代人賞春,更缺乏上述詩人的細膩,就像吃一頓美食,只管囫圇吞棗咽下,不去理會那位高明的廚師及其烹飪技藝了。
  聖經裏,有詠春詩以及寫春的詩一般的話語,揭示了這個奧秘:

祂〔上帝〕必按時降秋雨春雨在你們的地上,使你們可以收藏五穀,新酒和油。(申命記11:14)
神在其間為太陽安設帳幕;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歡然奔路。它從天這邊出來,繞到天那邊,沒有一物被隱藏不得它的熱氣。(詩篇19:4-6)

  念着這些詩和詩一般的話語,我們不禁這樣想:世界上有哪位科學家或詩人,能像這些詩那樣,把藝術的美與真理的啟示如此完美地相結合呢?沒有,只有藉着造物主的默示,希伯來民族的先知和詩人才能寫出來!
  在詩人的筆底下,有時,又從哲理的角度寫春: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唐.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
春風如醇酒,著物〔滋潤〕物不知(宋.程致道過紅梅閣一首);
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宋.朱熹春日)。

  這些詩,詩人在其藝術形像中,賦予了特殊的象徵意義,有很高的美學價值。以此角度詠春的,更值得一題的是對“復甦”的讚美了:

殘雪暗隨冰筍〔冰梭〕滴,新春偷向柳梢歸(宋.張來春日);
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歸(唐.李白宮中行樂詞八首);
律回歲晚〔指立春時節〕冰霜少,春到人間草木知。便覺眼前生意滿,東風吹水綠參差。(宋.張栻立春偶成

  這些詩體現了樂觀,激揚向上的精神,引人浮想:冬去春來,大地回春,多麼富於生機!
  然它們存在不足之處,是只看到表面的自然威力,不知那使萬物“復甦”的大能,實來自創造宇宙萬物和生命的神。是那位造物主,祂“使高樹矮小,矮樹高大;青樹枯乾,枯樹發旺”(以西結書17:24)。
  在聖經的“創世記”裏,以歷史文獻的敘事形式,準確地記下了人類因為犯罪,遭受“洪水氾濫”“毀滅”的懲罰。義人挪亞一家,因聽從耶和華的吩咐,進入預先造好的“方舟”而倖存。洪水後,挪亞放出探察大地訊息的鴿子。一日,喜看牠“嘴裹叼着一個新擰下來的橄欖葉子”飛回(創世記8:11)。這是洪水後,人類迎來第一個別具深遠意義的明麗的“春天”,第一個起死回生的萬物“復甦”!
  上述詩人們讚美“復甦”,顯然與始祖挪亞當年看見鴿子叼着嫩綠的橄欖葉飛來時的感受不同;兩者之間的差異,是何其大呀!那洪水後第一個“春天”,第一個“復甦”,蘊含着神“永遠的慈愛”,體現着神對人類的“拯救”,和神的“復活”大能。現在,我們雖然年年看到冬去春來,但神的恩典淡忘了,我們怎能不反省?
  在詩人的筆底下,有時,還從“愁”的角度寫春。因為,詩人或恰逢不幸的身世遭遇,春天來了,反而產生“春愁”,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見花落淚,聞鳥驚心;春色,只覺其無賴,花開,但恨其輕莽;春遊,也消不了內心憂悶,“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宋.李清照武陵春)…
  何以如此?因為人心裏沒有“春天”。現代人雖然比古人更重“春”,更會享受春,但一樣有“春愁”,而且,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聖經裏那位造物主說:“空中的鸛鳥知道來去的定期;斑鳩燕子與白鶴也守候當來的時令;我的百姓卻不知道耶和華的法則”(耶利米書8:7)。上帝賜給我們春天美的享受;我們人生或已度過了不少個春,但我們可能仍只像候鳥一樣,知道一點點自然的春,對上帝創造春的美意不瞭解,更不認識神的話語。所以,內心仍是未解凍的“嚴冬”,生命還沒有真正“復甦”。
  放目青山綠水,眼前是一個明媚的春,我們應感謝上帝給我們又一年的春!我們應讓福音的“春風”,吹走心中的“寒冬”,帶來心靈永遠的“春天”。只有救主耶穌,祂能使我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詩篇23:3)。心靈的“甦醒”,便是生命的“春”,生命的“復活”,生命的“永恆”!耶穌又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翰福音11:25-26)但願這段話,成為我們美好的春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