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短暫與永恆

湮瀅

 

  現代人一切講求時效,講求速成,注重急功近利,一切事物都希望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最高的效果,這似乎是工業社會中必然的現象。流風所及,到處都是速成班。英文補習班的門口寫着大幅的廣告說,包你學兩天英語,就可以考取任何求職的口試。出版商大量的出版各種語文會話的一月通,而利市百倍。報紙上天天登載着整版的廣告,告訴你各種疾病服了藥商的特效藥會一副斷根,一針見效。由於人們爭購特效藥,於是乎各種偽藥便應運而生,大量生產,全面供應,各大藥房均有出售。整容醫院告訴你五分鐘可以整得你面目全非,前後判若兩人。這都是在“揠苗助長”的求速成的情形下產生的結果。奇怪的是人們明知道“欲速不達”,但還是不顧後果地希求出現奇跡,孤注一擲地要去嘗試。
  在忙碌的工業社會中,家庭主婦們─特別是職業婦女,已不願再消耗太多的時間在廚房,於是市上供應各種罐頭食品,只要打開就可以吃,咖啡也懶得去煮,instant coffee一沖即成。在這種趨勢下,我們要求凡事均能達到instant的效果,造成了現代人的生活方式與人生哲學。流毒所及,人們只圖片刻的享受,暫時的苟安,一切只求目前短暫的成功,與一剎那的快感。人的眼光縮短了,人的思想浮淺了,人的胸襟閉塞了。青年人已很少談抱負與理想,腦子裏再也沒有夢,只求現實,只求能早一點讀完了一個實用的可以賺錢的學位,已不再為興趣而讀書了。更沒有創造歷史的雄心與構想,所謂“不朽”“永恆”這一類字眼,只有在故紙堆中去尋找了。
  現代的科學家成就輝煌,但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這一些科學家的成就都是為了一個短暫的目標,多半是着眼於軍事的,政治的,或商業的價值,甚至連登陸月球的目標也不例外。人造衛星與太空船,在無垠的太空中一瞬即逝,人們滿足於能捕捉短暫的景象,且為此而感到驕傲。我們這一代已不易再找到像牛頓,愛因斯坦這樣的專為興趣不求功利的科學家,更缺乏像孔子,蘇格拉底這樣的哲人。當一個時代只有追求現實的科學家,而沒有為“永恆”思想的哲人時,這個時代就夠悲哀的了。
  謀求急功近利的結果,便只有粗製濫造,人們亟亟於成名,希望在一夜之間能名滿天下。現代的作家們已絕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藏之名山,傳之其人”的了。作品寫出來不問成熟與否,但求早日發表。於是連散文都寫不好的青年人,便忙著寫連自也不懂得的“現代詩”或小說。米勒的祖母諄諄勉勵米勒要為“永恆”而描繪,所以米勒的作品也能存到永恆。但今天許多連具象的素描基礎還沒有的現代畫家,就隨便塗抹着顏色畫抽象畫。一些毫無音樂修養的現代音樂家們,到處演奏那些令人聽了心悸的前衛音樂。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人們只求短暫的“成功”,根本不想到歷史的評價,誰還管身後的毀譽,“流芳千古”與“遺臭萬年”對現代人已不再具有約束影響了。這不是我們這一時代的悲劇嗎?
  時代雖然在變,但真,善,美的衡量標準卻沒有變,真理,至善,與美的唯一考驗仍是時間。一切流行的時尚的事物都可能被時間淘汰,但只有能禁得起時間考驗的才能合乎真,善,美的水準。一種具有永恆價值的作品,才是真正偉大的作品。現代人大注重現實,眼光看不到永恆,為求短暫的物慾令名的滿足,不惜將窳劣的作品急速地呈現在人們面前。而真正有價值的作品,與不朽的偉業,從來沒有在一夜之間一舉成名的。自古以來還沒有一條成功的近路與蹊徑可循。所謂“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是千古不易的道理。現代人眼光太短促,心胸太狹隘,只能追求眼見的,而無法透視眼不能見的,究其原因,還是中了物質主義的毒。只貪圖暫時物質的享受,而不肯為永恆的目標吃一點苦,付一點代價。而綜觀歷史上一切名垂不朽的偉人,藝術家,文學家,宗教家,沒有一個不是避免投合時尚,棄絕物質享受,在當時吃盡了苦頭,而在百世之後才成名的。曾在台北上映的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琪羅的傳記影片千秋萬世,便是一個很好的例證。一代哲人保羅在致哥林多人的書信中,有一段意義深長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第四章17-18節)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