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拿相機的人

靈犀

 

  這天他從老遠的郊區跑來,手上卻沒有拿着相機,也未掛在頸子上,只是想見是我,請我吃餐飯,敘一敘近況。
  還記得我剛到芝加哥工作時,他總是風雪無阻地來參加崇拜,活動。其實由市區到芝加哥南邊的州立大學也並不近,每次去拜望他,總熱情地留住我吃大餐,特別是他自己親手種的新鮮瓜菜。令我最難忘的是那個冰天雪地的感恩節,那滿桌的食物似乎是給一隊兵士的食物,卻只招待我一個人,他們夫婦倆,加上女兒各自都預備了他們的特點給予我饗宴。我們談笑,講過往的故事,好像都是昨天才經過的一段時間;那矇矓的沙田晨霧,海邊拾貝殼的人群,遠歸的漁船,西林寺的小吃,車公廟朝拜群,往中文大學的火車,米埔的鳥群,針山的拖鞋蘭,九龍城寨的禁區,香港仔畫舫,張保仔洞,赤柱海邊及街市,太平山頂下的許多故事都在他的攝影機下留下佳話。這些的攝影技巧也把他帶入了專業的“太空拍攝”,“大學教授”,他的才幹被接納,被使用了,使他有了認可的肯定。
  他拿着唯一還保留的專業相機,給我拍了一輯專像作紀念,然後帶我參觀那空空如也的攝影室和黑房,他打算真正的退休了,賣掉了一切的器材…現在,我看見桌上那幀我的像片,不期然想起了這位天天“拿相機的人”現在不再拿相機了!我感激他給我拍的一輯照片,更謝謝他給我啟迪“活在當下”的意義。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