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五)

至死忠心

李卓民

 

  我戰戰兢兢地駕車到馬連拿地區(Marina),心中盤算着要用甚麼詞令去安慰一位垂死的老戰士軍曹長亞當斯(Sgt Maj. Jack Adams)。這位軍曹長在陸軍中服役了很多年,曾獲華府頒發一枚極榮譽的服務獎章,他的軍人專職是軍牧助理(Chaplain Assistant)。聽說他退伍後仍忠心地在三藩市柏斯迪奧軍人教堂(Main Post Chapel, Presidio)內協助軍牧們推動各種宗教活動,並且自願參與執事的事奉,直至最近得了末期的癌症,才被困在家中調養。我心中的緊張是因為這是第一位要探訪及輔導的專業軍人,而且是相當有經驗的老兵。
  一個星期前我被國防軍醫院派往第六軍的軍人教堂及醫院中實習,這是我首次參加週年演習訓練,加上被派往正規軍當中,所以不免有點兒緊張。而這個星期第六軍的總軍牧因事外出公幹,他派我負責三項重要的工作:第一,往美遜堡(Fort Mason)為海軍工程師午餐會謝飯祈禱;第二,前往南三藩市的金門國家墳場主持一位退休軍官的安葬禮;第三,就是代表第六軍軍人教堂探訪病重的軍曹長亞當斯。

  按了一次門鈴後,亞當斯夫人便給我開門,一位和藹可親的老太太,滿臉笑容地歡迎我:“李軍牧,我們已經知道你會來探望我丈夫,因為梛富樂軍牧(Chaplain Northrope)早已致電話相告了。請進來坐坐,我去叫亞當斯先生出來見你。”跟着亞當斯夫人入房把輪椅上的丈夫推出來,這人看來十分憔悴疲倦,因為他與病魔戰鬥了一段很長的日子。但他一見到我,立即面帶笑容,並很親切地問及我的背景以及軍中發生的近況。他特別關心的是在第六軍軍人教堂內的活動,和軍牧們的健康情形,可以看出他關懷別人之處更勝過自己的健康。只短短的開場白已經看見他忠心耿耿的事主精神與愛人的美德,內心也興起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真為梛富樂軍牧他們感謝神,有位這麼忠心的助理去幫助他們的事工;更為第六軍軍人慶幸有這個如此愛神愛人的軍曹長去照顧他們屬靈的需要。相比之下,我的兩個助理就遜色多了,他們一個是猶太人,另一個是英國人,在部隊中已有十多年,常常像貓狗之爭,水火不容地鬥氣,弄到我的前任軍牧們頭痛不堪。
  從軍曹長亞當斯那裏認識到他的軍階原來是在士官中這麼高級,而且責任是那麼重大。一位軍曹長管理一營軍人,約五百至八百人,有時更可能被委派管一個團,甚至一個師的人數,由一千至數千人不等。他屬下有許多第一軍曹(First Sergeants),第一軍曹下又有各種等級的軍曹,有如一個很大的管理網絡,一切重要的決定最後落在司令及軍曹長的手上。軍曹長職位是由多年服役經驗中選拔的,但軍曹長的軍階卻是要經過很長時間以及各種訓練考試,而在這些過程中有不少考生因成績欠佳被淘汰,或因受不起艱辛的考驗而放棄。
  我最深感印象的都不是軍曹長亞當斯的服役履歷或戰時的經驗,而是他多年職位越高便越忠心,越謙卑的去服事軍人及其家人,他被人尊重之處不下於一般軍牧。當然這些事不是從他口中得知,而是從他以前的上司軍牧口中聽來的。一位謙卑仁愛的信徒,絕不會說自己夠謙卑,夠愛心,更不會以自己的軍階職位去炫耀自己的成就與身分。
  不知不覺在軍曹長亞當斯那裏坐了個多小時,彼此有不少勉勵安慰的話互相建立。老實說,我當時心情也不十分好,主要原因是在數個月之間,我的姐姐以及兩位教會摯愛的會友先後安息主懷。我滿以為自己是別人的安慰者,反而在離去時得到很大的安慰,因為這老兵告訴我一個事實──在主內的人無論在任何境況,都可以至死忠心地服事,包括臨危的病房與病床都可以成為使人蒙福的講台。
  回軍營的路上,我心中浮現着軍曹長亞當斯得到國會最高的榮譽服務獎章,是兩隻手扶着一雙拿杖的手,象徵約書亞及迦勒的手扶着摩西祈禱的手,手中的杖是耶和華的應許。三個月後軍曹長亞當斯息勞歸主。

  “感謝主,賜我們如此忠心的基督徒在軍中作美好的見證,願主興起更多這樣的忠僕在各教會中扶助牧者的工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