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大嶼山大佛和環境與建築藝術

謝順佳

 

  從環境和建築藝術立場來看,建造大佛於大嶼山頗堪研究和討論。
  我們知道,建築和環境必須被此和諧。傳統佛寺之福地選擇,嚴格非常。寺大能藏,寺小能露。上有水泉,下有田疇。前後左右皆有屏障,此“明堂”始是建寺之福地。
  且看大佛。籌款不足,只能建小佛,不能雄偉壯觀,失去建大佛之宏旨。善款充裕,佛愈大,山巒望如小山,寺廟肖似小玩具。何也?比例錯了,李漁說的好:“堂愈高而人愈覺其矮,地愈廣而體愈形其瘠。”大佛的缺點不是其本身,而是把周遭環境弄壞了,使原來寺廟的昂態失去。
  環顧中外,除雲崗石窟外,龍門石窟樂山大佛,其附近寺廟皆不堪觀。雲崗石窟之寺,依峭壁而築,高橫如佛像,這才能與佛像彼此輝映。日本鐮倉大佛,從旅遊畫刊的照片,看似宏偉。從實地的空間來說,鐮倉大佛看似打坐的“武大郎”,何也?因其寺廟檐高面敞,氣派十足,彼此搶眼,故形成空間的矛盾。從環境來說,鐮倉大佛是失敗之作。
  不論是基督教,天主教,回教,喇嘛教,佛教,印度教,皆讚揚天地萬物,其傳統寺廟和教堂,多能與環境協調。遠看意大利東岸的小鄉鎮,環境媲美我們的大嶼山,他們沒有建造“大無窮”的耶穌和聖母像。遠遠看去,只看到依山而築的民居中央,有一小小的十字架,很明顯地,這便是教堂了。多和諧啊!
  我們不求巨大,只求偉大。我們不要形式上的象徵,只要精神上的滿足。這樣的宗教和社會,才是健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