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問與答

戲笑幽默與講道

 

教會請來一位傳道人,善於講笑話,又會大喊大叫,很能叫座。我計算一下,在四十五分鐘的講道時間,他講了十五個笑話和故事,好幾次引起哄堂大笑。我卻覺得我們是來敬拜,不是聽耍嘴皮子,心裏不舒服。我錯了嗎?

 

  幼肢:你年紀該不大吧?卻能認真注意聚會的事,是很難得的。
  基督徒的言語,是很重要的見證,應該十分注意。聖經說:“淫詞,妄語,和戲笑的話都不相宜。”(以弗所書5:4)又說:“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隨時說造就人的好話,叫聽見的人得益處。”(以弗所書4:29)耶穌說:“你們或以為樹好,果子也好;樹壞,果子也壞;因為看果子就可以知道樹。…因為心裏所充滿的,口裏就說出來。”(馬太福音12:33-35)信徒要檢點,說話行事不失體統,傳道人更該如此。有的基督徒出身不好,為環境薰染,有壞習慣,信主以後,應該求主聖靈引導改變,並有謙卑的態度,自己注意謹飭糾正。“節制”是聖靈的果子。
  你可能說:這樣說來,好像太古板了些。今天流行entertainment,不供應些娛樂性的東西,怎會有多人來?有人這樣說過。
  教會人多是好事,但那不應該是教會的目標,問題在他們來了得着甚麼,對生命有甚影響。
  不妨有幽默感,但那不是詼諧,更不是戲笑。這差別很微,難解釋,但該留心體會。在言語上如此,行動表現也是如此。美國的富蘭克林,和林肯總統,都是善幽默的人;但他們不失高雅,絕不插科打諢,絕不流於輕浮。一輕浮下流,就使人討厭,也失去聖徒的體統。
  華盛頓將軍性向嚴肅,不苟言笑;獨立戰爭勝利,解甲歸田以後,依然威嚴不減。在非拉鐵非的聯邦制憲會議中,被視為將來政府的首長。
  哈密爾敦(Alexander Hamilton, 1755-1804)青年參軍,作戰勇敢;後來任華盛頓的侍從祕書,及法文聯絡官。戰後,成為紐約的律師;參加聯邦制憲會議為紐約代表之一,並新政府財政部長。他了解華盛頓最深。


Gouverneur Morris

Alexander Hamilton

  與哈密爾敦年齡相近的摩睿斯(Gouverneur Morris, 1752-1816),是賓夕維尼亞代表,性好戲笑。有一天,二人打賭,如果摩睿斯敢去拍拍華盛頓的肩膀,就可以贏得請他晚餐。摩睿斯去了。他說:“將軍,我多麼高興看到您這樣健康!”華盛頓回過頭來,冷冷的看他一眼,一句話都沒說,臉上全無笑容。後來,他說:就是一千次盛餐,也不再幹這種事!


Charles H. Spurgeon 司布真

  說了這麼多,該回頭講傳道人了。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 1834-1892)被稱為英國的“講道王子”。他有個教牧學院,教導學生講道,主張適當的用比喻,有時也頗有幽默的智慧話。但這些到底不是他的目的,也不是他為主使用和得人的原因。因為他有屬靈的能力,純正的教導,和上面來的信息,是以基督和神的話為中心,不是以人為中心。
  笑話能造就人嗎?當然不能,口才也不能。到教會去的目的,不是聽笑話,是敬拜神,是“彼此勸慰,互相建立”(帖撒羅尼迦前書5:11),是接受真理的教導餵養,裝備聖徒;教導的和受教的人,都該知道。(文中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